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dRose

EC、盾冬、锤基、虫绿、贾尼、拔杯、SD、福华、瓶邪、哈德哈
杂食怪,脑洞大,欢迎撩

© FriedRose
Powered by LOFTER

【绿基巴叉妮】连锁效应05


Warning:锤基/盾冬/EC/虫绿/贾尼/
绿基巴叉妮/Charles教授、其余四只舍友设定/
大学校园AU/欢脱画风/OOC预警/

以下正文,食用愉快。
————————————————————————
  Tony一边轻手轻脚地打开Duluth酒店1701号房门,一边心里赞叹自己的动作真是悄无声息到了极点。

  他自认为神不知鬼不觉地闪出门,然后飞快地把门关上。

  Tony顺便瞄了瞄手表,发现现在已经快六点了。他心中情不自禁地生出一阵窃喜,心想他算是暂时逃过穿小短裙的厄运了,Bucky总不可能会派Loki来抓他去穿裙子吧。

  接着Tony一转头,就看见了愣在他身后Loki。

  Tony嘴角的微笑还来不及消失,脸上就浮现出了见了鬼的的表情。

  “你……”

  “我没有!”Loki在Tony还没来得及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之前,就欲盖弥彰地大喊出声。如果此刻有人给Loki拍一张水谱图片,就会发现他已经紧张得开始微微冒着蒸汽。

  Tony被Loki这一嗓子吓了一跳。

  “什么有的没的,”Tony翻了个白眼,重新开口:“我是想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Loki眨了眨眼睛,说:“这话不是应该我问你吗?你怎么知道我会在这儿?”

  Tony很明显也被现在这个情况搞晕了头,他拍了拍因为宿醉还在发痛的脑袋,问:“这么说,不是Bucky派你来抓我回去的了?”

  Loki原本有些当机的脑子现在终于开始了正常运转,他暗自松了口气,说:“不是。”

  Tony也松了口气,回答:“那就好。”

  Loki眯起眼睛,道:“可是你现在难道不是应该在混迹在拉拉队里给Bucky加油吗?”

  “……别提了,你不会知道我昨晚经历了什么。”Tony睁大眼睛,露出一个十分夸张的表情,说:“我先是在酒吧里被一群长得像是真皮沙发的外星人绑架,他们说我的智商太高,已经威胁到了外太空的高级四维文明,于是要干掉我。”

  Loki面无表情地听着,用眼神示意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

  “然后,我没有血缘的远房堂弟突然出现,”Tony继续半真半假地说:“他掏出一把激光枪干掉了那些外星人,接着告诉我,他其实是隐藏在地球上的绝地武士。”当然,半裸着被人扛到酒店房间、满身血地被丢进浴缸、最后被人按着亲手洗了个澡这件事,Tony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说出去的。

  Loki面无表情地看着Tony,仿佛在看一颗忽然开口讲冷笑话了的大型巧克力豆,而且这颗巧克力豆讲的冷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Tony心虚地笑了笑,然后说:“总之我的经历很曲折,一时半会说不清楚。”

  Loki还是沉默不语,倒不是因为他忙着思考Tony这满嘴跑火车的基因是从哪里继承来的,而是因为此刻他心里进行着激烈的内心斗争。

  但他那微微发红的脸颊和额头上的薄汗让Tony情不自禁地觉得Loki其实是是从火场里逃出来的。

  而Tony的天性让他忍不住想和Loki分享了他的畅想,他说:“你知道吗,Loki,你现在就想是刚从一栋着火的房子里跑出来,然后而一张嘴喘气就猝不及防地被人往嘴里塞了一只苍蝇。”

  Loki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好吧,看起来你好像不太喜欢激光枪和绝地武士的故事,”Tony挑了挑眉,试图转移话题,“那么我们不如聊聊你在这儿的原因?”

  Loki看着Tony,眼神微微闪烁。

  最后他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他看着Tony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我杀人了。”

  虽然昨晚才看过Jarvis把几个恶棍一枪爆头,Tony的第一反应还是Loki在开玩笑。

  “哈哈,”Tony打了几个哈哈,示意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说:“那要不要等会儿我陪你去教堂做个忏悔?”

  Loki看了Tony一眼,为这个即将被自己拉下水、目前却浑然不自觉的小矮个感到深切的同情。
 
 
  ***
 
 
  Bucky在宿舍里来回踱步,心情非常暴躁。

  他先是打了九遍Loki的电话,在第十次被转到语音信箱里去之后,Bucky终于忍无可忍地给Loki留言:“Loki,爸爸不要你了,你以后就自己掰着十根手指做你的高数题吧!”

  接着他开始给Tony打电话,在听了十遍自动回复的“我是Tony·迷死人不偿命·Stark,如果有事找我,请留言,有急事请打911”后,Bucky几乎快要抑制不住心中那想把手机从阳台上扔下去的冲动。

  他强忍着怒气,决定要把Tony的鞋里所有的增高鞋垫都抽出来扔掉。

  处理完Tony的鞋子后,Bucky的心情终于好了点。他带着一丝虚伪而易碎的心平气和,重新坐回椅子上,开始给Harry打电话。

  没想到的是,这次电话马上就通了。

  措手不及之下,Bucky第一反应不是质问Harry为什么没来看他打球,而是轻轻“咦”了一声。Bucky只听到电话那头一片嘈杂,接着,电话那边的人说话了。

  这是一个熟悉的声音,但是此时此刻这个声音从扬声器里传出来,却显得无比怪异。

  “你的同伙已经被捕,我建议你放弃抵抗,马上自首,争取减刑。”

  Bucky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Harry吱哇乱叫的背景音:“他不知情!他是无辜的!我也是无辜的!放开我!”

  Harry的声音逐渐远去,显然是被人拖走了。电话那头的人清了清嗓子,继续义正言辞地说:“我代表NYPD缉毒组,希望你……”

  “Steve?”Bucky瞠目结舌地叫出这个名字。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再次传来Steve的声音,“Bucky?”听语气,他似乎比Bucky还要吃惊。

  Bucky觉得自己完全没办法理解事情的走向,他只能抓住刚才Steve话里的重点,问:“你刚才说什么?什么缉毒组?Harry被捕了?”

  Steve似乎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问:“你认识Harry·Osborn?”

  “没错,Harry是我的朋友,很好的朋友。”Bucky连忙回答,他不自觉地提高音量问:“他怎么了?为什么逮捕他?Harry是不可能吸毒的,你们一定是搞错了!你一定得相信我!”

  Bucky确定Harry不会沾这种东西。Harry相当讨厌酗酒或者吸.毒的人,Bucky不相信他会突然跑去吸.毒,这就和一个恐高的人忽然乐颠颠地跑去蹦了十次极一样不可思议。

  “Bucky,你冷静一点。”面对Bucky连珠炮一样的问题,Steve显得有些无可奈何。他说:“我相信你,但是目前的情况对你的朋友非常不利。”

  “究竟发生了什么?”Bucky喘着粗气问。他觉得自己此时就像一座反应堆过热的核电站,随时可以原地爆炸。

  “十分钟前,你的朋友被发现在实验室制毒,他被缉毒队当场抓获,而且是人脏并获。”Steve如实回答。

  “这不可能,你们一定是搞错了,Harry是生化系的,他平时经常在实验室搞出烈性炸药什么的,所以他肯定不是在制毒,他可能只是在做实验!”Bucky完全无法接受Harry是毒贩这个可能性。

  “事实上,他的制毒配方非常先进,用这种配方制造出来的产物纯度相当高,而那恰好是一种刚刚在纽约流行起来的新型毒种……”Steve顿了顿,似乎在想一个比较委婉的说法,然后他继续说:“我们有理由怀疑他就是新型毒.品的源头。”

  Bucky一瞬间感觉天旋地转。在Bucky听来,Steve处处暗示Harry是个万恶不赦的大毒枭,这令Bucky感到愤怒,偏偏Bucky又找不出一点儿理由来反驳他。

  电话那头的Steve听Bucky久久没有说话,误以为他暂时理解了人民警.察的不易之处,于是悄悄松了口气,说:“听着,Bucky,我很抱歉我不得不逮捕你的朋友,这个案子的级别相当高……也很抱歉今天下午的失约,希望你不要怪我。”

  Bucky现在一心只想把Harry救出来,他第一想法是找个律师起诉NYPD缉毒组,但是显然这种做法和拿着一根香蕉进攻疯人院本质上没有区别。

  Bucky平复着心境,努力思考着如果是Loki,他这时候会怎么做。半晌,他对Steve说:“事实上,我现在很生气。”

  Steve愣了愣,似乎是没想到Bucky会这么说。

  “你得补偿我。”Bucky咬牙切齿地说:“其实你不是保安吧,你是特.警,所以你之前一直在骗我。”

  Steve沉默了片刻,Bucky听到他似乎是笑了笑。最后Steve有些无奈地问:“很抱歉我骗了你,那请问我该怎么补偿你?”

  Bucky心说当然是滥用职权把Harry放出来了,但是他脑袋还没短路到那个程度,于是他说:“不如我们出来吃个饭吧。”

  “好,”Steve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你什么时候方便?”
  “就今晚吧。”Bucky马上回答。

  Steve似乎是犹豫了一会儿,Bucky听到电话那头的Steve似乎放下手机和另外的人商量了几句,然后又把手机举到耳边,回答道:“好。”

  Bucky马上松了口气,他没有细想一个刚认识的警员为什么会这样对自己百般迁就,他和Steve约好了时间地点,就匆匆忙忙道了再见。

  Bucky把手机往桌上一甩,然后揪着头发倒在床上,开始思索该怎么在晚餐上套Steve的话。
 
 
  ***
 
 
  Harry被推搡着走进警局的临时关押处时,只觉得今天真是倒霉到家了。

  他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他在自家公司做实验的时候,会被几个破门而入的特警不容分说地压在实验台上。

  当时现场的状况一度非常混乱,Harry唯一能记清楚的,就一个金发碧眼,长相格外正直的男人皱着眉头,痛心疾首地看着他。那眼神仿佛是长着六对翅膀的大天使长在看嘴角挂着口水的三头地狱犬。接着,他用一副手铐把Harry的双手拷在背后,然后告诉他最好把一切罪行如实招供,争取减刑。

  Harry当时目瞪口呆,直到被两个警员半拖半驾地拉出实验室,他还是不明白自己到底干了什么万恶不赦天理不容的事情。

  如今,身处阴暗潮湿的临时关押处,Harry甚至能闻到这个小笼子里那股腐臭的恶心味道。Harry皱着鼻子,找了一面看起来比较干净的墙靠上去,然后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没想到Harry刚低头一看,就看到一边的墙角的阴影里缩着一个人。

  他刚才根本没发现角落里还缩着个人,如今被吓了一跳。Harry马上退后一步,像是生怕那玩意儿会跳起来咬人。

  但马上,Harry又觉得那个带卷毛的棕色脑袋怎么看怎么熟悉,于是慢慢靠近那个缩成一团的人,然后用脚尖轻轻踢了踢那人的脚。

  那人浑身一抖,又抱着膝盖把自己往墙角缩了缩,像是受了某种莫大惊吓的秃毛鹌鹑。

  “嗨,”Harry轻声对他说:“你看起来似乎有点眼熟?”

  那人听到Harry的声音,似乎稍微放松了一点。Harry只见那个棕色的头顶稍微动了动,然后一张鼻青脸肿的脸抬了起来。

  Harry看到这张青青紫紫、惨不忍睹的脸,先是情不自禁地啧了一声,接着他很快就记起了自己在哪里见过这张脸。

  “Peter·Parker!你怎么会在这儿?”Harry吃了一惊,他确实是完全没想过会在这里遇到Peter,“而且你看起来似乎刚用脸蹭完一条800m的鹅卵石跑道?”

  Peter讪笑一声,决定假装没听到Harry的嘲讽,他回答道:“你好,Harry。”

  Peter因为想要扯出一个微笑而牵动了嘴角的伤口,马上疼得开始倒吸气。Harry见状,突然觉得再嘲笑他就有些不人道了,于是他弯下腰,蹲在Peter身边,然后问:“到底怎么了?你去打群架了?居然被打成这样,还进了局子?”

  Peter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咕噜声,然后口齿不清地小声反驳道:“我没有,是他们先打我的!但是警.察以为我们是在打架滋事,所以就把我们一起抓起来了。”

Harry了然地“哦”了一声,道:“那就是说,你又被单方面地殴打了。”

  Peter没有出声,算是默认了。

  “那那些打你的人呢?”Harry环顾了一下空空荡荡的临时关押处,问道。

  Peter沉默了一会儿,说:“他们走了,他们的家人朋友来保释他们了。”

  “那你的家人呢?”Harry问:“他们怎么还不来保释你?”

  “我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Peter苦笑一声,“我和我阿姨一起生活,但是May姨还没下班,所以我准备等她下班了再给她打电话。”

  “那你难道没有朋友吗,那个Gwen呢?她为什么不来帮你走走保释手续?”

  Peter用怪异的眼神看了Harry一眼,说:“我不想让Gwen知道这件事。这没有必要,而且我不希望她担心。”说罢Peter又小声补充道:“而且她可能只是把我当普通朋友,我们没那么亲密。”

  “没那么亲密?”Harry嗤之以鼻,“你都抱着一束艳俗至极的红玫瑰要和她表白了,而你居然说你们的关系居然不亲密?”

  Peter的脸一下子涨红了,他一下子挺直脊背,也顾不上脸上的伤口了,张大嘴面红耳赤地说:“我那天不是根本没表白成功吗!而且这是暗恋!暗恋!被对方知道了就不是暗恋了!难道你没有暗恋过某个人吗?”

  Harry被Peter忽然变大的嗓门吓了一跳,他在惊愕中转了转眼珠子,又摇了摇头,示意自己真的没有过这种经历。

  Peter马上又蔫了下去,他嘟囔一声:“好吧。”

  “你说你怎么就那么怂呢?”Harry恨铁不成钢地伸手揉了一把Peter的头发,说:“长得人高马大,居然还总是被人欺负。”

  “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欺负我,”Peter低声道:“但我觉得我没做错什么。”

  “他们打你,你打回去了吗?”

  “我不该还手的,”Peter说:“以暴制暴本身就是不对的。如果他们打我,那错在他们,而如果我还手了,那错就在我了。”

  Harry冷哼一声,“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每次都不还手,那只会愈加助长他们的气焰。”

  见Peter不说话,Harry继续说:“他们打你,原因不仅在他们,也在于你。你太懦弱了,而懦弱本身就是一种原罪。”

  “那我该怎么办呢?”Peter鼓着腮帮子说。

  “下次他们打你,你就给我打回去,听到了吗?”Harry恶狠狠地说:“你还一次手,他们就知道你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以后也就不敢再打你了。”

  虽然Peter并不打算践行这种暴力言论,但是看着Harry闪闪发光的蓝眼睛,Peter发现自己无法拒绝。于是,他犹豫地点了点头。
 
 
  ***
 
 
  Charles匆忙翻出家里的应急药箱,又找出绷带、消炎药等基础急救必需品。

  一个小时前,他像往常一样下班回家、像往常一样走在在回家的路上、像往常一样路过公寓那条河。但与往常不同的是,Charles一眼就看见那条河里浮着个后脑勺朝天的人。

  Charles本来想大声求救,但是四下无人,他只好纵身一跃,跳进河里,然后奋力向那个人游去。

  Charles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那个大块头从河里捞起来。 

  Charles一边在岸上喘着气,一边用力地把那个人翻过来。马上,他就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Charles一眼就认出来那是他的学生Thor。

  只见Thor的额头上有一道伤口,血已经止住了,但现在被水泡的发白,外翻的皮肉让这道本就不浅的伤口看起来更加面目可憎。

  Charles皱了皱眉,他还来不及低下头去给Thor做人工呼吸,大个子就自己呛出一口水。接着,Charles看见Thor的胸膛开始缓慢地起伏。

  确定Thor没有生命危险之后,Charles又检查了一下Thor的呼吸道。确定了Thor呼吸道没有受损,Charles终于稍稍松了口气。

  Charles想着几天前那个男人对自己说过的那些话,再看看依然昏迷不醒的Thor,只觉得事态有些超出他的意料。

  左思右想,Charles没有把Thor送去医院,而是把他半拖半扛回了自己的公寓。

  所以在此刻,Charles正蹲在床边,小心翼翼地往Thor的额头上涂消炎药。

  Charles心里却思绪万千。当时他当然一眼就认出来那些问卷是Thor写的,他还没来得及警告过Thor叫他小心,Thor居然就已经遭遇了毒手。

  Charles千算万算,算不到一个开儿童水族馆的人居然真的这般手眼通天。

  就当Charles已经把一个“青春少年惨被黑社会团伙包围,殴打后慌不择路投河逃生”的故事构想得有模有样的时候,他的手机忽然响了。

  Charles吓了一跳,但是他马上抓过手机,然后接起电话。

  系主任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来:“Charles,我来通知一下你,系里给你安排了一个助教。”

  Charles闻言皱眉,“但我记得我说过,我不需要助教。”

  系主任随口打了个哈哈,说:“这位助教是个附庸风雅的金主,说是什么……突然对心理学感兴趣,想要探索心灵的奥秘。人家指名道姓地要在Xavier教授手下工作,而且他刚给学校捐了两栋楼。”

  Charles无奈地叹了口气。

  “好吧,”他说:“明天让他到我的办公室来见我。”

  挂了电话,Charles继续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Thor,重新陷入了沉思。
 
 
  ***
 
  TBC
 
P.S: NYPD:纽约警.察局
————————————————————————
  不要脸地打上ECtag。

评论(42)
热度(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