FriedRose

EC、盾冬、锤基、虫绿、贾尼、拔杯、SD、福华、瓶邪、哈德哈
杂食怪,脑洞大,欢迎撩

© FriedRose
Powered by LOFTER

【绿基巴叉】我的危险前任 05


Warning:绿基巴叉闺蜜组/EC/盾冬/虫绿/锤基/无能力/现代AU/深井冰欢脱画风/OOC慎点

声明:我不拥有这些角色,但OOC算我的

食用愉快。
——————————————————————
  寄明信片终归只是戏言,三人灰头土脸地撤退回旅馆,然后准备开车去追被掳走的Charles。

  当然,“开车去救人”只是他们在看到他们的黑轿车之前的美好预期。

  “我记得,”Bucky皱眉说:“我们走的时候,车子的引擎盖还没有被打开。”

  “嗯,”Loki点头,“我们走的时候引擎也没有着火。”

  三人注视着燃烧在熊熊烈火之中的黑轿车,默默无言了很久 。
 
 
  没了交通工具,逃亡资金又所剩无几,他们只好步行去找Charles。

  三人沿着公路走了五六天,风餐露宿,苦不堪言,却依旧没有走完路程的二分之一。

  好在Loki有先见之明,提前伪造了一张食品卫生员的检查证。于是,他们饿了就冒充公共卫生检察员,到处吃霸王餐。

  Loki和Harry食量都不大,旅途之外,他俩每天的乐趣就变成了看Bucky吃东西。

  比如现在,Loki把第6个芝士汉堡放在Bucky面前,用眼神催促他快吃。

  Bucky二话不说,拿起来就吃。

  Harry看着狼吞虎咽的Bucky,又想起自己之前给Bucky准备的小黄瓜,越想越觉得自己真不是个东西。

  “Steve从不让我吃垃圾食品。”Bucky这样为自己申辩。

  Harry理解地点点头,再递给Bucky一个热狗。接着,Harry就听到Loki小声在自己耳边说:“看到了吧,可想而知,Bucky以前过的是什么苦日子。”

  Harry同情地看一眼正在狼吞虎咽的Bucky。

  “你也知道,Bucky是退伍老兵,适应正常人的生活对他而言挺有难度,所以他一直和另一个老兵住在一起。”Loki小声说。

  “就是他前任?”

  “没错,据说那个人对Bucky有非分之想很久了,他告诉Bucky他们俩在参军以前就是恋人,但是Bucky完全没印象。”Loki眯起眼睛,“Bucky到现在也没完全恢复记忆,他前任肯定尝试了各种唤醒记忆的手段:催眠、电击、以钝物击打头部,或者是将所有方式合而为一的——催眠加电击同时用榔头敲打他的头盖骨……”

  “天呐,”Harry露出惊恐的表情,脑子里马上浮现出一个手持榔头的雷电法王对自己嘿嘿狞笑的样子,他明显这个场景感到不寒而栗,于是他说:“他前任可真是心肠歹毒啊!”

  他们在这家速食店坐了很久,Bucky在吃,Loki和Harry则看着他窃窃私语,这和谐的一幕直到Bucky食物中毒才被迫停下来。

  在Bucky被救护车拖走后,Loki顺便以食物中毒的理由讹了店主一大笔钱。
 
 
  ***
 
 
  在徒步旅行的第10天,他们终于遭遇了出逃以来的第一场雨。

  那时正是深夜。电闪雷鸣间,暴雨裹挟着狂风汹涌而来,像是有谁正隔着滤网把神似太平洋的东西往他们头上浇似的。

  三人弓着腰,逆风艰难地走在公路旁,活像是三只湿淋淋的、刚被从滚筒洗衣机里捞出来的水獭。

  他们不时停下,对着路过的车辆举起大拇指,不切实际地想要在暴雨天搭上便车。 

  而看到三人的司机们也很好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他们做了每一个富有责任感的公路司机都会做的事情——先露出一个扭曲的笑容,然后瞄准一大片水迹,再从这三个痴心妄想的路人边快速地驶过。

  倾盆大雨连续不断地下了好几个钟头,忽然有一辆车在三人身边放慢了速度。

  车主人摇下车窗,即使在夜色与雨幕中,Bucky依然可以看到车主人泛着光的灿烂金发。

  蓝眼睛的英俊男人将头凑到车窗边,他眯起眼睛,隔着水雾对三人露出一个微笑,然后问:“需要搭便车吗?”
 
 
  ***
 
 
  汽车飞驰在高速公路上。

  Loki和Harry坐在后座。他们的衣服还在滴水,雨水渗透了皮座位。但是金发男人似乎对他的车座椅不甚在意,于是Loki和Harry很快放松了下去,Loki甚至开始闭目养神。

  Harry感激地对金发男子说:“您可真是个热心肠的好人。”而金发男子以礼貌的微笑回应。

  只有Bucky僵硬地坐在副座,不时偷瞄一眼正专心开车的Steve。

  Steve没有转头看Bucky,更没有和他搭话。整个车厢里回荡着雨水冲刷车船玻璃的声音,中间夹杂着雨刷上下滑动的声响。

  Bucky欲言又止,做了半天的心理建设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汽车的速度当然不是人的脚程可以比拟的,不然当初人们也发明这种铁皮怪物,并任由它们在柏油路上跑来跑去了。

  汽车行驶了莫约6个钟头。在天色微亮的时候,他们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Harry友好地向好心人Steve道别。Bucky下车前盯着看了Steve好一会儿,但是Steve似乎是打定了主意要装作不认识他,他只是对Bucky疏离地笑了笑。Bucky下车后还站在车窗外盯着Steve看了好一会,但是Steve看都没看他一眼,就匆匆驱车离开。

  Bucky目送那辆车消失在转角,闷闷不乐转身。
 
 
  ***
 
 
  三人兜兜转转找了好久,才在这个偏僻又阴森的小城里找到了Charles留下的地址。

  那是个庄园,黑漆包裹的镂空铁栏圈起一大片地皮,铁栏后是暗色调的小型城堡。

  城堡最高处是锋利的小尖顶,向上直升的流畅线条构成了城堡的骨架。整个建筑外围随处可见雕饰着下垂状漏斗型花饰的拱柱,若是有五彩玻璃拼接成的玫瑰窗,这个城堡也许会像极了意大利式的哥特教堂。可惜整个城堡的内部却隐藏在阴影里,若是曾有阳光不小心闯入此地,肯定也已经被城堡阴沉可怕的气氛吓得屁滚尿流地逃走了。

  三人在庄园的铁质护栏外张望了很久,才发现门根本没锁。

  他们又一路蹑蹑索索地走到小城堡的入口处,然后发现门居然也没有锁。

  “所以这就是所谓的开门揖盗吗?”Harry疑惑地问。

  “不,”Bucky面色依旧凝重,“这叫请君入瓮。”
 
 
  虽然明知道敌人也许是想瓮中捉鳖,但是他们还是不得不当一回鳖。

  三人无声地潜入了城堡,城堡很大,四条走廊通向四个方向,一眼望去可以看见无数房间。

  十字拱形的天花板很高,非常暗,阴影就潜伏于此。所有的半梭形窗户都被厚厚的暗色绒布窗帘遮住,所有来自外界的光线都被隔绝。

  城堡墙壁的镶板、长椅的实木覆面、支撑穹顶的厚实雕花立柱,都选用了最深沉可怖的颜色。只有少数几盏挂式小灯在磨砂灯罩下发出朦胧的暖光,光芒稍微稀释周遭的压抑气息。

  他们分头行动,Bucky和Harry清扫一楼,顺便找电闸,而Loki走到一道走廊的尽头,顺着旋转楼梯上了二楼,准备进行二楼的清扫。

  Harry觉得Bucky自从下车了就一直魂不守舍的,比如现在,Harry看着Bucky,而Bucky则目不转睛地盯着一面墙,像是希望这面墙会忽然长出嘴和他打招呼似的。

  虽然Harry不明白Bucky为什么宁愿盯着一面墙也不愿意和他进行一些有机生物之间的正常交流,但是Harry还是决定尊重Bucky的选择。

  在屡次企图获得Bucky的注意力无果后,Harry决定先把Bucky留在这而,自己一个人去寻找总电闸。
 
 
  ***
 
 
  Loki来到二楼,一间房一间房地找过去,期望见识见识Charles之前描述的那些用于囚禁的鳄鱼池。但是当他走进一个漆黑的房间,伸手开灯,看到的却总是普通的房间。

  在Loki将头探进一间走廊尽头的房间时,原本一潭死水的事情终于有了一些转机。

  Loki走到门口,打开灯,接着他看到了一辆轮椅——Charles的轮椅,就静静放置在房间中央。

  Loki皱着眉走进房间,走到轮椅前,愣愣地看着空空如也的轮椅,心里忽然升起一丝怪异的感觉。

  Loki马上反应过来事有蹊跷,果然,异变在一瞬间发生。Loki听到一阵刺耳的电磁干扰声,他马上转身,但是已经来不及了。Loki看到自己原本空无一物身后忽然竖起来由电流交织而成的巨大电网。

  在刺眼的电光中,强电流击穿空气,发出噼里啪啦的刺耳声音。

  Loki下意识地退后一步,这才发现地板和天花板上都内嵌着一排不显眼的磁化电力装置。显然地板下还有着复杂的供电系统,强劲的电流横空织就一张坚固的巨大电磁网。

  Loki相当熟悉这种装置,他也知道,一旦感应到冲击,电网会被加上一万八千伏的高压电,任何生物——即使是雷克斯霸王龙,也会被这样的高压电烤熟。

  电磁网终于稳定下来,刺耳的声音逐渐转化成了沙沙的平稳电磁声。

  Loki从流窜的刺眼电流中看去,就看到一个熟悉到身影出现在门口。

  “Hello, Brother.”Thor站定在电磁网外,冰蓝色的眼睛注视着被困在电磁网内的Loki。
 
 
  ***
 
 
  一楼,Harry一把拉下总电闸。

  “嗡——”强电流瞬间截断,整个城堡的所有灯光忽然熄灭。

  Harry也没想到能自己一次性成功完成任务,他显然并没有做好应对黑暗的准备,所以下意识地伸出手开始在黑暗中胡乱摸,想要找到遮挡住窗户的红绒厚窗帘。

  他转个弯走了几步,不轻不重地撞上了一面墙。Harry揉了揉额头,这时他才忽然反应过来自己裤子口袋里有打火机。

  他连忙掏出打火机,一开始打的几下,都只有火星在黑暗中闪现又消失,打了好几下,最后才有火苗冒出来。

  一点摇曳的暖色烛火在黑暗中悠然浮现,Harry就着手中打火机那微弱的火光,看清自己刚才原来撞到了一面镜子上。

  镜子映出他被微弱火光照的脸,Harry看着镜子中自己的倒影,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一片寂静中,Harry皱眉看着镜子里的镜像,忽然,他一下子在镜子里看到了什么,一阵毛骨悚然瞬间笼罩了他。

  他看见,他的镜像背后不远处,似乎站着一个人。

  Harry下意识地屏住呼吸。

  那人就站在他身后,隐没在黑暗里,只能看见一个幽深的黑色轮廓,一动不动,仿佛是一尊雕像,但又莫名带着一股不怀好意的气息。

  也许就是雕像。Harry这样安慰自己。

  仿佛是为了嘲讽他的自欺欺人,那尊原本一动不动的雕像忽然动了。

  Harry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举着打火机,死死地盯着镜子,他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叫嚣着要脱离皮肤赶去逃命。

  眼看着那个人影慢慢向镜面里的自己走来,Harry的心脏不可抑制地越跳越快。他感觉全身发冷,血管里的血液仿佛都变成了液氮。吸血鬼?噬魂怪?Harry脑子里瞬间闪过无数可怖的猜想。蜘蛛精?

  接着,他看到,在镜子里,那个人站定在了自己的镜像背后。

  Harry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他就眼睁睁看着那个人影伸出手。然后Harry感到一双大手抚上自己的腰侧,手心的温热几乎隔着浸湿的衬衣灼伤他的皮肤。

  有体温,那就是人了。Harry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Harry心想,只要是人,就不会一下子把自己咬死,人有理智,可以谈条件,那么自己就不会有危险。

  那人微微弯下腰,将下巴搁在Harry左侧的的肩膀上,没有下一步动作。Harry僵了一会,然后控制着自己僵硬的手臂,慢慢将打火机举高。

  火光慢慢照亮更大一片区域,Harry就着摇曳不定的火光,终于从镜子里看清了那张脸。

  “Peter?”Harry的脸一瞬间变得更加苍白,他只感觉如坠冰窟,他心说这还不如随便来只吸血鬼把自己咬死呢。

  Peter从背后抱着Harry,深色的眼睛一瞬不瞬地注视着镜子,暧昧的姿势让Harry浑身一僵。镜像中的Peter分明在笑,但是他的半张脸被火光照亮,半张脸依然隐没在黑暗里,显得他的表情有些晦暗不明。

  Harry从镜像里看到Peter动了动,然后微微侧头将嘴唇凑近自己的耳廓。

  同时,Harry感受到耳后传来的温热鼻息。

  Harry开始不可抑制地发抖。

  “不要紧张,Harry。”Peter在Harry耳边轻声说,声音轻而低沉,几乎算得上是温柔。

  接着,Harry看到镜像里的Peter露出一个令他不寒而栗的笑容。

  Peter的声音依旧轻柔。

  “要非常、非常恐惧才对。”
 
 
  ***

  TBC

————————————————————————
  感觉应该写出了一只不受也不少女的小蜘蛛(吧。)

  最近三次元的事特别多,高考的小天使们刚刚解放,而苦逼如我,就要开始期末预习了。

  下周要考游泳,下周末要去考六级(虽然不怎么想考但是好歹交了几十块钱……),然后月末一坨专业课要考试,这下半个学期上课特别懵逼,什么函数项级数傅里叶展开约当标准型图论都要重新自学(预习),不然期末药丸,所以更得可能会(很)慢,不过我保证暑假就会好起来的!QAQ

评论(97)
热度(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