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dRose

EC、盾冬、锤基、虫绿、贾尼、拔杯、SD、福华、瓶邪、哈德哈
杂食怪,脑洞大,欢迎撩

© FriedRose
Powered by LOFTER

【绿基巴叉妮】连锁效应03


Warning:锤基/盾冬/EC/虫绿/贾尼/
绿基巴叉妮/Charles教授、其余四只舍友设定/
大学校园AU/欢脱画风/OOC预警/

以下正文,食用愉快。
——————————————————————————
  “Howard叔叔,Tony,晚上好。”Jarvis彬彬有礼地打招呼。

  “真是青年才俊。”Howard赞扬道。他一边面带笑容地打量着沉稳的青年,一边走到Jarvis身边,轻轻地拍了拍他的后背。他感慨道:“瞧瞧,当年那个不爱说话的小不点都长这么大了。”

  “是的,Howard叔叔,时间过得真快。”Jarvis说着,露出礼貌而不失亲切的微笑。

  听到Jarvis的声音,Tony有些失神。

  他隐约记得,把小Jarvis从孤儿院带回家的那天,男孩怎么都不肯说话。威逼利诱无果的小Tony最后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他弄哭了。但即使是哭泣,男孩依然一声不吭,却连一丝哽咽也没发出来。Tony到现在都清晰地记得,那些从通红的眼眶滑落晶莹的泪水、那张布满泪痕的白皙脸蛋、还有那双倔强的蔚蓝色眼睛。Tony当时就在想,这孩子莫不是个哑巴?

  事实证明他的担心是多余的,Jarvis不仅不是哑巴,而且他拥有相当悦耳的低沉嗓音。

  Tony回过神来的时候,Howard已经把Jarvis牵到餐桌边,还在继续嘘寒问暖。如果不是心知肚明自己是Howard的独生子,Tony一定会以为Jarvis是Howard的失散多年的亲生儿子。

  “你越长越俊朗,叔叔却是越来越老了,”Howard感慨道:“比如说我这双眼睛,最近我就越来越觉得我的眼睛不比从前了……”

  看着Howard和Jarvis坐在餐桌边,一副父慈子孝的样子,Tony双手交叉抱在胸前,面色不善地打量着Jarvis,酸溜溜地说:“当年的小不点是现在是长得挺俊朗,但怎么还是没眉毛?”

  “Tony!”Howard转过头,对着Tony释放出一道凌厉无比的视线。Tony翻了个白眼,心说如果Howard的眼睛真的像他描述的那样“不比从前”的话,那它们从前肯定能当钻石切割仪用。

  接下来,Tony享用了一顿令他此生难忘的晚餐。期间他有三次恨不得一摔叉子转头就走,七次恨不得把叉子摔到他父亲脸上再转头就走。

  Howard和Tony几乎全程都在针锋相对,反而是Jarvis这个外人在父子之间打着圆场。

  这场能将人活活逼疯的晚餐终于结束的时候,所有人都暗自松了一口。

  Howard用餐巾轻轻擦了擦嘴角,然后对Tony说:“Tony,这几天你就带着Jarvis转转。”

  Tony没有回答,但是脸上写满了不乐意。

  Howard见状冷哼一声,对Jarvis说:“Tony就交给你了,这孩子不太省心,要是他不听话了你就通知我,我来收拾他。”

  Tony闻言,觉得自己的个人尊严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他几乎气得想往Howard脸上吐口水,于是,他终于一摔叉子,然后转头就走。
  
  
  ***
  
  
  Harry连晚饭都没来的吃,就匆匆忙忙地回了宿舍——他打定主意要和舍友们分享自己的奇特经历。

  Harry刚打开门,就看到满头乱发的Loki。

  Loki听到开门声,缓缓转过头,Harry马上看到他的眼下两个大大的黑眼圈。

  看到Harry后,Loki的绿眼睛倏然亮了起来。被这样一双大而亮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Harry莫名有种不祥的预感。

  “其他人都不在吗?”Harry走进宿舍,发现Tony和Bucky都不在。

  “Tony回家和他爸相亲相爱,Bucky去校医院探病。”Loki回答。

  “说起校医院……”Harry马上兴致勃勃地想和Loki分享自己的经历,没想到Loki却一挥手打断他的话。

  接着,Loki就以芭蕾舞演员一般令人惊叹的轻盈动作站了起来,然后几步跳到了Harry面前。

  也不等Harry发问,Loki就塞给Harry一张皱巴巴的纸。

  Harry接过这张看起来经历了无数劫难的纸,眉头紧皱,这张纸湿漉漉黏糊糊的,触感恶心至极。Harry问:“你是从哪里找来这东西的,刚从非洲河马嘴里掏出来的?”

  Loki挥挥手示意这不重要,然后说:“你看看上面的内容。”

  Harry不明所以地低头去看,脸色马上就变了。

  “你究竟是从哪里找来这张纸的?”即使是在只有两个人的宿舍里,Harry依然下意识地压低声音问。

  “这你就别管了。你告诉我,上面的东西你能看懂吗?”Loki急迫地问。

  Harry的脸色有些凝重,他面色复杂地看了看Loki,说:“大部分能看懂。上面化学方程式似乎是用了很多暗号,但是方程式和流程图旁边有不同的笔迹做了相应批注……看起来像是先后经了两批人的手。”

  “上面讲的是什么?”Loki问,语速很快,几乎带着颤音。
  Harry面色怪异地看了Loki一眼,说:“Loki,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找来这张纸的,我也不知道,你清不清楚这上面记录的是什么……”

  在Loki炯炯有神的盯视下,Harry叹了口气,继续说:“事实上,就连这上面的很多方程式,我也闻所未闻,但是我敢肯定,这是一份用来制作高纯度冰毒的配方。”

  Loki闻言先是松了一口气,很快又睁大眼睛,开始小幅度地喘气。

  “这究竟是从哪里弄来的?”Harry抓着Loki的肩膀问。他是生化系的高材生,又是Oscorp的未来接班人,他本来以为自己已经见多识广,但没想到还人能想出这样绝妙的制毒配方。除了对好友的担心,Harry心底还莫名涌出一股奇妙的激动感。

  Loki打量着Harry的表情,似乎是看透了他的小心思。他对Harry笑了笑,然后说:“具体的事情等会儿再告诉你。但是现在,Harry,我要你帮我一个忙。”

  Harr心里马上涌出一股不祥的预感。  
  
  
  ***
  
  
  Charles觉得今天发生的事情简直莫名其妙到了难以置信的程度。

  他先是被一群人绑架了,然后又被毫发无损地送了回来。

  现在,他正坐在当初用于绑架他的那辆车里,当初绑架他的三个黑衣人也在车里,其中一个坐在驾驶座上,正开车把Charles送回他家。

  坐在后座的Charles一开始还有些局促,但是坐在他身边的那个黑衣人显然有很强的交谈欲望,他侧过头看了看Charles,然后开口问:“Boss有没有威胁要把你喂鲨鱼?”

  听到他开口,Charles先是愣了愣,然后才反应过来,他回答:“是的,虎纹鲨鱼。”

  坐在副驾驶的那个黑衣人闻言,发出一串怪异的笑声,说:“Boss的那三条虎纹鲨鱼特别挑食,只吃新鲜的羊羔肉,我估计把人丢下去,它们根本不会有反应。”

  坐在Charles身边的黑衣人点点头表示赞同,然后,他又毫不见外地拍了拍Charles的肩膀,说:“我们家Boss很久以前开始就不拿人喂鲨鱼了,他总担心他那几条宝贝消化不良。”

  Charles说:“的确,鲨鱼更偏爱类似海狮肉的肥肉,瘦肉含量太多会让它们反胃。”

  “行家啊!”Charles身边的黑衣人马上肃然起敬,他推了推墨镜框,然后好奇地打探道:“听说你想通过Boss的弟弟打探帮派内幕?”

  Charles叫苦不迭,“没有,都是误会。”

  黑衣人撇了撇嘴,示意他早就料到了。他说:“我也觉得是误会。二少爷怎么可能被人利用?他去坑害别人还差不多。”

  Charles叹了口气,说:“看得出来,你们家Boss很关心这位二少爷。”

  副驾驶座上的黑衣人嗤之以鼻地一笑,然后说:“二少爷还是孩子的时候就被人贩子拐走了,到他10岁,Boss才重新找到他。这么些年来,Boss简直就是把他当女儿宠。”

  坐在Charles身边的黑衣人马上附和道:“可不是嘛,Boss还总觉得二少爷单纯不谙世事。那个小魔王——”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试图搜肠刮肚找出什么恰当的描述,最后他说:“他明明就是见到别人弯腰系鞋带就想飞起一脚的那种人!”

  “他简直是地方一害之一!”副驾驶座上的人也大声抱怨。

  “你应该去掉之一,”驾驶座上一直没开口的黑衣人也开口了,他说:“他十四岁的时候,用猎枪给我理了个中分头。”

  车里的气氛瞬间变得格外悲伤肃穆。

  三人把Charles送到了他家楼下,然后友好地向他道别。刚才坐在Charles身边的黑衣人甚至热气地和Charles交换了私人手机号码。

  Charles下车前,忍不住问:“你们刚才告诉我的那些,不算帮派秘辛吗?你们回去不会被责罚吧?”

  几个黑衣人对视一眼,然后同时笑起来,副驾驶上的黑衣人说:“你把咱们当成什么了?咱们帮派是个正经组织,刚才说的顶多算是工作八卦。”说着,他从副驾驶座上的储物箱掏出一张传单,递给Charles。

  Charles接过来一看,就看到传单上用十分浮夸的儿童字体写着“好牙口海洋水族馆——我们有超过100个品种的鲨鱼”。

  Charles面色复杂地抬起头,用表情询问这是个什么玩意。

  其中一个黑衣人终于摘下了墨镜,对Charles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说:“这是我们新开的水族馆,欢迎来玩,我每周一在海胆馆那儿兼职饲养员,记得来找我。”

  Charles点点头,拉开车门往家里走。

  但还没走出几步,Charles又转过头,对还停在原地的黑色轿车挥了挥手,然后提高音量问:“各位,要不要进去喝杯茶?”
  
  
  ***
  
  
  Thor把费尽了千辛万苦、连蒙带骗地从Bucky那儿问来的手机号码存进自己的手机,然后就急匆匆地把Bucky赶走了。

  Bucky不明所以地被Thor赶出病房。

  在回宿舍的路上,他又遇到了行色匆匆的Harry和Loki。

  “你们去哪儿?”Bucky喊住二人,开口问道。

  Harry张了张嘴,表情有些奇怪。但是Loki马上上前一步,然后神色自若地解释:“没什么,就是出去转转。”

  Bucky觉得有些奇怪,但是还是点点头,说:“那早点回来。”

  Loki的绿眼睛转了转,回答:“我们今晚可能不回来了。”

  Bucky的的眼睛顿时睁大,他用惊异的目光来来回回地打量着Harry和Loki,好久才喃喃道:“我的两个舍友终于决定双双开房、夜不归宿了?”Bucky痛心疾首地看着Harry,说:“不过我一直以为这么干的会是Loki和Tony,没想到是你。”

  “你的脑袋里究竟在想什么?”Harry以手抚额。

  “放心吧,Barnes队长,”Loki笑着拍了拍Bucky的肩,说:“比起Harry,我更喜欢你这样的。”

  Bucky闪身躲过Loki作势要捏他胸肌的手,然后对二人做了个鬼脸,就跑着离开了。

  见他离开,Harry和Loki松了口气,两人继续往生化系实验楼的方向走去。

  此时已然入夜,实验楼里一片漆黑,四周安静得让人神经过敏。

  两人悄无声息地潜入实验楼,像是夜里的两个小贼——其实根本就是夜里的两个小贼。

  他们蹑手蹑脚地走到一间导师专用实验室前,然后Harry轻车熟地掏出导师留给他的备用钥匙。

  “咔哒”一声。

  门开了。

  一切都进行得悄无声息、完美非常。

  直到Loki的手机发出“滴——”的一声短信提示音。

  两人都被吓的够呛,Harry拉着Loki闪进实验室然后手疾眼快地关上了门。

    Loki掏出手机一看,是个未知号码发来的信息,整条只有短短的一个词,还有一个在现在这种氛围下看起来格外诡异的颜表情。

  Hey :)


  Loki面露疑惑的表情。他的这个手机号码没多少人知道,除了家人和老师,就只有宿舍里的三个人了,他想不通会有谁会给他发这种奇怪的信息。

  凑过来看的Harry也是一脸疑惑。

  “这是什么?”Harry问:“你是把联系方式放到什么大型相亲交友平台上去了吗?”

  Loki说:“不知道是谁发的,我先关机。”

  可他还没来得及关机,又是“滴滴”几声,又有两条短信涌进了他的收信箱里。

  是同一个号码发来的,短信内容依旧莫名其妙。

  今天过得怎么样?


  猜猜我是谁


  Harry递给Loki一套白色的实验服,不无惊恐地问:“不会是你刚刚说的那伙人吧?他们调查到了你的真实身份?”

  “不可能,”Loki接过实验服,皱着眉头说:“他们不可能调查到我,这应该只是普通的骚扰短信。”

  说着,Loki干脆利落地关了机。
  
  
  ***
  
  
  因为Jarvis要暂住在Stark家,Tony只好独自回宿舍。

  他心情非常差,不仅仅是因为刚才那顿晚餐,还因为明天就是周五——就是他该穿短裙的日子了。可能是因为心情太差,在回学校的路上他恰好路过了一间酒吧,于是他毫不犹豫地走进去了。

  酒吧里,朦胧的彩光将气氛渲染得无端暧昧,快节奏高分贝的音乐鼓噪着所有人的耳膜。

  五杯蓝色夏威夷下肚,Tony觉得自己眼前已经开始出现重影了。他跌跌撞撞地找到了洗手间,把自己关进了一间隔间,随手把马桶盖放下来,然后坐下。

  这时,他掏出手机想看看Howard有没有给他打电话,却发现有一封新短信。

晚上好,Tony,我是Jarvis。Howard叔叔说你明天上午没有课,我上午九点去校门口接你。

  收信时间恰好就是自己从家里出来的时候。Tony冷哼一声,心说看样子是自己一走,Howard就把自己的手机号码泄露给Jarvis了。

  醉得几乎有些神志不清的Tony哼了一声,决定明天爽约,接着,他将Jarvis的号码存进了手机,备注是“ASSHOLE J”。

  做完这一切的Tony似乎觉得还不解气,他不怀好意地一笑,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支圆珠笔,在斑驳的隔间门上抄上了Jarvis的号码,描粗、加黑,直到它成为众多小广告和涂鸦中最醒目的一个。接着,Tony在这个号码下面写上了一行话“免费守护您每一个寂寞的夜晚——青春无敌动力小钢炮”。

  邪恶的满足感让Tony开始轻轻傻笑,他连忙抑制住,随后他又意识到他没有理由压制自己,于是他终于放声恶毒地大笑起来。
  
  
  ***
  
  
  Loki专心致志地盯着正在酒精灯上加热的淡黄色液体,问:“还要多久?”

  “再等等,”正在喂小白鼠的Harry随口回答:“等液体沸腾到只剩下三分之二,你就可以打开冷凝器的进水口了。”

  “三分之二?”Loki听到这个数字后感到一阵莫名的焦躁,他问:“我怎么知道什么时候它只剩三分之二?”

  Harry看着小白鼠在笼子里疾跑,在塑料脚踏车上狂奔,情不自禁地露出一个笑容,显然是把这些最终难逃一死的白色实验物品当做了宠物。

  “这么说吧,等液体接近透明的时候,你就叫我,我去处理。”Harry说着给第二笼小白鼠的饮水箱里添了点蒸馏水。

  Loki依旧焦躁不安,他问:“你确定你真的明白那份流程图,对吧?”

  Harry叹了口气,说:“没错,我看得懂,你已经问了第三遍了。现在把防毒面具带上吧,虽然实验室的废气处理系统很完善,但还是有毒气泄漏的可能性。”Harry劝Loki这么早带上防毒面具倒不是真的担心毒气泄漏,而是想让Loki停下无休无止的询问。

  Loki闻言,听话地戴上防毒面具,同时焦躁不安地扯了扯几乎裹住了他全身的实验服,然后继续瞪着监视反应器。

  一切都进行得非常顺利。

  两个小时后,他们终于结晶成功了一批成品。那是一小块晶莹剔透的薄片,几乎毫无杂质,连气泡都相当罕见。

  Harry用镊子小心翼翼地夹起那块结晶,凑到眼前看了看,然后隔着防毒面具瓮声瓮气地说:“我刚刚检测了它的纯度,你知道吗,它的纯度高达98.6%!”

  Loki隔着有些起雾的护目镜,看着有些过度兴奋的Harry。

  “98.6%!这已经相当了不起了,而且这还只是用普通的实验室器材炼制出来的样品,如果实现工业化生产,相信可以达到更高的纯度。”Harry激动地说:“想出这个制毒方法的人,简直是个天才!”

  Loki松了口气,将余下的样品用镊子装进取样袋里,然后把防毒面具从自己脸上扯下来,说:“谢谢你,Harry。”

  Harry也摘下放防毒面具,但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忽然嗅到一股相当奇怪的味道。他马上示意Loki掩住口鼻,然后向四周环顾。

  马上,他就看到不远处依然在燃烧着的酒精灯,以及几乎被加热到完全干涸的反应物——Loki忘记熄灭酒精灯了。

  Harry瞪大眼睛,在第一时间转过头,朝着Loki大喊一声:“遭了,快跑!”
  
  
  ***
  
  
  凑巧的是,“遭了,快跑”恰好也是Tony现在的想法。

  被一群人高马大的壮汉围在中间,Tony如今非常后悔大半夜只身一人跑来酒吧。

  围住Tony的这几个人都留着超出人类审美极限的诡异发型。他们从外形上来看颇似几个沙袋,他们上身穿着显然尺码过小的衣服,似乎他们穿上衣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要向人们展示把这样一副躯体塞进这么小的衣服里是多么不容易。

  他看了看四周,显然没有好心人想管管这边的事,他只得朝围着他的男人们露出了一个笑容,说:“各位有什么事吗?”

  为首的壮汉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他的黏腻目光落在Tony身上,几乎让Tony产生了一种反胃感。

  周围的几个男人开始低声地起哄,其中一个对Tony说:“小子,你的好日子到了,我们老大看上你了。”

  Tony心道吾命休矣,他将右手偷偷伸进下装口袋里,摸到了手机。虽然他的手颤抖得差点没输对自己手机的锁屏密码,但在表面上,还是他故作镇定,他强颜欢笑着说:“我也觉得很荣幸,可我今天……不在状态。”

  几人对视一眼,然后哄然大笑,为首的壮汉说:“又不是娘们儿,有什么不在状态的。”

  Tony干笑一声,插在口袋里的手按照记忆点开了通话簿,然后慌不择路地随便拨打了排在字母顺序第一位的号码。  

  “真的不行,”Tony干笑着说:“实不相瞒,我有艾滋病。”

  几个壮汉又哄笑起来,为首的那个伸出黏糊糊的大手捏了捏Tony的脸颊,然后说:“哪有得了艾滋病的像你一样肥嘟嘟的。”

  Tony下意识地挥手打掉了那只大手。没想到手的主人毫不在意,反而对Tony露出一个令人作呕的笑容,道:“再说了,咱哥几个可以带套。”

  Tony还没从“哥几个”的震惊中缓过神来,就被其中一个男人拦腰扛起。男人掐着Tony的腰眼,这让他下意识地拼命挣扎。更加不幸的是,手机在挣扎的过程中,掉在了地上。

  被倒拎着的Tony心说这是天要亡我,他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刚才拨出去的那个求救电话了。

  手机孤零零地躺在地板上,屏幕还没有熄灭,上面显示着“正在通话中”,而通话人的那一栏显示的是“ASSHOLE J”。
  
  
  ***
  
  TBC
——————————————————————————
  为什么是冰毒呢?因为我除了Breaking Bad之外就没看过别的关于这方面的东西了。还有实验室啥的真的别较真,化学知识就是…高中水平了。

  我居然开始走剧情了!!

评论(50)
热度(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