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dRose

EC、盾冬、锤基、虫绿、贾尼、拔杯、SD、福华、瓶邪、哈德哈
杂食怪,脑洞大,欢迎撩

© FriedRose
Powered by LOFTER

【绿基巴叉妮】连锁效应02


Warning:锤基/盾冬/EC/虫绿/贾尼/
绿基巴叉妮/Charles教授、其余四只舍友设定/
大学校园AU/欢脱画风/OOC预警/

以下正文,食用愉快。
——————————————————————————
  Charles看着眼前的男人,只觉得今天发生的事情简直莫名其妙到了极点。

  Charles确定自己只是个普通的大学教授,顶多算是比普通人聪明了点儿,除此之外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所以他根本搞不明白——为什么这种电影情节式的桥段会毫无预兆地发生在自己身上。

  今天下午,Charles下了课就像往常一样回家。忽然,几个手持钢棍、眼戴墨镜的西装男子从一条小巷跳了出来,然后架着他就往一辆车里塞。

  接着,他就被带来了这里。

  很快,一个男人出现了。

  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问了他一堆莫名其妙的问题,并且威胁他如果不如实招供,他就会被拖去喂鲨鱼。

  “我真的毫不知情,”Charles第三次对男人说。他睁大眼睛,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诚恳一些,他说:“我没有丝毫侮辱贵组织的意思,我甚至不知道贵组织具体是个什么组织,另外,我也从没有见过您的弟弟,更别谈利用他来窥探您的家族事业了。”

  男人,也就是Erik,看着眼前的青年教授,眼神变幻莫测。

  “先生,”Charles真诚地说:“我想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Erik思索片刻,最后示意管家拿来了那叠调查问卷,然后将它递给Charles。

  Charles接过问卷,皱着眉头阅读,然后迷茫地抬起头,说:“先生,我对这份问卷毫不知情,这可能是我的学生自制的问卷……不过字这么丑的,在我的学生里倒是实属罕见。”

  “这么说,你能认出来这是谁的字?”Erik问。

  Charles沉吟片刻,最后开口道:“我可以,但是我有义务保护我学生的隐私。”

  “我明白了,”Erik了然地挑了挑眉,他直视着Charles的眼睛,说:“但是现在你要明白的是,如果你告诉我那个名字,那么我就会去找那个学生,但如果你不告诉我那个名字,你所有的学生都会遭到调查,所以,我最后还是会找到他。”

  Charles张了张嘴,却没有在第一时间回答,而是再沉思了片刻,说:“抱歉,先生,我还是不能透露我学生的个人信息,这是为人师者的原则。”

  “有意思,”Erik咧嘴一笑,朝着Charles露出两排整整齐齐的牙,他说:“我会让你亲口告诉我那个名字。”
 
 
  ***
 
 
  Marvel大学橄榄球校队队长Bucky最近有些困扰,因为他发现,校门口换了新保安。

  新来的保安是个金发碧眼的帅小伙。论身材,可以算得上是保安界的施瓦辛格,论容貌,他又可以说是方圆十里的安保一枝花。

  虽然Bucky不太明白为什么学校会聘用这种像平面模特一样的安保人员,但是困扰他的显然并不是这个问题。

  有一个疑问一直在折磨着Bucky,把这个疑问憋在心里的感觉好似含着好大一口薄荷味的漱口水,一开始可能还能忍受,但越久就越觉得不吐掉就难受。

  于是,在这天橄榄球队训练结束后,Bucky终于兜兜转转地走到了校门口。

  正值夕阳西下,“安保一枝花”正敬业地端坐在校门口的安保室里。落日的余晖打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在他的侧脸留下轮廓分明的剪影。他的脊背挺得笔直,内行人一看就知道他一定服过多年的兵役。

  Bucky假装从安保室门口路过。

  但是敬业无比的“安保一枝花”正低着头检查今天的来访记录,并没有抬头,更没有看见Bucky。

  被完全忽视Bucky暗暗揉了揉鼻子,决定再接再厉。

  于是,Bucky又掉过头,第二次假装路过安保室。

  然而“安保一枝花”依然低着头,毫无反应……

  在Bucky第八次“路过”安保室门口的时候,金发的保安小哥终于注意到了他。

  “同学你好,有什么事吗?”金发的帅小伙微笑着问。

  虽然Bucky的本来目的就是吸引他的注意力,但如今成功了,他却感到有点紧张。

  Bucky直直地看着保安小哥那张笑起来像是在发光的脸,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一瞬间,Bucky之前打了半天的腹稿都不翼而飞,他呆了半天,最后梗着嗓子大声说:“感谢你保卫学校的安全!…辛苦了保安同志!”

  金发的保安小哥明显从没招架过这种打招呼方式,他脸上的笑容稍稍僵了僵,但很快恢复正常,然后温和地回复:“不辛苦的。”

  Bucky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目光有些闪烁。

  刚刚进行了高强度的橄榄球训练,Bucky的上衣被汗水打湿,在汗水的浸润下变得半透明,薄薄的衣料贴在尚且稍显稚嫩的身体上,勾勒出青年修长漂亮的肌肉曲线。

  Bucky没看到“安保一枝花”的喉头上下滚动了一下。
  “请问该怎么称呼…您?”Bucky有些结巴地问:“我没有看到您的名牌……”

  “不用对我用敬语,叫我Steve就好。”Steve的眼睛亮着光的,像是里面藏着万顷星辰。

  “Steve……”Bucky若有所思地念着这个名字,踌躇片刻,他终于鼓起勇气,问:“我知道这很冒犯,但我能再问问你的姓吗?”

  Steve又笑了笑示意没关系,然后说:“Malvo,我叫Steve·Malvo。”

  “哦……”Bucky眼中闪过一丝遗憾,但很快就被淹没在了深碧色的虹膜中。

  “还有什么事吗?”Steve温和地问。

  “…是这样的,”Bucky的眼睛转了转,决定为现在尴尬的气氛打个圆场,于是他说:“我本来还以为你是我一个学长的亲戚,你和他长得非常像,他叫Thor。”

  Steve挑了挑眉,问:“你和他的关系很好吗?”这个问题出现在两个陌生人之间的第一次交谈中显然有些冒犯,但是两人似乎都没有意识到。

  “是的,”Bucky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笑起来,他说:“我和Thor是课题研究搭档,而且我们也经常一起去打篮球,他球打得不错。”

  Steve不动声色地观察着Bucky的表情,然后忽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开口道:“是Odinson同学吗,Thor·Odinson?”

  “没错,就是他。”Bucky有些惊讶,他没想到Steve认识Thor,于是问:“你认识他?”

  Steve点点头,说:“两个小时前,Thor同学在进校门的时候摔了一跤,当场摔晕了过去。”Steve说着似乎觉得描写力度不够,于是又补充道:“是我把他送去校医院的,后来他在校医室被自己的鼻血呛醒了,索性没有骨折,不过校医说她从没见过这么能流鼻血的人。”

  Bucky想象着到那个情景,情不自禁地笑出了声。

  “把Thor扛去校医院?”Bucky笑着对Steve说:“那可真是辛苦你了。要知道Thor那家伙可沉了。去年的滑雪校际赛,他下坡的时候直接一头倒栽进了雪堆里,裁判和队医拔了半天才把他从雪里拔出来。”

  Steve也被Bucky描述的笑场景逗笑了,他依然不动声色地打量着眼前的青年,又问:“对了,你是在参加什么训练吗?你浑身都湿透了。”

  Bucky似乎这时才想起自己刚做完训练。他有些局促地扯了扯黏到皮肤上的上衣,说:“没错,我刚参见了校队的橄榄球训练。”

  “橄榄球?”Steve赞叹道:“那可真酷。”

  Bucky眨了眨眼睛,脸颊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夸奖而微微胀红。他舔了舔嘴唇,说:“这周五我们有一场决赛,你要来看吗?”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对一个第一次说话的陌生人这么热情,但是邀请的话就这么自然而然地说出了口。

  “当然,如果你没有时间的话…不来也没关系。”Bucky又忙不迭地补充道:“我知道像你这样身处要职的公职人员都很忙的。”

  Steve马上说:“周五下午刚好不是我轮班,我可以去观看比赛,相信那一定很精彩。”

  像是生怕Steve会反悔一样,Bucky马上下意识地保证道:“是的,那一定会很精彩…”马上,他又自觉失言,于是他再次舔了舔嘴唇,“我是说,我是队长,我会尽量打一场精彩的比赛。”

  Steve了然地一笑。

  Bucky扯了扯黏在身上的衣服,然后说:“那Steve,周五下午三点,就在学校的运动场。”说着Bucky朝Steve挥了挥手,就转身朝宿舍方向走去。

  “嘿!”Bucky才走了几步,Steve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

  Bucky转过头,就见Steve已经从安保室里走了出来。立正站好的Steve更加显得英俊挺拔。他对Bucky说:“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Bucky一拍脑门,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他说:“我是James·Barnes,你可以叫我Bucky。”

  “好的,Barns队长,”Steve打着趣说:“周五下午三点,不见不散?”

  “叫我Bucky,”Bucky回以灿烂的一笑,然后歪着头朝Steve敬了个歪歪扭扭的军礼,“不见不散。”

  Steve笑着,将右手举到太阳穴边,回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
 
 
  Harry坐在校医室的病床边,满脸的不高兴。

  他刚才拜托Tony给他带来了一件上衣,他现在已经换好了衣服,但是他依然迫切地想回宿舍洗个澡。

  Tony双手抱胸,在病床边来回走动,上上下下地打量着病床的人。从眼神可以推断出,Tony非常同情这个左边额头上肿了个大包的年轻人。

  “你,用一盒甜点当凶器,把人揍进了校医院?”Tony不敢置信地对Harry说:“他是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值得遭到如此残暴的对待?”Tony说着啧了一声,“被人用一盒点心揍进医院,他这辈子都别想抬起头做人了。”

  Harry抬眼看了看床上那个倒霉蛋,然后耸了耸肩,说:“那盒被你定义为凶器的甜点盒里除了给Bucky的水果软糖和给Loki的布丁,还有给你的甜甜圈,而且是加了两倍糖霜的定制甜甜圈。”

  Tony投向那个倒霉蛋的眼神顿时凶恶起来,他说:“这么看来,这小子简直是不可饶恕。需要我再帮你打他一下吗?我觉得如果让他的右额头上也多个包,他的额头会显得比较对称。”

  Harry撇撇嘴,示意Tony请随意。

  Tony在依然晕厥的青年额头上比划了半天,最后还是没下手。

  “算了,”Tony撇了撇嘴,放下拳头,对Harry说:“我其实还想问你,你还想不想和我一起炸学校?”

  路过的护士用极端恐惧的眼光看了Tony一眼,加快了步伐。

  Harry有些惊讶地看了看Tony,但是很快又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他说:“我的确是产生过这种想法,但现在——不行。”

  Tony摊手,用表情问:为什么不?

  Harry露出了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他说:“我看到了Bucky的短信,所以你明白的,我不会炸了这所学校,至少在你穿着小短裙给Barns队长加油之前不会。”

  Tony翻了个白眼,决定立即转移话题。他说:“好吧,看起来在这个傻小子醒来之前,你都脱不了身了,希望你不用背上‘打傻同学’的处分。我先走了,我爸今天叫我回家吃晚餐。”

  说完,Tony同情地拍了拍Harry的肩膀,然后大步走出病房。值得一提的是,在离开医院前,他顺便把医药费给结算了。

  病房里的Harry继续呆坐着等了五分钟,终于丧失了所有耐心。他觉得,如果再这么干等下去,他一定会无聊到大脑发霉。

  于是,Harry站起身,走到病床前,低下头去看病床上的青年。

  青年静静地躺在洁白的病床上,除了额头上那个红肿的包块,他的睡颜看上去宁静又祥和。

  Harry用一双烟蓝色的眼睛凝视着床上昏迷不醒的青年。

  一瞬间,金发青年似乎成了没有王冠的王子。他的目光仿佛回溯时光,超越了虚实,几乎让睡美人的故事重现在此时此刻。

  然后,王子伸出手——死死掐住了睡美人的脖子。

  Peter在窒息中倏然睁大眼睛,然后开始疯狂地挣扎,试图把面前这个正掐着自己脖子的鬼玩意儿从自己身上掀下去。

  担心自己被误伤的Harry终于大发慈悲地松了手。

  Peter双手捂着喉咙,活像是一条被拎上岸的肺鱼一样大口喘着气。他足足喘了两分钟,才终于注意到病床前还站着一个人。

  Harry冷眼旁观,直到Peter把目光投向他,他才冷哼一声,说:“Peter·Parker?”

  Peter愣了愣,结结巴巴地说:“我…我是Peter·Parker。”

  Harry看到他这幅窝囊的样子,心里无端窜起一股无名火,他又冷哼一声,说:“现在清醒了?”

  “什…什么?”Peter莫名其妙。

  Harry斜眼睨着他,说:“你把我认成了别人,然后在大街上吐了我一身。”

  Peter似乎是终于想了起来,他尴尬地连声道歉:“抱歉,同学,真的很抱歉,我喝醉了…我本来是想去找……”也许是出于紧张,他在说话期间一直打着各种愚蠢的手势,这让他显得又可怜又可悲。

  “Gwen·Stacy,对吧?”Harry挑眉,他本来是想好好为难一下Peter,但如今看到他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Harry反而觉得自己如果刻意为难他,会显得自己没有气度。

  听到Gwen名字,Peter似乎瞬间萎靡了下去。他干笑一声,问:“你认识Gwen?”

  Harry点点头,说:“我们同系。”

  “那就难怪你认识她了,”Peter笑了笑,然后假装不刻意、事实上非常刻意地说:“你们生化系的所有人应该都认识Gwen吧?她的追求者肯定很多,毕竟她那么优秀……而且她争取到了系里唯一的‘精英计划’深造名额,下个月就要出国了。”

  Harry耸了耸肩,说:“她的追求者多不多我倒是没注意,不过拿到那个名额确实很不容易,毕竟那个计划是Oscorp投资赞助的。”

  Peter点点头,不再说话。

  为了不让气氛变得太过尴尬,Harry主动开口说:“对了,校医院的医生似乎和你很熟,她一眼就认出了你,你常来校医院吗?”

  Peter苦笑了一声,道:“没错。”

  Harry又问:“身体不好?”

  Peter摇摇头,说:“不是,只是有时候,我会和同学发生一点小摩擦……”

  Harry还没有意识到Peter指的是校园凌霸,因为他并不觉得Peter会是被欺凌的对象,毕竟Peter个子高,长相更是不差,况且Harry还对Peter之前捏他手臂的力道记忆犹新,Harry敢肯定,现在自己的手臂上肯定青了一大片——Harry甚至觉得,以Peter的力气,他就算是和Bucky比赛掰手腕都有颇有赢面。

  “你打架斗殴?”Harry试探性地问。

  “不,不是,当然不是!”Peter不自觉地提高音量地连声反驳,一副完全没料到Harry会这么说的样子,他解释说:“我从来没有…我从不主动挑起事端。”

  Harry皱起了眉头,“这么说来,是有人总找你的麻烦了?”

  Peter愣了愣,第一反应是想矢口否认,但很快他又认识到Harry说的是事实,于是他低下头,短促地叹了口气,说:“对,没错。”

  Harry挑了挑眉,不敢置信地问:“校园暴力?”

  “如果你非要这么说的话。”Peter垂头丧气地回答。虽然在校园凌霸中,欺凌者才是应该被谴责的一方,但是,被同龄人欺凌对一个年少气盛的青年来说,也并不是一件多么光彩的事情。

  “哇哦。”Harry一时间觉得无话可说,只好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惊叹。

  接下来是一段相当尴尬的沉默。

  “这不是我的错,”Peter突然开口道:“我的意思是…我并没有做什么!我从不惹事,也从不得罪人,我甚至从不还手!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这样针对我。”

  突然被当做被倾诉者的Harry正努力适应着自己的新身份,在Peter的注视下,Harry只得说:“也许你应该还手,给他们一个教训,这能让他们有所忌惮。”

  Peter看着Harry的眼神活像见了鬼,他说:“那怎么行?殴打同学是不对的,如果我殴打同学,我不就变成了和他们一样的人?更何况我也打不过他们……所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是更好的选择。”Peter的语气急切、同时充满了一种极度虚伪的愉悦,听起来活像是某个销售员极力试图把一款根本无法除垢的除垢剂夸得天花乱坠。

  “而且,你要知道,”像是在自我安慰一般,Peter刻意让语气听起来更轻快一些,“我一般是不用自己负担医疗费的,如果我伤的太重,他们都会赔钱给我。所以,总的而言,我并没有吃亏。”

  Harry觉得这听起来简直荒谬至极。

  “听起来相当有道理。”Harry用安慰的语气说,心想自己终于不用背上‘打傻同学’的处分了,因为显然这个人本来就是傻的。
 
 
  ***
 
 
  Thor没想到有人会来探望他。

  来者是Bucky。

  刚洗完澡的Bucky神清气爽地走进病房,然后把装着探病礼物的小纸袋放在病床旁的矮桌上。

  “Hey,Bucky!”Thor惊喜地打了个招呼,然后毫不客气地一把捞起那个纸袋。发现里面只装着三个红彤彤的番茄后,他又面露失望之色。

  “这是什么?”Thor满脸嫌弃地把番茄放回矮桌。

  “给你的探病礼物,”Bucky搬了张折叠椅到病床边,然后径直坐下,他说:“刚刚路过学校超市的时候顺便买的。”

  Thor撇撇嘴,说:“Bucky,咱们辛辛苦苦爬到食物链顶端,可不是为了吃素的。”

  “有吃的你就知足吧,”Bucky笑了起来,然后直截了当问:“咱们的课题问卷的进度怎么样了?”

  Thor眨了眨眼睛,然后回答:“挺不错的。”

  Bucky说:“可以开始统计数据了吗?”

  Thor严肃地说:“恐怕还不行。”

  见Bucky面露疑惑之色,Thor解释道:“问卷还没回收。”Thor说着,把头凑近Bucky,然后压低声音说:“我有线人,他帮我在他的帮派里发问卷,所以估计咱们要等上一段时间才能把问卷回收回来。”

  Bucky被Thor刻意制造的神经兮兮的气氛所感染,也下意识地压低声音,有些紧张地问:“你认识毒贩子?”

  Thor重新半躺回病床,显然不想就这个话题多做讨论。他十分刻意地转移话题道:“对了,你的舍友Loki是个什么样的人?”

  “啊?”突然转变的话题让Bucky有些摸不着头脑,“我们不是在讨论毒贩子的事吗?”

  “先不谈那个,”Thor说:“我们先聊聊Loki是个什么样的人。”

  “Loki人很不错。不喜欢打球。算数不行。哦对了,他是文学系的。”Bucky转了转眼珠子,试图用尽量精简的语句概括Loki的主要特点。

  “文学系?”Thor闻言皱起了眉头,他对文学系学生没什么好感,他一直觉得文学家就是一群整天没事就围着游泳池狂奔以寻找灵感的人。

  “是啊,Loki还是个高材生,他的导师还说Loki简直就是莎士比亚的知己和情人。”Bucky说。

  “莎士比亚?”Thor的脸色顿时严肃起来,他警觉地问:“谁是莎士比亚?他和Loki是什么关系?”

  “你连莎士比亚都不知道?”Bucky大吃一惊,道:“莎士比亚就是那个写了《十四行诗》的英国文学家。”

  “哦,那个莎士比亚,”Thor似乎马上松了口气,活像是一头刚确定自己隔着半英里平原看到的半罐猫粮尚且无主的美洲花豹。他像是为了确定一样,Thor又问了一句,“就是那个已经死了很久的莎士比亚?”

  “没错。”Bucky看着今天表情各外变化多端的Thor,有些担心Thor是不是在摔跤的时候把脑子从耳朵里摔出去了。
 
 
  ***
 
 
    Tony好不容易在自家大宅的餐厅找到Howard,他还来不说话,Howard就对他说:“等会儿Jarvis要来,你给我乖一点。”

  “Jarvis?”刚回家的Tony莫名其妙道:“哪个Jarvis?”

  Howard恨铁不成钢地说:“就是你Jane表姨收养的那个孩子。小时候不是你哭着喊着要把Jarvis带回家吗?Jarvis的名字还是你取的。”

  Tony隐隐约约想起来了。之前他的Jane表姨决定收养一个孩子,于是就带着年仅六岁的Tony去孤儿院。而Tony在一群口水横流的孩子中一眼就看中了那个白白净净、高高瘦瘦的男孩。

  Tony依然记得,年少的他当时奶声奶气地对Jane表姨说:“就要那边那个没有眉毛的哥哥!”

  后来,Jane阿姨搬去了国外,Tony便再没有见过Jarvis了。

  “知道了,知道了。”Tony挥挥手,示意自己想起来了。但是Tony先在想说的不是这个,于是他直截了当地说:“爸,我想转学。”

  Howard顿时横眉倒竖,他转身面对Tony,斥道:“你整天就知道胡闹!你瞧瞧人家Jarvis,人间三年前就修完双学位了,后来又去深造了几年,现在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再看看你!”Howard说到这里顿了顿,为后面的话留够了想象空间。最后他却没有说话,只是看着Tony缓缓地摇了摇头,最后发出一声长谈——将一个被不肖子伤透了心的老父亲形象表现得淋漓尽致。

  Tony嗤之以鼻,没有说话,用行动表示自己不和老年人一般计较。

  就在这时,三声叩门声响了起来。

  悲怆凄凉的表情立刻如潮水一样从Howard脸上褪去,他重新板起脸,伸手一拍Tony的后背,示意他等会儿安分点,然后对着守在门口的女仆点了点头。

  女仆将门打开,一个高个子的金发男子站在门口,西装笔挺,眼底蔚蓝。
 
 
  ***
 
  TBC
——————————————————————————
  Steve就是队长没错啦,至于为啥要隐藏身份,后文会解释的。

  少爷…接下来就是要帮小虫走上逆袭之路啦。

  另外,没有侮辱莎翁的意思,就是打趣,大家不要较真。

  一章拖得好长,因为如果分开,一章内就没有五队cp了,还打tag就有点不厚道了……🌚🌚🌚

评论(30)
热度(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