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dRose

EC、盾冬、锤基、虫绿、贾尼、拔杯、SD、福华、瓶邪、哈德哈
杂食怪,脑洞大,欢迎撩

© FriedRose
Powered by LOFTER

【EC/虫绿】生娃是两个人的事 01


WARNING:EC/虫绿/
有能力/内含伪科学/揣崽生娃预警/
点梗产物 @Everlover /OOC预警/

一句话简介:辛苦揣崽的Charles和Harry一致认为要用现代科技让Erik和Peter也体会一下孕夫的生活和生娃时的快感。

食用愉快。
————————————————————————
  “所以,现在就是要把这玩意儿植入我和Erik的大脑?”Peter探身仔细观察着Tony手中那两个绿豆大小的芯片,面带疑虑地问。

  桌子对面的Tony挑了挑眉,合掌将微型传感器收回来。他倚着椅子的后背,解释道:“严格地说,我们会把传感器植入你们后颈的脊髓上行传导束。它能接受外界信号,然后产生相应电信号,电信号随着上行传导束传达大脑皮层,接下来你们就能感受到Charles和Harry的某些特定感觉了。”

  Peter还是不太放心,他挠了挠头,又转头快速地看了看一旁一言不发的Erik,问道:“所有感觉,我都会同步感受到吗?”

  “当然不是,”Tony回答:“理论上来说,传感器只接收与妊娠相关的感觉。Charles和Harry早在两个月前就已经接受了相应脑电波发射器的植入手术。”

  “放心吧,只是个小手术,非常简单。”Tony安慰道。

  看着同时陷入沉默的Peter和Erik两人,Tony的眼睛转了转,说:“对了,再向你们说明一遍,考虑到各种问题,Erik的传感器接受的是Harry的信号,Peter接收的是Charles的信号。”

  Peter有些局促地笑了笑,说:“Charles已经怀孕两个月了,但Harry还不到一个月,这似乎对Erik有些不公平。”

  “我没问题。”Erik想着Charles最近出现的各种妊娠反应,再看看Peter,对Peter露出了一个笑容。

  “好吧,”Tony站起身,看着两人,那眼神像是在看两只就要被丢进沸水里的青蛙,他笑着说:“如果没有问题,就请两位移驾手术室吧。”
 
 
  ***
 
 
  Harry听到办公室的门有动静,马上放下手中的文件,抬眼向门口看去。

  背着背包的Peter侧身闪进Oscorp的总裁办公室,然后手疾眼快地将门关好。

  “终于回来了,”金发的总裁起身迎接,他一边向Peter走去,一边问:“手术还顺利吗?”

  Peter张开手臂去抱了抱一身深色西装的爱人,他微微低下头对着怀里的人微笑,说:“手术很顺利。你呢?你今天感觉还好吗?咱们的小蜘蛛还乖吗?”

  “还不赖。还没到一个月呢,能有什么感觉。”Harry朝Peter眨了眨眼睛,继续问:“你呢?你就没有什么奇怪的感觉?”

  Peter马上反应过来Harry在问传感器的事,他反射性地伸手摸了摸后颈上的细小伤口,说:“稍微感觉有点奇怪,但或许是心理作用吧。”

  Harry闻言,浅蓝色的眼珠转了转,随即点点头。

  从Peter怀里退出去,Harry重新坐回软椅里,他重新拿起刚才没看完的那份兼并合同,头也不抬地说:“那我继续处理文件,你也去忙你的吧。”

  Peter答应了一声,然后就熟门熟路地找到了总裁办公室的独立卫生间。

  下午两点半是蜘蛛侠例行出勤的时间,Peter必须尽快换好蜘蛛制服,然后荡着蛛丝在整个城市巡逻一番。

  Harry头也不抬地向刚从卫生间出来的Peter道了再见,但他等了好久,却迟迟没听到Peter平时从窗户里荡出去的破空声。

  Harry有些疑惑地抬起头,就发现单手拿着头套的蜘蛛侠正一动不动地呆立在落地窗前。

  Harry直觉有些不对劲,于是皱着眉,对着Peter的背影问了一声:“Peter?”

  Peter周身一阵不明显的痉挛,他马上用一只手捂住嘴,但马上发觉堵嘴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正确方法,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于是,Harry就看到Peter果断地抬起那只拿着蜘蛛头套的手,极其迅速地撑开头套的开口处,然后对着头套吐了个稀里哗啦。

  办公室里十分安静,只有Peter的干呕声清晰可闻。

  好不容易停下呕吐的Peter满头冷汗地抬起头,他虚浮的目光飘了好久才落到Harry身上,然后他对着依然没反应过来的Harry露出一个虚弱的微笑,说:“Harry,这次我没弄脏你的地板。”

  说完,Peter立即感到喉头一紧,他马上低下头,又是一阵干呕。

  Harry看得目瞪口呆。
 
 
  ***
 
 
  “Charles没事,”Erik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打开冰箱拿出一杯冰镇果汁,他说:“只是今天孕吐得有点严重,但现在已经好多了。”

  “没事就好。”电话那边的Harry似乎松了口气。

  Erik随手关上冰箱,然后朝着卧室走去,他问:“Peter怎么样了?”

  电话那头的Harry叹了口气,说:“他快把胆汁都吐出来了。他已经吐了半个小时了,现在还抱着卫生间的马桶不放。”

  Erik还没来得及表达他的同情,电话那边就传来了一阵嘈杂声,Erik感觉手机被Harry递了出去,又被另外的人接了过来。

  马上,Peter虚弱的声音就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下午好,Erik。”Peter有气无力地打招呼,他问:“你今天居然没去你的废铁厂?”

  “下午好,Peter。”Erik打了个招呼,“不是废铁厂,是钢铁厂,谢谢。最近我把相关工作都交给Logan和Scott了,他们非常理解我和Charles的状况。”

  此时,Erik他已经走到了卧室。Charles此时正半躺在卧室的床上,手里拿着几份学生作业,他正用红笔刷刷刷地批注着什么。

  Erik把果汁递给Charles,对抬眼看向他的Charles眨了眨眼睛,然后在床边坐下。

  接着,Erik努力控制着内心的欢快情绪,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显得不那么幸灾乐祸,他对电话那头的Peter说:“对了,你感觉好些了吗?”

  “不好,”Peter难得听起来病恹恹的,他说:“一点都不好。我现在还是感觉很恶心,我甚至感觉我就要把所有器官都呕出来了。”

  Erik闻言啧了一声,他看向正小口喝着果汁的Charles,感慨道:“可怜的Charles。”

  Peter沉默了一会儿,不死心地问:“真的没有什么能缓解呕吐症状或者直接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吗?”

  “我和Charles研究过这个问题,也研究出了一些成果。”Erik说:“大体而言,解决孕吐的方法,就是高举双手仰头大喊哈利路亚,接下来,你就可以耐心地等待,看看老天会不会赐下一些超越目前科技的解决方法了。”

  他这一番话明显恶心到了手机那头的Peter,Erik清楚地听到电路的另一头传来一声痛不欲生的干呕声。

  很快,手机重新被Harry接过去,Harry向Erik道了歉,并解释说Peter现在就像只抱窝的雄性企鹅,根本无法离开马桶一分钟。

  Erik表示理解。

  这时,Charles向Erik伸手,Erik马上明白过来,将手机递给他。

  “Harry,我是Charles。”Charles说:“不用太担心Peter,我一开始也是这样,后来习惯了就好了。”

  “看来怀孕真的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辛苦了Charles,”Harry感慨地说:“也希望Peter能早点习惯。”

  “如果有条件,可以给他喝点果汁,”Charles补充道:“酸味可以缓解反胃感。”

  “那我等会儿叫Peter自己下楼买,”Harry说:“希望他能自己走到电梯口。”
  
 
  ***
 
 
  Harry最近心情相当不错,有一部分原因是Peter如今大部分时间都呆在Oscorp的总裁办公室陪他,而不是穿着他的蜘蛛紧身衣跑到发生交通事故的十指路口去维持交通秩序。

  事实上,Peter在Harry的办公室放了张折叠床,而他本人正有气无力地躺在那张床上。

  Peter对如今的状况非常担忧。

  上次出勤时,Peter在轻松制服歹徒之后,感到了一阵难以言喻的恶心。

  然后,围观群众就看到大名鼎鼎的蜘蛛侠捂着胸口、半弯着腰、喉头开始不断抽搐。

  所有人——包括刚刚被制服的歹徒,都默然无声地看着这一幕,现场一度鸦雀无声。

  等到蜘蛛侠好不容易停下了痉挛,他的头套下才发出闷闷的声音,“抱歉,有点反胃。”

  事后,人们有很多相关猜想,有人猜测蜘蛛侠得了不治之症;还有人说蜘蛛侠是在用行为艺术表示对这个肮脏社会的反胃;还有人猜测蜘蛛侠怀孕了,可惜的是,这个最接近事实的答案却并没有人相信。

  值得一提的是,Peter当时带了头套,所以,虽然他的呕吐物没有影响街道的清洁,但是那些黏糊糊的玩意儿在头套里糊了他一脸——发现这个事实差点让Peter再次呕吐出来。

  那天,在跌跌撞撞荡回Oscorp的路上,Peter甚至史无前例地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胃酸上涌。

  “你只是晕蜘蛛了,这和晕机、晕车没什么两样。”Harry在事后这样对他解释,“既然总是反胃就不要再荡来荡去了…你现在终于理解我被你抱着荡来荡去时是什么感受了吧?”

  “不过这似乎也不太一样,”Harry忽然想到什么,于是笑起来,“蜘蛛侠晕蜘蛛,就像飞机晕机,汽车晕车一样。”

  躺在床上的Peter从手腕射出一道蛛丝,从墙角的两大箱饮料中拿过一瓶——这他从一家工厂特价批发来的复合酸梅汁。

  他拧开果汁猛灌一口,心想他一定是世界上第一个自己晕自己的倒霉蛋。
 
 
  ***
 
  TBC
————————————————————————
  这篇我要努力走正常风。我反省了一下之前的文,发现教授的人设加入了很多一美的性格元素,这篇试试能不能写出个不那么像一美的教授。

  这篇应该在3章内完结,但是担心爆字数所以没敢分上中下,还是用了123来分章。希望点梗的小可爱能喜欢!
(*/ω\*)

  好想开新文然而欠了一堆点梗,让我……想想该怎么先把欠的债还上。

  要死,最近过敏。前两天去医院打点滴,水肿好歹是消下去了,精神状态依旧非常差,免疫系统跟疯了似地开始一致对内,前几天才半夜游过泳的我已经做好感冒的准备了。

  同志们,那些什么“过敏的话多吃几次就脱敏啦”都是骗人的,别信!别信!看我!我就是血的教训!

评论(19)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