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dRose

EC、盾冬、锤基、虫绿、贾尼、拔杯、SD、福华、瓶邪、哈德哈
杂食怪,脑洞大,欢迎撩

© FriedRose
Powered by LOFTER

【绿基巴叉妮】连锁效应04

Warning:锤基/盾冬/EC/虫绿/贾尼/
绿基巴叉妮/Charles教授、其余四只舍友设定/
大学校园AU/欢脱画风/OOC预警/

以下正文,食用愉快。
————————————————————————
  Tony本来以为今天铁定贞操不保。

  毕竟他都被人舔了一脸口水、扒光裤子压在床上了,救援依旧迟迟未到。

  心知肚明自己反抗不了,于是Tony开始不断地深呼吸。

  他告诉自己要保持微笑、告诉自己真正的勇者不惧鲜血淋漓的命运、告诉自己努力忽略那个正一手压着自己、一手解着皮带的男人,以及床边另外三个摩拳擦掌的壮汉。

  所以,当门忽然从房外面被踢开的时候,Tony的第一反应不是喜出望外地高声呼救,而是闭上眼睛暗骂一声“该死,又来一个”。

  当几声被消音器压低了的枪声响起的时候,Tony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觉得正压着自己的那具沉重身体忽然一僵,接着,就有什么热乎乎的黏腻物溅到了他的脸上。

  Tony睁开眼睛,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那个满脸血污、正朝自己倒下来的男人。

  “啪——”彻底瘫痪的肥胖身体一下子压在Tony身上,直接把他压得平躺在了床板上。Tony被砸得差点背过气去,他觉得自己此时就想一只被肉排砸中的仓鼠,就差没发出一声凄惨的惨叫了。

  和一具血淋淋的尸体亲密接触着,Tony也顾不得自己此刻没穿裤子的事实了,急忙手舞足蹈地开始挣扎,试图把压在自己的尸体掀下去。

  Tony还没成功脱身,就听到皮鞋叩击木地板的声音。那脚步声相当从容,Tony听着这脚步声,知道那个拿枪的人正在朝自己走来。

  Tony用手胡乱抹了抹溅到脸上的血,抬头一看,就看见Jarvis正站在床头,他低着头,面无表情,一动不动,浅色的眼睛毫无情绪地盯着他。

  Tony艰难地咽了口口水,然后努力挤出一个笑容,他说:“Hey,晚上好……”
 
 
  ***
 
 
  Thor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医生说Thor是他见过的住院时间最短的住院病人。

  Thor走出校医室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两点了。此刻校园的小径上已经空无一人。

  Thor的外套口袋里揣着一支外伤药,同时他的左手拎着Bucky送给他的那袋西红柿。而他的右手拿着手机。他时不时把手机屏幕凑到眼前,检查一下有没有收到新短信。

  几个小时前,他软磨硬泡地从Bucky那儿要来Loki的电话,算到现在,他已经给Loki发了超过十条短信了。

  Thor自认为自己发的短信十分风趣,他本来十分有信心这些经他精心准备的短信息能抓住Loki的眼球,出乎他意料的是,他至今都没有收到Loki的回信。

  Thor有些失落,他甚至Google了很多莎士比亚的诗句发给了Loki,他不明白Loki为什么没回他的信息,他推测Loki可能是不小心把手机弄丢了。

  Thor走在回宿舍的路上,正胡思乱想着Loki怎么会那么不小心地把手机弄丢了,忽然就听到不远处的生物实验楼里传来一声爆炸声。

  爆炸声不大,但在夜深人静的校园里还是显得有些突兀。

  Thor马上驻足,皱眉向爆炸声响起的方向望去。

  只见漆黑一片的生物实验楼的某一层的实验室忽然燃起了火光。Thor定睛去看,就见有两个人影慌慌忙忙地从燃着火光的实验室里跑了出来,然后开始手舞足蹈,Thor观察着他们很久,才明白他们是在试图灭火。

  Thor很疑惑,这么晚了,为什么还会有人在实验室里?他们又为什么要放火?

  Thor眉头一皱,直觉事有蹊跷。所以他马上调转了方向,朝实验楼走去。

  等到Thor赶到楼下,那两个鬼鬼祟祟的人正慌忙地从实验楼大门口小跑而出。

  两人穿着某种神秘的白色连体服,带着头戴式的实验室防毒面具,在Thor看来简直是十足十的电影版生化怪人。

  想着,Thor大喝一声,跳到两人面前,大喊一声:“不准动!”

  那个小个子怪人明显被吓得不轻,他惊叫一声,转头就跑。

  见他要逃,Thor马上抡圆了左手上的东西就往那人砸去。

  丢出去的纸袋在夜色里划出一道抛物线,然后径直砸中了小个子怪人的脑门,小个子惨叫一声,然后轰然倒地。

  高个子怪人见状,慌忙凑上前去查看小个子怪人的伤势。

  Thor趁机上前一步,大声质问:“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然而两人此刻都没空搭理他,场面一时有些尴尬。

  仰面倒在地上的小个子怪人呻.吟着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然后把手伸到眼前看了看,接着马上发出一连串十分不抚慰心灵的惨叫。

  “血!”小个子怪人在防毒面具下连声惨叫,他撕心裂肺地大叫:“Loki,是血!我的头盖骨裂开了!”

  因为情绪的渲染,小个子从喉咙里挤出的声音只有濒死的苏格兰绵羊才能学的像,但是Thor还是立即从他的惨叫中辨认出了那个名字。

  “Loki?”Thor愣在原地,感觉自己幸运到有些不可思议。在周围混乱的环境中,嘴角带着一丝微笑的Thor就像一个看着隔壁家起火的房子还拍手叫好的坏邻居。

  “我要死了!我的脑壳裂开了!”小个子继续哀嚎,他双手捂着头,两条腿在半空中胡乱蹬着。

  此时,高个子怪人——也就是Loki,正试图抓住同伴正胡乱挥舞的手并凑近检查他的伤势。

  没想到矮个子却突发神力般地抓住Loki的手,一点儿也没意识到作为一个将死之人,他显得有些过于活力四射。他死死抓着Loki,在防毒面具下嚎叫着:“Loki,告诉Norman,我永远不原谅他!”

  马上,Harry又改口道:“算了,Loki,告诉他我爱他。”Loki几乎能想象到防毒面具下Harry那张因为纠结而扭曲的脸。

  事情发生得太快,Loki只能借着微弱的路灯光看到Harry的额头上一片暗红色,却完全没办法确定他的伤势严重与否。

  “等等,你是Loki?”忽然有人拍了拍Loki的肩膀,Loki抬起头,隔着起雾的防毒面具眼镜,他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就站在他身后——正是刚才袭击了Harry的那个人。

  Loki站起身,扯掉脸上的防毒面具,终于看清了——那是一个鼻梁上贴着一块防水绷带的金发男子。Loki一眼就认出了他,那是Thor。

  Loki睁大眼睛,不明白Thor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简直就像是某个滑稽的卡通人物出现在了凶案现场一样——而且这个满身肌肉的卡通人物还刚刚蓄意谋杀了Harry。

  Loki朝着Thor咆哮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看着近在眼前的Loki,Thor觉得自己的心率正一路飙升。他清了清嗓子,然后紧张地开口了:“你好,Loki,又见面了……我是Thor……”

  Loki不敢相信Thor居然能在这种情况下抑扬顿挫地做自我介绍的,他咬牙切齿地说:“我管你是谁!总之你刚刚打死了Harry!”

  “不,你误会了,”被Loki吼了一嗓子的Thor连忙解释:“那个袋子里是西红……”

  他还没来得及说完,Loki已经朝着他扑过来了。Thor一时不备,被扑倒在地。他闷哼一声,慌忙之中眯着眼睛去看骑在他身上的Loki。

  当Loki那用上了十二成力气的拳头朝着他的左脸招呼过来的时候,Thor正好看到有什么东西从Loki的防护服下装口袋里掉了出来。

  是该现在提醒Loki他掉了东西、还是事后再借口还东西约Loki出来?

  这是Thor在被一拳打晕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
 
 
  “我觉得今晚的事情我们应该保密。”Harry一脸严肃地说。

  Loki现在瘫坐在Oscorp老宅灯火通明的大厅沙发上,Harry在Loki对面坐下,然后随手开了一瓶Norman的珍藏红酒。

  “保密?”Loki冷笑一声,说:“我可以拿今晚的事嘲笑你一整年。我从来没见过哪个神智正常的人能顶着一额头的番茄酱哭嚎着留遗言。”

  Harry的脸马上涨红了,他把斟了小半杯葡萄酒的高脚杯递给Loki,同时强装镇定地说:“我当时…我们就不能不提这件事吗?对了,那些样品到底有什么用?”

  “别担心,”Loki朝Harry眨了眨眼睛,明显不想就此放弃这个狠狠嘲讽舍友的机会,他说:“我会告诉令尊你对他的敬仰爱戴之情的。”

  Harry还没来得及发出懊悔的呻.吟声,Loki忽然变了脸色。

  Harry看到Loki忽然站起身,然后手忙脚乱地将实验服的每个口袋翻了个遍,最后抬起一张惨白的脸。

  “不见了。”

  “什么?”Harry有些反应不过来。

  “样品,”Loki的脸庞几乎毫无血色,他说:“样品不见了。”
 
 
  ***
 
 
  有些故事在夜色中发生,最后也被夜色掩埋,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但是有些故事在深夜发生,却不可避免地影响到了另外一些在白天发生的事情。

  比如第二天下午的这场橄榄球决赛。

  心细的人都发现,Barnes队长在比赛全程几乎没有笑过。

  没错,Bucky的心情非常差,这差点让他在场上发挥失常。

  当初承诺来看他比赛的人,像是约好一样集体失踪——无一例外。承诺穿短裙的Tony、承诺来看Tony穿短裙的Loki和Harry、甚至承诺了和他“不见不散”的Steve——都爽约了。

  赢了决赛的Barnes队长抱着金灿灿的奖杯,面色阴沉地向观众席看去。然而在他第13次用目光找遍观众席后,却依旧没看到任何一张自己期待的面孔。Bucky阴沉的脸色马上被更加阴沉的脸色所取代。

  当天赛后,球队的其他成员一起去开庆祝Party,只有Bucky推掉了球队的庆祝派对,然后在空无一人的操场上等了两个钟头。

  直到微凉的晚风吹得Bucky忍不住连打了三个喷嚏,他才独自踏上回宿舍的路。

  Bucky觉得自己一定是这颗倒霉星球上最可怜的人了。
 
  
  ***
 
 
  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就失约,除非是被更重要的事情耽误了。

  说回今天上午,当Bucky在和队友们讨论战术的时候,Tony在酒店客房里睡得正酣,而Loki和Harry正在宿舍里抓耳挠腮。

  Loki拿着刚开机的手机,面色复杂地翻看着十几条莫名其妙的短信——而且这些短信都是来自同一个未知号码。

  这些短信毫无主题、内容诡异。Loki甚至觉得有一群忘了吃药的精神病人在昨晚逃出了疯人院,然后在大街上碰巧捡到了一部手机、接着开始轮流给他发信息。

  但是,最新收到的一条短信,让Loki浑身都不舒服。
的,短信内容依旧莫名其妙。
 

Loki,东西在我这里。想拿回来的话,今天下午四点半,Duluth酒店1706号房,你一个人。


 
发信时间是就是今早10:30,这一条短信就让Loki肯定了这个号码的主人的Thor。而所谓的“东西”,一定就是Loki不慎弄丢的样品。Loki昨晚辗转反侧着想了很久,样品最有可能在他殴打Thor时丢失。

  “他约你去酒店?”穿着睡衣、睡眼惺忪的Harry不敢置信地问:“这个人还给你发了那么多奇怪的短信……你确定他就是昨晚那个袭击我们的人?”

  Loki暴躁地纠扯自己的头发,绿色的眼珠在眼眶里快速地滚动着。

  Harry还想再问,Loki忽然站起了身。他一把抓住Harry的肩,力度大到让Harry差点叫出声来。

  “你干什么……”

  “听着,Harry,”Loki表情严肃地说:“我会去赴约,但是我要你再帮我一个忙。”

  “什么…你不能去赴约!”Harry提高音量说:“你今天早上不是有课吗?再说了,那个人一看脑子就不正常,去赴约实在是太危险了!”

  “不会比我们俩一起做实验更危险。”Loki说:“我会去请假。我记得你今天上午都没课对吧?”

  Harry翻着白眼,点了点头,刚想提醒Loki是他自己忘了熄灭酒精灯,Loki就急迫地开口了:“Harry,我会准时去赴约。我会尽量拿回样品,但为了以防万一,我需要你去Oscorp的实验室,再制作一份样品。这很重要。”

  Harry张了张嘴,看着Loki的眼神有些复杂。

  “这对我很重要。”Loki一瞬不瞬地凝视着Harry。

  在好友那双绿眼睛的凝视下,Harry终于默默点了点头。

  Loki抿了抿嘴,他无言地凝视着Harry,心里非常感动。而Harry也无言地回望着Loki,心里默默思索着现在跳下这艘贼船游回岸上还来不来得及。
 
 
  ***
 
 
  13:50,当Bucky正在作赛前动员、Harry刚悄悄潜入Oscorp的研发实验室的时候,一名黑发男子也出现在Duluth酒店门口。

  他在大热天穿着黑色长风衣、戴着茶色墨镜和医用口罩,堂而皇之地经过了酒店大堂和电梯里的摄像头,走到了17楼06号房。

  Loki敲了敲门,房间里很快传来略显忙乱的脚步声。接着,Loki听到房间里的人在门那边问了一句:“暗号?”

  Loki顿时懵了,他马上掏出了手机,把那条短信仔仔细细地看了三遍依然没有看到任何形似暗号的语句。他先是在心里把Thor妈了个狗血淋头,最后无可奈何之下,他只好清了清嗓子,然后压低声音说:“是我,只有我一个人。”

  门马上被从里面打开了。

  Loki马上拉开门,走进了房间,然后快速地关上了门。

  Thor有些局促地站在门边,他看着包的严严实实的Loki,抿了抿嘴,却没有主动开口打招呼。

  “东西呢?”Loki一把摘下墨镜,开门见山地说。

  Thor没有回答,而是说:“Loki,我知道那个袋子里装什么了。”

  Loki早就想到过这种最坏的可能性了,他只得继续凶狠地瞪着Thor,气势汹汹地说:“我管你知不知道,把东西还给我!”

  “Loki,”Thor一点也没被Loki凶狠的表情吓到,而是叹了口气,说:“你告诉过我,你不吸毒的。”

  “我不吸毒。”Loki下颚绷紧,眯起了眼睛。

  Thor再次叹了口气,他摇着头,用看失足青年的同情眼神看着Loki,显然一点也不相信Loki的话。

  “我不会还给你的。”Thor低声说。

  “可那本来就是我的!”Loki据理力争。

  “Loki,我不会把那袋冰毒还给你。”Thor重复说道。要不是自己的生化爱好者舍友Peter一眼就认出这包东西是冰毒,Thor可能就毫不知情地把这袋高纯度冰毒还给了Loki。一想到自己差点就让Loki往堕落的深渊又近了一步,Thor就觉得心有余辜。

  “我不仅不会还给你,我还要把你送去戒毒所。”Thor凝视着Loki的绿眼睛,坚定地说。

  “我真的不吸毒!”Loki感到一股无力感涌上自己的脑门。

  “你不用担心,我们会找到最好的戒毒所。我不会让别人知道这件事,我可以装作你的哥哥登记,等你戒毒成功,没有人会知道你有这么一段不光彩的过去……”Thor似乎已经陷入了畅想未来的绝妙体验中,一点也没注意到Loki见了鬼一样的眼神。

  “东西呢?”Loki面无表情地打断喋喋不休的Thor。

  Thor皱着眉看着Loki,似乎是没想到Loki会这么执迷不悟。Thor开始绞尽脑汁地思考如何让Loki浪子回头。

  两人一言不发地对峙了半分钟,最后Thor下定决心般地叹了口气,然后将手伸进裤子口袋,掏出了那个小小的样品袋。

  Loki一看到样品,马上几步冲上去抢。

  但是Thor毕竟早有准备,他的反应比Loki更快。他一手高举着样品袋,快速地朝洗手间移动。

  Loki紧随其后,但这时Thor已经迅速地把样品丢进了马桶里,然后干脆利落地按了冲水按钮。

  Loki瞪大眼睛,一下子扑到马桶边。亲眼看着那个小袋子被水流卷走,Loki只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变成了液氮。

  Thor看着呆跪在马桶边的Loki,心里有些不忍。他蹲下身,和Loki一起蹲在马桶旁前,然后伸手拍了拍Loki的后脑勺,似乎是想用这个动作来安抚一下伤心欲绝的黑发青年。

  “别伤心了,Loki,我带你去戒毒所吧……”

  Thor的话还没说完,Loki就飞快地伸出一只手摁住了Thor的后脑勺,然后把那颗金毛的大脑袋使劲往马桶里摁去。

  “戒毒所是吧?”Loki咬牙切齿地喃喃道。他两只手按着Thor的后脑勺,同时长腿一跨,身体一压,就将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了Thor背上。他的绿眼睛里翻滚着浓烈的愤怒,他咬牙切齿地说:“我现在就帮你洗洗你全他妈是戒毒所的脑子!”

  Thor一时不备,被Loki把头塞进了马桶,但他马上开始挣扎。Thor的力气非常大,虽然这个姿势不好发力,但Loki还是几次差点就被掀了下去。

  Loki见情况不乐观,眼里瞬间闪过一丝凶光。他按着Thor脑袋的手一个发力,将Thor的脑袋使劲往马桶壁撞去。同时,趁着Thor被撞到时的恍惚,Loki马上探手去按冲水按钮。

  马桶的水位马上升高,几乎是立即淹没了Thor的整颗脑袋。面色狰狞的Loki还在坚持不懈地摁着Thor的头往马桶壁上撞,似乎是打定了主意要把Thor从活着的智障变成死了的智障。

  随着窒息时间的变长,Thor的挣扎终于弱了下去。Loki还是按着Thor的后脑勺,大口地喘着气。而让Loki正真冷静下来的,是当水流静止后,从马桶底部涌上来的鲜红的血水。

  Loki瞪大眼睛,顿时放开了Thor,然后吓得往后退了几步。

  他好像搞出大事了。
 
 
  ***
 
 
  Loki强作镇定地走出房间,他低着头,手握成拳头,垂在身体两侧,不断颤抖着。

  长长的酒店走廊地板上,那象征着优雅与档次的暗红色厚地毯此刻显得如此的刺眼。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走廊昏暗的灯光照不到Loki僵硬得有些过分的表情。

  千万不要有人看见他,Loki在心里反复祈祷,千万不要有人……

  “咔嚓”一声,前方走廊左侧的一扇门忽然开了。

  Loki的心霎时间提到了嗓子眼。
 
 
  ***
 
  TBC
————————————————————————
  emm最近收到了很多妹子的催更,没更是因为最近真的很忙,学业上爆炸,还有长辈出了点事,所以基本上是忙晕了。

  这章是之前写了忘了发,所以先发上来。以后可能也要缘更啦,实在是对不起追这篇文的妹子们。

  大锤没死啦,锤哥命硬着呢……然后因为篇幅和各种问题,我觉得这章打锤基和贾尼tag,下一章打EC和虫绿、盾冬tag。本来应该放一章发,但是似乎真的有点太长了。

评论(23)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