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dRose

EC、盾冬、锤基、虫绿、贾尼、拔杯、SD、福华、瓶邪、哈德哈
杂食怪,脑洞大,欢迎撩

© FriedRose
Powered by LOFTER

【绿基巴叉】我的危险前任 06


Warning:绿基巴叉闺蜜组/EC/盾冬/虫绿/锤基/无能力/现代AU/深井冰欢脱画风/OOC慎点

声明:我不拥有这些角色,但OOC算我的

食用愉快。
——————————————————————
  在所有灯光熄灭的一刹那,Loki眼中闪过一丝凶光。

  不同于早就吩咐了Harry去拉总电闸的Loki,另一边的Thor明显被这突如其来的黑暗搞懵了,所以直到Loki抡起纯钢质轮椅对准他的脑袋砸过来,他都没搞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哐——”

  Loki毫不手软地抡起轮椅把Thor砸倒在地,Thor下意识地狂呼乱喊,但这只能让暴怒的Loki更加亢奋。

  在用轮椅把Thor砸得翻倒在地吱哇乱叫之后,Loki可能觉得还不过瘾,他最后举高轮椅往Thor的脑袋上一砸,不出意外地听到了Thor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呼。

  接着,Loki一把扔下轮椅,环顾四周,想要找到一些类似烙铁或者榔头的武器。显然他没有成功,所以在三秒钟后,Loki当机立断地大步走到房门口,扛起一瓶灭火器。

  他气势汹汹地拖着沉甸甸的灭火器走回原位,在黑暗中侧耳倾听着Thor微弱的呻.吟。

  接着,Loki咧开嘴,缓缓露出一个狞笑。

  随后,他高举金属红色的凶器,开始猛揍Thor。

  “出轨是吧?”Loki咬牙切齿地举起灭火器,以毁天灭地的气势,对着Thor毫不留情地一砸。

  “口枷是吧?”Loki说着又是一下。

  Thor被打得嗷唠乱叫,抱头乱滚,活像是一袋翻滚尖叫着的美洲马铃薯。

  Loki最后狠狠地把灭火器砸向Thor的脑袋。Thor发出一声惨叫,然后彻底安静下去。

  Loki气喘吁吁地站在原地,刚耕了十亩地的老牛都没他喘得厉害。Loki努力平复着呼吸,表情狰狞,他眼神狂野地看着地上昏迷不醒的Thor,像是在说鬼东西你倒是再动弹啊,再蹦跶一下给老子看看啊。

  Loki强忍着往Thor身上吐口水的冲动,心说老子今天没弄死你算你走运。接着,他用鞋尖踢了Thor两下,地上的人毫无动静。

  Loki绿色的眼珠子转了转,心中的不安感越来越浓。

  最后,Loki不解气地踹了Thor一脚,然后单手拎着灭火器风风火火地冲出了房间。

***
 
 
  Thor不知道自己晕了多久,但是在他刚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脑袋疼得像是刚被人用狼牙棒开过瓢。

  于是Thor保持原样在地上安安静静地躺了一会,他现在心里五味杂陈,唯独欠缺喜悦。

  等到疼痛变得稍微可以忍受了,他就挣扎着爬起来,然后迈着跌跌撞撞的步伐,扶着走廊的墙壁,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找过去。

  Thor从来不擅长找人,更何况现在找的是Loki。

  Thor记得,小的时候,他们兄弟俩玩捉迷藏时,他永远找不到躲起来的Loki,但是Loki却总能很快地找到自己。

  小时候——Thor多怀念小时候,他感叹着,那时候Loki多乖,被抱着睡觉都不带动弹,就乖乖地缩在哥哥怀里,绿色的大眼睛剔透又晶亮……

  二楼找完,一无所获,所以Thor跌跌撞撞地下到一楼。

  他手持从走廊墙壁上拆下来的应急照明灯,径直穿过大厅,然后故技重施,一个房间一个房间仔仔细细地找过去,可惜Thor连几个房间里的烟灰缸都里里外外翻找了,依然没有找到Loki。

  最后,Thor重新返回一片漆黑的大堂,忽然后知后觉地发现大堂的一面镜子前倒着一个人。因为那人一动不动,所以Thor第一次经过大堂的时候并没发现他。

  Thor走上去,提着照明灯就往那人脸上招呼。

  接着,他就看到了满脸是血的Peter。

  Thor当然认识Peter,所以他当下露出一个不解的表情,Thor蹲下身,伸出手拍了拍Peter的脸颊——当然,他没注意下手的轻重,接着,他就看见Peter皱着两条眉毛,睁开了眼睛。

  Peter眨了眨眼睛,逐渐看清了视野里歪着头的Thor。迎着Thor探究的目光,Peter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然后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来。

  “你怎么了?”Thor声音里有不明显的幸灾乐祸。

  “被人袭击了……袭击我的是个高个子的黑发男人。”Peter扶着还在阵阵抽痛的头,补充道:“他好像拿着类似……灭火器的武器。”

  “哦,”这次Thor的声音里带上了明显的幸灾乐祸,“那有可能是我弟弟。”

  “之后发生了什么?”Thor接着问。

  Peter捂着额头上还在冒血珠的伤口,想起了迫不及待从自己怀里挣脱出去的Harry,眼神暗了暗。

  于是Peter直接跳过这一段,皱眉道:“那个男人从后面偷袭,砸中了我的头……然后我躺在地上大喊,叫他别靠近我。我告诉他,我是Oscorp现任总裁。我说你要是再过来一步,你就会有大麻烦,我会起诉你,Oscorp的律师团能让你名誉扫地、倾家荡产。”

  “他怎么说?”

  “他举起灭火器又对准我的脑袋来了一下。”

  Thor点点头,说:“那我可以肯定了,确实是我弟弟Loki没错。”

  “用消防器材砸头难道是你们Odinson用来表达友好的传统方式吗?”Peter不敢置信地问。

  “当然不是,”Thor耸了耸肩,说:“你得慢慢了解Loki,和他熟悉。”

  “熟悉了就不用担心被他蓄意伤害了?”

  “不,”Thor十分耿直地说:“熟悉了就知道什么时候应该躲开了。”

  Peter无话可说。
 
 
  ***
 
 
  Loki拉着惊魂未定的Harry一路窜下楼梯,他们没找到Bucky。

  当时,在袭击了Peter之后,他们就像两只惊慌失措的蜥蜴一样,不停地在走廊交叉处拐弯,试图找到Bucky。可惜Bucky还不见踪影,倒是有脚步声从二楼传下来。

  听到这脚步声,Loki马上神色癫狂地拉着Harry往地下室蹿,好像害怕会有一群异形会从二楼狂奔而下似的。

  在经历了刚才那段惊魂体验之后,Harry满脑子都是刚才Peter对他说的那些话。但即使现在Harry的脑子正在连他自己也无法理解的高维空间里放声嚎叫,他的身体依然毫无反应地被Loki拉着往地下室走。

  Loki此时相当暴躁,拉着Harry走下一片漆黑的地下室,心里默默指望能在地下室找到几个酿酒的木桶好把Harry藏进去,Loki心想,他最好能再在地下室找到几枚手榴弹,这样他就能摇旗呐喊着跑上楼去和Thor同归于尽了。

  但是当他们终于下到了地下室,却发现里面既没有酒桶,也没有手榴弹,倒是有两个人。

  Loki和Harry目瞪口呆地看着阴影里的Bucky和站在他旁边的金发男子,还有那只搭在Bucky腰间的大手。

  Bucky也侧过头,目瞪口呆地看着楼梯边的Harry和Loki。
  紧接着是一阵尴尬的沉默。

  “天呐,”Loki首先说话了,他不敢置信地瞪了Bucky好久,时间之长让Bucky决定Loki也许是在等待着带着小弹簧的布谷鸟从自己的脑门弹出来。

  Loki艰难地咽了口口水,说:“Bucky,那只是个司机啊!”

  一旁的Harry也是一脸不可思议,他看着Bucky,好像看着一只为了半罐猫粮乖乖走进动物园的美洲花豹。

  Harry愣了愣,才结结巴巴地开口:“是,是啊,Bucky,即使他是个好人,即使他在大雨天搭了我们一程,你也不用车债肉偿吧……”

  Bucky有些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皱着眉头努力思索着自己现在是该解释,还是该缩到角落里装作一棵无辜的白菜,最后他相当艰难地开口道:“我觉得这里面可能有什么误会……”

  “误会?”Loki提高音量,“刚才你们俩搂在一起,看情形下一秒这里就可能变成某种类型片的拍摄现场,你跟我说是误会?”说着他斜着眼睛打量着一言不发的金发男人,“不过Bucky你的眼光确实不错,看到他,我就在想,这确实是个有魅力的男人,如果你……”

  “他就是我的前任。”Bucky耿直地坦白道。

  Loki闻言一下子哽住了,他嘴唇动了动,落在Steve身上的目光顿时变得毫无善意,他马上改口道:“…多么有魅力的男人啊,看到他,我就希望我能有一个女儿,可以让我禁止她嫁给这样的……”

  “那你们刚才在……”Harry的眼神有些古怪。

  “我们刚才什么也没干,”Bucky飞快地说,想到刚才在车里Steve对自己的冷漠,Bucky赌气一般斩钉截铁地说:”我和他已经划清关系了。”

  Steve深吸一口气,只觉得昔日恋人此刻的话中那种刻意的冷漠做作得教人震惊。

  “听到了吗?”Loki闻言,十分有底气地对Steve嚷嚷,“他跟你已经划清关系了,现在快滚,你这个胸大无脑的控制狂。”

  Steve深吸一口气,面无表情地对Loki说:“你对任何人都这样充满歹意吗?”

  “哈!”似乎是没想到Steve会回嘴,Loki轻蔑而做作地大笑一声,然后说:“说实话,我并不是那种见到有人站在我面前就想要飞起一脚让他跪下的人——唯独对你这类人,我没由来地会想要用脚踹你的屁股,然后让你曲速飞行着离开我的视线。”

  Steve别开眼睛,告诉自己如果一只狗咬了他,他不必屈尊反咬一口。于是他保持面无表情,眼神冷漠镇定,活像Loki恶毒的侮辱于他不过是一阵穿堂风。

  Loki等了好久也对方也不还口,继续羞辱对方又显得自己太不人道,于是他假意环顾四周,然后十分做作地转过头,假装无意间再次看到了Steve,随后他眯起眼睛,故作惊讶地问:“你为什么还在这儿,难得非得让我踹你不成?”

  Steve忍无可忍,他深吸一口气,最终决定咬狗,于是他反问道:“难道踹我能让你获得无上的快感吗,否则你为什么那么执着地要踹我?”

  “没错,难道你看不出来吗,踹你的确能让我获得极大的快感,而且我不介意现在就把这个还暂时停留在我想象中的动作诉诸实践——摆脱,行行好爬树去吧,你这只完美错过了进化时间的金毛狒……”

  “那是什么声音?”Loki还来不及完成他仪式性的口头羞辱,就被Harry惊恐地打断。

  “是我在叫唤。”Loki面不改色地回答。

  “不,不是你的声音,你们仔细听。”Harry面色凝重起来,他挥挥手,示意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果然,当所有声音都沉寂下去,一阵渺远的人声从呼呼漏风的地下室走廊里飘出来。

  仔细去分辨,就能听出这似乎是什么人在相当远的地方大声惨叫。这声音中的惊恐与绝望意味相当强烈,Harry只觉得即使是正在被油炸的活山羊,也无法发出这样震撼心灵的惨叫声。

  Loki瞠目结舌地侧耳对着黑洞洞的走廊听了一会儿,然后说:“是Charles。”
 
 
  ***
 
 
  单方面臆测好友受到了非人虐待的三人以及执意跟着Bucky不走的Steve循着惨叫声在迷宫一样的地下石室的走廊里乱窜。随着他们脚程的加快,他们感觉那惨叫声越来越近,最后他们来到了一间亮着光的房间门口,那清晰可闻的惨叫声正是从这间房子里传出来的。

  “Erik,你这个畜生!”房间里传来一声悲鸣。这声音对于门外的人来说非常熟悉,正是Charles的声音。

  Bucky终于等不下去,他果断地掏出枪,在Steve伸手拦住他之前就猛然冲到了门口,举枪大喊:“停下!别动!”

  惨叫声戛然而止,躲在门框旁不明所以的四人也探出头,就看见房间里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张床,一个男人压着Charles躺在床上,而Charles则面色胀红,还在男人身.下不断挣扎。

  “啊……”Harry发出一声轻呼,随后尴尬地小声对Loki耳语道:“我们是不是撞破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

  Loki表情也很复杂,但是他还来不及说话,就听到Charles大喊道:“救救我,Bucky!”

  Bucky将手中枪的枪口对准Erik,然后正义凛然地说:“你这个禽兽,不管你刚才准备干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现在赶紧从Charles身上滚下来!”

  Erik没有回话,而是转头看向Charles,异常冷静地说:“你告诉你的朋友,我有对你做过什么‘禽兽之不如的事情’吗?”

  Charles转头怒视着Erik,然后大声控诉道:“刚才这个混蛋要给我剃头!”

  Bucky手一抖,手里的枪差点一下子没握住掉下来。
 
 
  ***
 
  TBC

——————————————————————————
  哈,想不到吧,我回来啦!!

  更文这个东西……真的是不能拖太久,时间一长,脑洞源源不绝,文风千变万化……嗯,总的来说写得不好希望小天使们多担待。

  刚挂完几科,这章是在回家的高铁候车室上码出来的,本来18点的车,结果又是停运又是售罄的,最后买了22点的特等座。(期间还有几个大叔阿姨拉着我要我拼车???)本来以为会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发文,结果我现在还困在候车厅,那就把这篇文更了吧。(庆幸自己带了用不完电的kindle

  经历了长达一个月的考试周之后我整个人都不好了,每天在图书馆虚度光阴让我活活长胖了3斤。暑假应该更文会规律(毕竟我是没有作业的大学狗),这个暑假想在家好好看书画画,对了这个暑假还有两部电影,没错就是大锤3和小蜘蛛,想到这里瞬间又感觉人生充满了希望呢。

评论(83)
热度(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