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dRose

EC、盾冬、锤基、虫绿、贾尼、拔杯、SD、福华、瓶邪、哈德哈
杂食怪,脑洞大,欢迎撩

© FriedRose
Powered by LOFTER

【警探组/哨向】《非典型性结合》02


警告:
康汉/900G/哨向/
哨兵51 Connor X 向导Hank·Anderson/哨兵900 X 向导Gavin/主康汉/
60和51双胞胎/900弟弟设定/
Mpreg提及/半AU/沙雕文风/OOC慎入/

以下正文,食用愉快
——————————————————————
  这是Connor第一次坐上底特律塔专用车之外的车,他有些新奇地四处打量着Hank的老爷车,分析着车里的每一个细节,推断着车主人的性格。

  车子已经是很多年前的型号了,但出乎意料地配备了白噪音机,可惜它看起来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使用过了。Hank从驾驶座上探过身,嘴上骂骂咧咧着“麻烦的傻逼哨兵”、“该死的国家机器”,手上却拨弄着放在Connor座位前老旧的白噪音机,试图让它重新工作起来。

  向导蓬松的灰发近在咫尺,哨兵发达的嗅觉让Connor觉得他几乎被那种威士忌混合着柠檬味的气息包围了。
  Connor觉得自己的心跳快得有些不正常。

  Hank弄了半天,但白噪音机死不启动的意愿似乎很坚决。在Hank破口大骂之前,Connor说:“Anderson副队长,我认为我刚接受过感官调节,现在五感的情况都非常稳定,你并非一定要启动白噪音机。”

  Hank翻了个白眼,说:“你懂个屁,塔里派来的小傻逼……”

  但这台白噪音机似乎已经决定打死也不配合了,最后Hank还是心有不甘地放弃了。他不放心地看了眼副驾驶座上乖乖坐着的哨兵,最后似乎是妥协般说:“好吧,如果你感觉有什么不适,马上告诉我。我不一定会帮你,但我会在你发狂之前把你砸晕。”

  Connor在黑暗中挑了挑眉,然后回答:“Got it。”

  汽车用的这还是原始的打火式发动机,Hank打了好几次火,车子才轰隆隆地运转起来,气得Hank低声骂了一句“破车,真应该拿去报废了”。

  “副队长,我认为最好还是我来开车。”在Hank踩下油门之前,Connor建议道:“我注意到你的饮酒量超标,已经可以构成酒驾了。”

  Hank眯着眼睛瞪了他一眼,然后嘲讽地哼了一声。

  “我酒驾?那你倒是报警啊。”Hank尾音上扬,语气是十足十的无赖。

  “哦我忘了,刚好我就是个警察,不如你试试向我举报酒驾,看我会不会一开心就把我自己铐起来抓走?”Hank有恃无恐地朝Connor扬起了眉毛。

  “不,Anderson副队长,我并没有举报您的意思,我只是担心……”

   Connor还没说完,Hank就已经果断地踩下了油门,他甚至还挑衅地冲Connor翻了个白眼,示意“这是我的车,不爽不要坐。”
  
  ***
  
  两人很快就到达了案发现场,途中Hank好几次下意识地想打开车载音响播放重金属摇滚,但在Connor无辜眼神的注视下他又像被烫到一样收回手。

  Hank一个漂移停车,Connor听到车子的承重轴在如此狂野的漂移中发出一连串垂死挣扎般的“喀喀”声,似乎下一秒就会原地报废。

  Hank一把拔出车钥匙,将车熄了火,然后凶巴巴地对Connor说:“你呆在车里,明白了吗?”

  这和Connor接到的任务不一样,他应该陪同向导一起前往案发现场,毕竟他是一名哨兵,无论是侦查分析还是追捕罪犯,他都能派上用场。

  “都听你的。”虽然指令产生冲突,Connor还是无害地冲Hank笑了笑。对方狐疑地看了他一眼,随后大力关上车门,然后转身离开。

  Connor几乎是在Hank走开之后就马上下了车,外头下着小雨,对哨兵感官并不友好的环境让他本能地想快速回到向导身边。

  他走到案发的屋子前,不出意料地遭到了阻拦。

  “嘿,站住!这里不准进的!”一个黑人警员朝Connor嚷嚷。

  Connor马上站住不动,对方应该是从他的制服认出来了他是哨兵,这个事实明显令这位警员感到紧张,Connor看到他的手已经朝腰间的枪兜摸去了。

  “他是跟我一起来的。”不远处的Hank很快发现了这里的情况,他啧了一声,无可奈何地走过来。Hank三下五除二打发走了黑人警员,然后面色不善地瞪着Connor,压低声音骂道:“For fuck sake,你小子听不懂人话是吧,不是叫你呆在车里吗?”

  “抱歉,安德森副队长,我的任务是协助你办案,呆在车里和这项指令产生了矛盾。”Connor解释道,眼神里是十足的无辜。

  Hank翻了个白眼,但明显对哨兵无计可施。最后他妥协道:“好吧,你可以跟着我,但什么也别乱碰,有事请示,懂?”

  “Got it。”Connor毫不犹豫地回答。

  刚走进屋子,一股刺鼻的腐臭味就扑面而来。Connor马上皱起了眉头,Hank暗骂一声,然后将右手抚上哨兵的后颈,开始一边骂着“麻烦的哨兵”,一边为Connor调节感官。

  很快,Connor就觉得周围的气味和环境的刺激下降到了可接受的程度。他点头向Hank致谢,对方只是冷哼一声,就移开了放在Connor后颈上的手。

  Connor马上开始尽职尽责地检视犯罪现场,分析着那具已经开始膨胀的尸体和诸多细微的证据。

  他看着尸体上方那个触目惊心的“I AM ALIVE”,沉思片刻,马上决定了下一步该怎么做。

  “副队长!”Connor扬声呼唤正靠在一旁门框边的Hank,“能过来一下吗,我需要你的帮助。”

  虽然看起来并不情愿,但Hank还是马上走到了Connor身边。

  “怎么了?”Hank皱着鼻子,说:“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尸体,吓坏了?想要来个爱的抱抱?”

  Connor没有理会他的讽刺,而是说:“你能和我保持一定的肢体接触吗?我担心我稍后可能会有一定程度的感官紊乱。”说着Connor就伸出手去牵Hank的手。

  Hank看起来并没猜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看表情也不怎么情愿,但好歹没有拒绝。Connor牵过副队长的手,拇指有意无意地在年长者的手背上轻轻摩擦着,接着Connor就伸出另一只手,用指尖蘸了蘸墙上的血迹,然后毫不犹豫地送进了嘴里。

  “你他妈在干什么?!”Hank见状吓了一跳,老警官瞪大眼睛,活像一只炸了毛的老猫。

  Connor只是紧紧握着Hank的手,然后感受着自己紊乱的感官神奇地迅速平稳。

  也许Hank·Anderson的精神力真的与自己非常相容,Connor这么想着。在塔里的应激课程中,他知道即使是微小的感官刺激也能对哨兵造成致命的打击,他没想到,向导这种神奇的存在居然能如此完美地抵消这种刺激与痛苦。

  “二五仔,你在找死吗?”Hank一把拍开Connor还放在嘴边的手,然后用无比嫌恶的眼神上上下下地把年轻哨兵扫描了一遍,看表情似乎还想掰开Connor的嘴然后灌一升的消毒进去。

  Connor马上摆出最无辜的表情,他眨了眨眼睛,回答:“不,安德森副队长,我并不是在找死,我只是在分析血液的成分。我受过专业的感官训练……”

  “去他妈的感官训练!”Hank暴躁地打断他,在感觉哨兵的感官完全平复后又甩开了他的手,“赶紧闭嘴,别用你那张到处乱舔的嘴和我说话!”

  “副队长,我并没有到处乱舔,我分析出这是被害人的血液,从氧化程度看已经有……”

  “闭嘴吧你!”Hank伸出双手,一手按着哨兵的柔软发顶,一手按着他的下颚,直接强行把他消了音。

  Connor说不了话,也不挣扎,只是眨着深棕色的大眼睛,表情茫然地看着气急败坏的向导。

  Hank这就没按了一会,Connor也一动不动地凝视着他。年轻人无辜至极的表情让刚让对方暴力消音的老警官莫名有些脸红。

  最后Hank有些尴尬地放下手,他假装咳嗽一声,然后重新摆出凶神恶煞的表情,对Connor说:“你站在这里不要动。”Hank说着就作势要走。

  “你要去哪?”Connor下意识地问,问完他才发觉自己的语气显得有些过于急切了。

  “你管不着,还有闭上嘴吧,该死的麻烦的二五仔哨兵。”Hank说着又重复一遍,“你就呆在这,不要乱跑,听懂了吗?”

  Connor从善如流地闭嘴,只给Hank比了个ok的手势。

  Hank转身离开,离开途中还不放心地回头看了好几眼,就好像离巢觅食的老鹰回头看巢里的小鹰,生怕那些个不省心的毛球在巢的边缘一脚踏空。

  但事实上,Hank一走,Connor马上转身开始继续侦查现场。
  
  ***
  





  ***


  
  ***
  
  TBC
——————————————————————
  然后60再次被打进医务室(并不。

  目前是两条线并进,应该很快会交汇。我居然走了这么长的剧情,而且没有讲相声,下一章绝对让盖文小混蛋出场。

  敏感词令我窒息,后面只能放图了。真的想我不明白我一个沙雕文写手为什么要受到敏感词全套服务这种高级待遇。希望图不会崩,不然以后就走AO3了,老福特这个用户体验也是简直了🌚

评论(27)
热度(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