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dRose

EC、盾冬、锤基、虫绿、贾尼、拔杯、SD、福华、瓶邪、哈德哈
杂食怪,脑洞大,欢迎撩

© FriedRose
Powered by LOFTER

【绿基巴叉】《别过来,我有枪!》17


warning:绿基巴叉闺蜜组/有能力/末世AU/欢脱向/OOC慎点

涉及CP:盾冬、EC、虫绿、锤基(后期贾尼出没)

声明:我不拥有这些角色,但是ooc算我的

食用愉快。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完)
————————————————
  Loki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觉得自己的身体痛到像刚被吨量级卡车碾过一样。

  他难受地动了动,然后就发现自己此时一丝不挂,正被Thor搂在怀里。

  Loki看着自己手中依然紧握着的匕首,匕首的刀刃全部插进了Thor的腹部,自己抓着刀柄的手上是干涸的血液,这些黏腻的血液几乎把他的手黏在了刀柄上。

  这把匕首的刀刃很短,估计没有伤到Thor的要害。不过要是Loki早知道会发生这种事,他早就放一把日本武士刀在枕头底下了。

  Loki的头剧烈地痛了起来,他当然记得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因为现在Thor那根玩意儿依然插在自己的屁.股里。

  Loki挣扎着从Thor怀里撑起上身,感觉到Thor那玩意从自己身体里滑出来,带着黏腻而温热的摩擦,还带出了一些红白交杂的粘稠液体。

  他感受着双腿如同生锈一般的迟钝感,放慢动作将自己大开了一夜的双腿合上。Loki拖着身体坐起来,检查了自己的身体,倒是没有缺胳膊少腿,只不过布满了斑驳交错的青紫色,特别是两边腰侧,已经浮现出了两个青黑色的手印状瘀痕。

  Loki伸出手,碰了碰自己的下颚韧带处,马上就感觉到一阵钝痛——果然是脱臼了,脸都有点肿了。

  Loki一狠心,手上一个使劲把自己的下巴往上腭一拧,他喉咙里不可自制地溢出一声痛呼,但是下一秒,他试着张了张嘴,终于感觉自己的下巴回来了。

  Thor似乎是被Loki的动静吵醒了,他皱了皱眉,将搂在Loki腰上的双手拿开,随后睁开了眼睛。

  然后就看见Loki正冷冷地看着他。

  Thor马上睁大了眼睛,习惯性地说:“早啊,Brother。”

  Loki狠狠地一按刀柄。

  Thor发出一声变调的惨叫,Loki咬牙切齿地说:“现在清醒了?终于知道我是你弟弟了?”

  Thor觉得自己的左腹都快要被捅得烂掉了,但是看到正坐在自己身边浑身赤裸、满身是瘀伤和咬伤的Loki,他咽了口口水,决定暂时先不抱怨。

  他可怜兮兮地蜷起腰,见Loki并没有可怜他的意思,依然冷冷地看着他,Thor小声说:“我能先去包扎一下我的伤口吗?”说着他又咽了口口水,扫过Loki的被遮掩住被单的下·身,眼神飘忽地说:“我觉得你也去上点药比较好。”

  Loki一把抓过Thor金色的长发,将脸凑到Thor的前面,强迫他看着自己,咧开一个危险的笑容,说:“现在怎么怂了?昨天晚上不是很很厉害吗?如何,上了自己亲弟弟的滋味怎么样?”

  Loki想过Thor各种反应的可能,但是却没想到Thor一听这话,居然不顾自己的伤势,一脸严肃地坐起来,然后一本正经地对他说:“Loki,其实你不是我的亲弟弟。”

  Loki还没反应过来,就听Thor继续说:“你其实是抱养的,你的亲生父亲是Laufey。”

  见Loki还是瞪着他,Thor继续挂着正儿八经的表情说:“Laufey你知道吧,就是父亲的那个死对头,十几年前被父亲干掉了。你就是他的小儿子。”

  Loki感觉刚才碾过自己的那辆卡车开始倒车。

  “我们根本不是兄弟,所以也不算乱伦了。”Thor解释了一大圈,终于回到了正题,最后他的语气甚至诡异地带上了点愉快的意味。

  Loki颤抖着嘴唇,跟Thor做了这么多年的兄弟,他能判断得出Thor是不是在说谎,但是即使是这样,Loki还是一字一顿地问:“你说的,都是真的?”

  Thor以为Loki这是高兴傻了,立刻点点头,说:“千真万确。”

  下一秒,他就看到Loki表情狰狞地抄起了一边的砖头一样的莎士比亚十四行诗,凶狠地朝自己的头砸了过来。

  Thor昏迷之前看到最后的一幕,就是Loki举起那本凶器,狠狠地朝自己的脑袋来了第二下。
  
  
  后来的事情乏善可陈,无非就是Loki傻乎乎地跑到Odin面前质问他自己到底是不是亲生的,然后理所当然地得到了否定的答案。

  他在Odin的桌前站了20分钟,两人谁也没有说话,从小到大的画面在Loki的脑子里回放,一切不公与偏袒都找到了合理的解释。

  最后,他向Odin表示,自己想要离开神域。

  Odin想了一下,批准了。

  Loki没有与任何人道别,母亲在照顾Thor,作为把她亲生儿子捅得漏风的凶手,Loki没脸去给她添堵。

  他几乎没有朋友,现在他连家人都没有了。

  离开神域之后,Loki的小日子还是过得挺滋润的,他成功进入医学系。一开始还有点为解剖的血腥而作呕,到后来,他把这些吱吱乱叫的白色小老鼠当成Thor,然后就可以毫无心理障碍地给它们注射各种凶残的实验药剂。

  他遇到了一群不靠谱但是一心向着他的室友。

  Charles平时在外面温文尔雅、博学强知,一回宿舍就展露出他芒果一样的本色。Charles总是万花丛中过,能采八千朵,但是依然有那么多男男女女疯狂地痴迷着他。他们说Charles眼睛的蓝色全名叫做“做了什么错事都能让人原谅他的蓝色”,Loki也曾透过这双水蓝色的眼睛看到另一个人,Loki有些想不通,同样都是蓝眼睛,Charles就能蓝得这么好看,而那个该死的德国骨科的蓝眼睛看起来就那么讨打呢?

  Bucky有一张能从6岁撩到60岁的脸,再加上标准的超模身材,在情场上几乎是无往不利,女友男友也是一个接着一个地换,时常还能和Charles交换一下撩妹心得。有事没事就有模特公司找上门来求着Bucky去给他们打工,甚至有一次,一美术系的老教授还跑来宿舍抱着Bucky的大腿哭着喊着要Bucky去给他们班当裸模,然后这个老不正经就被Loki拿着晾衣杆一顿关门打狗,最后被扫地出门。但是,虽然Bucky把的一手好妹,但是Loki知道,他一喝醉酒就躲在床脚偷偷看一个金发小矮个的照片。

  Harry家世显赫,刚接触的时候有点少爷脾气,久了就发现,他其实也就是个柔内里软的男孩。他学的是生化,和Loki的专业略有交叉,所以两人没事还能从“如何快速有效地团灭小白鼠”讨论到“花样毁灭世界一百式”。上次Harry偷偷用生化实验室里的试剂做出了他原创的“南瓜炸弹”,他给Loki展示的时候,反应失控,炸弹一不小心在宿舍里引爆了,也不知道Harry这个瓜娃子用了什么试剂,他们宿舍连续三个星期都持续不断地散发出一种公共厕所的味道,被蒙在鼓里的Charles屡次怀疑是有人在他床上拉屎了。

  Loki以为他可以忘记一切,过上平静的生活。

  直到末世来临,一切都被打乱。
 
  Loki回过神,看了看床上依然在昏迷之中的Thor,抬起手捂住了眼睛。

  
  ***

  
  Peter站在Harry的门口,捂着胸口深吸了几口气,在感到自己吸气吸得快要碱中毒的时候,他终于原地蹦了三下,然后顺势极具节奏感地“登登登”地敲了三下门。

  门马上打开了,Harry从门缝里看到是Peter ,马上把他放了进来。

  Peter此刻很紧张,他哆哆嗦嗦地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下,局促地做好,双腿并拢,双手规规矩矩地放在膝盖上,然后抬起脸,看着一脸诧异的Harry,颤着嗓子说:“早上好,Harry。”

  “……?”这是一脸疑惑的Harry。

  Peter也被自己这个尖锐滑稽的声音吓到了,他咳了咳,说:“我有话要和你说。”

  “你说。”Harry搬来一把椅子,在Peter对面坐下,示意自己洗耳恭听。

  Peter内心挣扎了一下,心说你这么看着我我怎么说,于是他又忽然从椅子上跳起来,走到墙边开始假装观察那面白花花的墙壁。

  Harry被他这个反应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他问:“怎么了,Peter,你不是有话要跟我说吗?”

  面对着墙Peter做出一个扭曲的表情,心想长痛不如短痛,于是他忽然转过身,说:“Harry,你……”

  Peter忽然又卡壳了,见Harry用有些怀疑也有点担忧的眼神看着他,他急忙话锋一转,说“你——头发真好看!”

  Peter说这话的同时还顺便对Harry举起了大拇指,他的表情洋溢着由衷的赞叹,真实到能随随便便就能摘得奥斯卡影帝桂冠。

  Harry眨了眨眼,问:“你想和我说的,就是这个?”

Peter的笑容僵在脸上,他再次飞快地转过身面对墙壁,双手暴躁地揉了揉头,想要将他准备了一晚上的说辞倒出来。

  “Peter,到底怎么了?”Harry从椅子上站起来,向着正面壁的Peter走去。

  “Harry,你——”

  在做了一遍又一遍的心里建设之后,Peter忽然转过身,Harry见他终于不盯着墙了,于是也站在原地等他说下去。
  “你——”

  看到Harry探究的眼神,Peter的眼睛痛苦地眯起来,最后胡乱说:“你——知道我现在可以一次性射出十根蛛丝了吗?”

  Harry面无表情地说:“知道。”

  Peter惊得往后一跳,说:“你怎么知道?”

  Harry无可奈何地皱起眉头,说:“Peter,那天在隔离室,你已经向我表演过了,除此之外,你还向我表演过用蛛丝搭埃菲尔铁塔。”

  Peter尴尬地挠挠头,:“是吗……”

  “Peter,你到底怎么了?”Harry有些担心地问,虽然自己这个玩伴从小脑子就比较异于常人,但是不正常成现在这样也是少有的。

  Peter刚想说话,忽然看见Harry脸色一变,Peter心中一惊心说WTF不会是猜到了吧,就听到Harry说:“Peter,不会是你得了什么重病了吧?”

  Peter闻言反而放松下来,对Harry摇了摇头。

  Harry继续说:“那是外头的丧尸太难解决了吗?”

  Peter挠了挠头,如实说:“确实难以解决,我们至今没有想出怎么解决丧尸的问题。病毒的传染性太强了,没有异能的人如果遇到丧尸基本上就是被吃掉或者被感染……”

  Harry闻言表情也凝重了起来,他微微低下下巴,说:“确实是个问题。”

  Peter突然灵光一闪,试探性地说:“Tony说过,解决这个问题的终极对策,就是研制出疫苗或者解毒剂。”

  Harry抬起头看着Peter,眨了眨眼,顺水推舟地说:“Oscorp集团就是专门研制生物制药的。”

  “对!”Peter走上前将双手放在Harry的肩膀上,用力地捏了捏他削瘦得能摸到锁骨的双肩,说:“所以我想和你一起去Oscorp,我们可以一起研制疫苗,一起拯救世界!”

  Harry被Peter忽然激昂起来的语气逗乐了,他咧开嘴笑了几声,说:“原来是这件事,我之前也想到过,但是我想我父亲应该早就开始进行相关研究了,我们没必要赶得这么急。”

  Peter眼里的光瞬间黯淡下去,他放下按着Harry肩膀的手,退后一步,说:“Harry,我现在要告诉你一件事,你不要伤心,Jarvis刚刚告诉我,你父亲的身体状况现在很不好。”

  Peter看到Harry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他的心一拧,但还是继续说下去:“我想你应该尽快赶回Oscorp。”

  Harry愣在原地,虽然他早就知道,由于家族遗传病,父亲的身体早就开始了不可逆转的衰弱。Harry其实早就做好了看到父亲被病变角质层覆盖的脸被盖上白布的准备了,只是他没有想到这最后通牒会来得这么突然。

  “Harry?”Peter担心地看着他。

  Harry回过神,勉强对Peter笑笑说:“我没事。”

  Peter说你这哪像没事的,我看你根本就是很有事,没想到Harry下一秒就对Peter说:“那我想尽快出发去Oscorp,Peter,你能帮我吗?”

  “能能能!”Peter忙不迭地回答:“你是想坐汽车还是坐飞机?”

  现在还有航班?Harry心说,但是想到复仇者大厦这能在末世里肆无忌惮地开空调,他又觉得现在还有航班也没什么好吃惊的了。

  于是Harry回答:“当然是越快越好。”

  Peter点点头,保证道:“我会尽快和Tony说的。”

  Harry点点头。看着Peter正关切地注视着自己的深棕色眼睛,Harry走上前一步,微微踮起脚抱住Peter,将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闭上眼睛,然后用力地抱紧了Peter,说:“谢谢你,Peter。”

  刚被抱住的Peter还有些僵硬,但是很快就放松了身体,反手一把抱住Harry,说:“不用谢,Harry,你永远不用对我道谢。”

  Harry抱着Peter,所以没有看到,此刻Peter埋在自己颈间的脸涨的通红。此刻面红耳赤的Peter正努力克制着自己过速的心跳,说:“我和你一起去,Harry。”

  Harry放在Peter肩膀上的头轻轻点了点,低声说:“嗯,我们一起。”
  
  
  *** 
  
  TBC
  
——————————————————————
  有很多小可爱说被上章的车吓到了,而且不是普通的被车速吓到。而是以为自己上了辆正经车,刚想拍学生卡,忽然发现自己其实上了辆驴车,而且这头拉车的驴还是磕过药的……(已经不会好好说话)

  所以这章就治愈一下吧,一到虫绿立马傻白甜。其他几对就该谈恋爱的谈恋爱,该相爱相杀的相爱相杀,拯救世界的任务就交给虫绿组吧!

评论(28)
热度(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