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dRose

EC、盾冬、锤基、虫绿、贾尼、拔杯、SD、福华、瓶邪、哈德哈
杂食怪,脑洞大,欢迎撩

© FriedRose
Powered by LOFTER

【绿基巴叉妮】连锁效应01


Warning:锤基/盾冬/EC/虫绿/贾尼/
绿基巴叉妮/Charles教授、其余四只舍友设定/
大学校园AU/欢脱画风/OOC预警/

简介:一份调查问卷引发的血案。

以下正文,食用愉快。
————————————————————————
  Thor·Odinson非常后悔选修了Xavier教授的犯罪心理学。

  如果他当初想开点,选修一门类似于“膳食搭配与健康生活”的课,也许他先在正在参加一场毫无难度的开卷考,而不是像现在一样拿着一叠手抄的调查问卷、徘徊在贫民区的著名毒贩小区门口。

  他挠了挠头,又低下头看了看手里的调查问卷,最后还是一咬牙,走进了一栋看起来灰黄色墙壁的居民楼里。

  居民楼从外头看起来年久失修,从里面看起来更是破败不堪。

  Thor刚走进楼梯间,难闻的霉味就擅自闯进他的气管与肺脏,他只得皱了皱鼻子,尽量减少呼吸的频率。

  前两层楼梯口都空无一物,但是Thor却在第三层楼道里有了意外发现。

  “这他妈是哪里跑出来的鬼东西?”几个盘踞在楼梯口的青年看到Thor后马上站起身来。显然,他们是一帮底层毒贩,更显然,他们并不乐意见到Thor。

  “我说Marvel大学三年级的学生,”Thor马上开口解释道,“我来这里是为了——”

  “去你妈的,金发的傻大个,你到这儿里有什么目的?”

  随后,那群肤色各异、骨瘦如柴的小青年们就开始沉不住气地大声叫嚷嚷开了,其讨论氛围之火热,导致当事人Thor根本插不上话。

  他们当着Thor的面开始如火如荼地讨论着Thor到这儿来的目的,并在半分钟内就把Thor定义为敌对帮派的成员。

  “听着,我不是——”Thor尝试插上话。

  “闭嘴!”听到他说话,一个神经质的青年马上大喊起来,他大喊的同时还挥舞着手上的一个东西。然后他开始神经兮兮地对他的一众同伴叨念:“让我干掉他,让我干掉他……”就着昏暗的楼道灯光,Thor看清他手里拿的是一把老式的左轮手枪。

  Thor见状,马上老老实实地贴墙站好。

  随着吵嚷声越来越大,终于,一个高个青年从上层楼梯里走了下来。

  青年用一块黑布蒙着脸,只有一双墨绿色的眼睛在昏暗的灯光下反射出变幻莫测的诡谲光芒。

  青年的出现让现场的气氛瞬间冷却了下来,显然他是这群混混的领军式人物。

  他走上前,一把夺过Thor手里的那叠纸。他先是凶神恶煞地瞪了Thor一眼,然后低下头看了看纸上的内容,随后一脸茫然地抬起头。

  “这是什么?”青年刻意哑着嗓子问,显然是不想让人发现他的真实身份。 

  “这是一份调查问卷。”Thor如是回答。

  青年的眼神很古怪。

  “我是Marvel大学三年级的学生,选修了Xavier教授的犯罪心理学,我正在试图完成我的期末论文里的调查。”Thor一五一十地解释道。

  青年翻看着那叠问卷,问:“可是每张问卷上都只有同一道问题。”

  “是的,”Thor耸了耸肩,说:“我的问卷只有选择一道题……你知道,一道抓住精髓的题目价值远高于那些狗屁不通的长篇大论。”

  青年挑了挑眉,然后看着问卷,一字一顿地念道:“你对身为一名贫困的底层毒贩有何感受?”这个问题显然惹火了那群混混青年,有人已经撸起了袖子作势要伸手掏Thor的眼珠子。

  青年继续念道:“A,非常棒。B,还不错。C,一般般。D,有点糟。E,非常糟。”青年念到这里顿了顿,又抬眼看了看Thor,说:“你的报告一定得不了高分,首先,你的选题毫无针对性,其次,显然你的前期准备工作做得并不充分。”

  Thor不明所以地皱起眉头,颇为疑惑地说:“不,这个题目事先设计得相当巧妙,它既涉及了‘犯罪’、又涉及了‘心理’……”

  “如果你准备得足够充分,”青年翻着白眼打断Thor,他的语气中有不加掩饰的嘲讽,他说:“你就知道这道题应该还缺了一个F选项。”

  “是什么?”Thor眨了眨眼睛。

  “F,去你妈的。”青年说完,把那叠调查问卷甩在Thor的脸上。

  刚才那个神经质的混混见状马上浑身一个激灵,他马上举起手上的枪,作势要把Thor射个对穿。

  “等等,等等!”Thor见事不好,马上举起双手,对蒙面青年说:“大家都是同学,有话好好说!”

  蒙面青年的眼睛先是惊讶地张大,然后又危险地眯起。他做了个手势让那个神经质的混混把枪放下,然后伸出手,用食指和拇指的指尖捏住Thor肩膀上的衣料,拉扯着Thor往楼上走。

  Thor一路被青年拉扯着走到上一层的楼梯间,然后再被青年毫不客气地推到墙边。青年一把抓住Thor的衣领,把脸凑近Thor,压低声音问:“你刚才说谁是你同学?”

  “我认识你,我知道你是我学弟,你叫Loki。”Thor说着,咽了口口水,“我是Thor,Thor·Odinson。你知道Bucky吧,他和我一起选修了Xavier老师的犯罪心理学,他就是我的课题搭档。”

  青年明显还想挣扎一下,他佯装暴躁地一把推开Thor,说:“什么Bucky,我不认识什么Bucky。”

  “就是Bucky·Barns,”Thor见青年不认账,忙不迭地说:“他和你是舍友,他经常拜托我买布丁和李子,说是给你的。”

  “你认错人了。”青年似乎打定主意死不承认了。

  “不可能的,”Thor说:“我们见过面。有一次,Bucky叫我给你们宿舍送桶装水。我送去的时候,就是你给我开的门,你还给了我小费。我不会认错人的,我记得你的眼睛。”

  青年绿色的眼睛转了转,似乎是终于想起了什么。随后,他又上上下下地打量了Thor一番,才终于把眼前的金发傻大个,和一个月前那个站在自己宿舍门口、赤.裸上身、扛着桶装水的金发傻大个对应起来。

  Loki终于放开Thor的衣领,他退后两步,然后一屁股坐到旁边的楼梯上。

  Thor知道他这是认出自己了。他松了口气,本来他想转头就跑,可当他看到坐在楼梯上垂着头一动不动的Loki,他不知怎么又有些于心不忍。

  思忖良久,最后Thor还是深吸一口气,然后小心翼翼地在Loki旁边坐下了。

  “学弟,”Thor想要尽量自然地给一场谈话开个头,他说:“楼下那群人,是你的手下吗?”

  Loki似乎没想到Thor会主动挑起话题,他闻言抬头看了Thor一眼,然后又低下头去,一言不发。

  “其实你可以把那块布拿下来,”Thor又开口说:“反正我已经知道你是谁了。”

  Loki不耐烦地啧了一声,然后随手把蒙脸的黑布扯了下来。

  Thor侧头看着这张白白净净的脸,怎么也想不通Loki为什么会和楼下那群混混搅在一起,于是,出于学长对学弟的关心,Thor继续毫无自觉地自寻死路。

  “我知道下面那群人都是毒贩,”Thor努力尝试让话题过渡得自然一点,他的脑子飞速运转,试图找出最不突兀的问话方式。他说:“学弟,看你这么瘦,多半是吸毒了吧?”

  要是手上有一把斧子,Loki觉得自己能把Thor整整齐齐地砍成十八段。

  他强忍着找一把长矛插进Thor的金色大脑袋的欲望,尽量心平气和地反问道:“看你这么壮,多半是智障吧?”

  Thor下意识地回答:“不,我不智障。”

  Loki扬着眉毛说:“真巧,我的回答和你一样。”

  Thor皱着眉头反应了一下,说:“是的,我知道你也不智障,但是你吸毒吗?”

  面对Thor关切的凝视,Loki回以不敢置信的目光。

  他漠然无语地盯了眼前这头金毛的二足碳基生物一分钟,随后明白过来,用任何迂回的方式回答Thor的问题都是徒劳,因为他压根听不懂。于是,Loki面无表情地回答了Thor刚刚提出来的问题。

  “我不吸毒。”Loki说。

  “那就好,”Thor闻言马上松了口气,他伸出手,在Loki异样的眼光中,用手大力地拍了拍Loki的肩膀,说:“吸毒有害身心健康。”

  Loki觉得这场莫名其妙的谈话没办法继续了,于是他果断地起身,他向前走了几步,又站定,对身后的Thor说:“你走吧。”

  Thor也有些无措地站起身,不太能适应突然转变的谈话话题。

  “我放你走,”Loki重新戴好蒙面布,然后转过头直视着Thor,说:“但是,你要是敢把今天的事泄露出去,你就死定了。”

  Thor挠了挠头,但并没有把Loki的威胁放在心上。

  “Loki,”看着Loki的背影,Thor忽然说:“能请你帮个忙吗?”
  
  
  ***
  
  
  Bucky将手里的牌摊在地板上,然后双手抱胸,扬着下巴对盘腿坐在自己对面的Tony说:“你输了。”

  Tony泄气地扔下手上的两张牌,这已经是今天他输给Bucky的第七把了。

  宿舍的门在这时候从外面被打开了,Loki从门外走进来。当他看到沉迷赌博的舍友时,他习惯性地撇了撇嘴。

  “Tony,我说过了,虽然我擅长打德州扑克,但是我不擅长教别人打德州扑克。”Bucky朝Tony露出一个笑容——正是那种令Tony想要殴打他的笑容。

  “Bucky,你是不是在选修课上和一个叫Thor·Odinson的高年级学生搭档了?”Loki一边关上宿舍的门,一边问道。

  然而Bucky还沉寂在完胜Tony的自得之情中,他继续对皱着脸的Tony露出自以为魅力十足的微笑,说:“不过,作为你暂时的老师,我还是不得不自夸一句——虽然我不擅长教人打德州扑克,但是我擅长教人打输德州扑克。”

  Tony眯起眼睛,仿佛下一秒就会暴起,然后扯开Bucky的嘴,逼他生吞地板上的一叠纸牌。

  “比如你,你看你就学得很好,”Bucky毫不自觉地继续嘲讽道:“你简直深谙‘如何打输德州扑克’的精髓。”

  “打扰一下,”等得有些不耐烦的Loki插话道:“请问一下,Barns先生,您能在本世纪结束之前抽空回答一下我刚才提出的问题吗?”

  “抱歉,Loki,”Bucky头也不回地回答:“我只是需要完成我的仪式性的例行口头羞辱。”

  “我以为上次Harry主动和Bucky打牌,然后险些输掉半个Oscorp的教训已经足够警醒了。”Loki毫不掩饰语气里的幸灾乐祸,说:“Tony,我比你聪明,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从来不和Bucky玩牌。”

  Tony瞪了Loki一眼,反击道:“你不玩牌是因为你根本没法算牌。你的数学太差了,你连你哥有多少颗牙都数不清。”

  “愿赌服输,”Bucky朝Tony挤了挤眼睛,说:“这周的橄榄球决赛,记得穿上拉拉队的小短裙来给我加油。”

  Tony瞪着Bucky,心里默默盘算着自己是转学,还是干脆找几辆推土机铲平这所学校。

  “这学期的选修课我确实和一个学长搭档了。”Bucky终于有机会回答Loki的问题了,“他叫Thor,你应该见过他,有一次他给我们扛了一桶水,还有一次他帮我修过咱们宿舍的空调。”

  Loki闻言,点了点头。

  “出什么事了吗?”Bucky问。

  “没事,”Loki耸了耸肩,“就是随便问问。”
  
  
  ***
  
  
    Harry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有遇到过这么尴尬的事情。

  就在刚才,他正走在回宿舍的路上,还拎着给三位舍友打包的甜食点心。忽然,有人从后面抓住了他的手臂。

  当时Harry下了一跳,他一转头,就看到一个深发色的青年站在自己身后。

  那个青年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宽松的圆领T恤一角扎进了裤子里,另一角露在外面。他看起来就像是刚和他身上那件T恤打了一架,而且还打输了。

  Harry确定这个青年不是自己的同学,同时他也不在自己的商业社交圈内。Harry有些反感在大街上被这样一个人拉住,这让他感到很尴尬。被这样一个人拉住,就像是在动物园被一只不知好歹的棕毛狒狒打招呼了一样——被一只狒狒当成同类可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

  虽然Harry很想直接甩开他的手,但碍于礼仪,他还是耐着性子问:“同学,请问有什么事吗?”

  青年深棕色的眼睛微微睁大,Harry注意到他的眼睛毫无焦距,像是喝醉了。接着,青年从背后掏出一束巨大的红玫瑰。

  Harry吓了一跳,他瞪大眼睛,完全反应不过来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

  青年依旧紧紧抓着Harry的手臂,他见Harry不说话,十分委屈地一撇嘴,然后说:“Gwen,我知道你下个月就要出国了,但是你是这个学校唯一对我好的人了,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但在你走之前,我还是想告诉你——”

  Harry的眉头紧皱,已经有许多路过的学生对他们投以异样的眼神了。Harry很不自在,但是一个神智清醒的人终究对一个烂醉如泥的醉汉毫无办法——没错,Harry肯定青年喝醉了,因为他嗅到青年身上的酒味。

  “我不是Gwen,”Harry试图挣脱青年的手,但是青年抓得很紧,Harry只得继续解释:“你认错人了。”

  青年明星没有在听Harry的话,他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悲伤和自怨自艾里。

  “Gwen,”青年再向Harry走近几步,努力试图缩短他们之间的距离,他说:“我…我还是想告诉你——”

  “闭嘴!”Harry涨红着脸,忙不迭地退后两步,朝着青年低声警告:“不许说出来!我说过你认错人了!”

  青年对Harry露出一个纠结的表情,似乎不明白为什么Harry会朝着他大喊大叫。

  “我想说——”青年拖长音调,同时一把扔掉了那束玫瑰花,用两只手分别抓住Harry的双臂,迷茫的大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面红耳赤的Harry。

  Harry瞪大眼睛,只觉得身边路人投来的探究目光令他难堪无比,偏偏此刻他被青年死死抓住,无处可逃。Harry朝周围的群众释放了一圈严厉的视线,试图用眼神让他们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呕——”接着,青年毫无预兆地吐了Harry一身。

  Harry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胸前的秽物,只觉得那直冲鼻腔的酒精臭味闻起来简直像是黄鼠狼在放化学武器。

  在吐了Harry一身后,青年吧咋吧咋嘴。

  他似乎觉得言语已经无法表达他深沉的感情,于是他闭上眼睛,嘟起嘴,然后将脸朝着Harry凑了过来。

  Harry看着那张不断凑近自己的脸,只觉得四肢百骸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愤怒。于是,他果断地抡起手上的甜点,然后朝着青年的脸砸了过去。
  
  
  ***
  
  
    另一边,本市地下黑手党帝国的统治者Erik·Lensherr正坐在他的红天鹅绒面沙发上,皱着眉端详着手上的一沓问卷。

  “这是什么?”Erik问身边的管家。

  “这是一份调查问卷,是二少大学舍友的研究课题,该门课的教授规定必须有200以上的有效样本容量,所以二少想请您帮他的舍友在帮派内派发这份问卷。”管家毕恭毕敬地回答。

  Erik面无表情地把这份问卷看了一遍又一遍,心情无法描述。

  每一张问卷上都只有一道手写的选择题。

你对身为一名贫困的底层毒.贩有何感受?
A,非常棒
B,还不错
C,一般般
D,有点糟
E,非常糟
F,去你妈的

  问卷是手抄的,用的是Marvel大学每一个教授都会统一发放的作业纸。纸张很薄,纸质相当粗糙,每一张问卷的右上角都有统一的标注。

Marvel大学心理学系教授  Charles·Xavier
办公电话:2780-0000-3843

  Erik将那一叠问卷放在面前的桌子上,觉得自己的人格和事业都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他背靠沙发背,右手放在扶手上,食指有节奏地轻轻敲打了绒面,心里已经开始思索,该把这个试图利用自己单纯的弟弟窥探帮派内幕的大学教授喂哪条虎纹鲨鱼了。
  
  
  ***  
  
  TBC
————————————————————————
  失踪人口回归。

  这是好多小天使想看的带贾尼玩的校园AU。

  这里老万和二公主是兄弟设定,后文应该也会解释他俩的身世。

  前段时间生病了,病情可以简单概括为内分泌失调吧。然后整个人都不好了,心情也很沮丧,抵抗力不断下降,然后得了很多根本没想到自己会得的疑难杂症。医生说保持健康的作息很重要,等情况稍微好一些了就要开始运动。果然整天修仙是不对的,我决定要努力保养我虚弱的身体了。

  就是想告诉妹子们,身体好真的才是硬道理,希望大家都健健康康。🌝🌝🌝
  
  自娱自乐,博君一笑。

评论(55)
热度(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