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dRose

EC、盾冬、锤基、虫绿、贾尼、拔杯、SD、福华、瓶邪、哈德哈
杂食怪,脑洞大,欢迎撩

© FriedRose
Powered by LOFTER

【绿基巴叉】《别过来,我有枪!》18


warning:绿基巴叉闺蜜组/有能力/末世AU/欢脱向/OOC慎点

涉及CP:盾冬、EC、虫绿、锤基(后期贾尼出没)

声明:我不拥有这些角色,但是ooc算我的

食用愉快。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完)
————————————————
  “所以,你也要跟着去?”Tony挑了挑眉,抬眼直视着眼前显得有些局促的Peter。

  Peter点点头,眼神闪烁了一下。

  虽然他是Tony名义上的养子,但是Peter从来没过多麻烦过Tony,即使是上学期间,他都是半工半读。

  但是这一次,为了好友,Peter却不得不狮子大开口一次,想着他深吸了一口气,说:“没错。Tony,还有一件事,鉴于Harry父亲的事,他想要尽快赶回去。所以要不然你就借我两套战甲吧,反正你有42套,少两套刚好凑个整数。”

  Tony眼睛快速地转了转,稍后把拳头放在嘴边咳了咳,说:“还是算了,你们不会操纵,容易出事,直接把我的私人飞机开过去吧,我马上给你开放权限。”Tony才不会说他其实是担心Peter这么高的个子塞不进他的战甲。

  一开始就把目标瞄准Stark家私人飞机的Peter几乎要为自己高超的谈判技巧鼓掌,但是他深知现在还不能表现得太高兴,于是他点点头,面色不变地说:“那好吧。”

  Tony有些忧心地看了一眼他的傻儿子,坐在椅子上的身体前倾,将手肘搁在桌面上,然后十指交叉,难得语重心长地说:“Peter,Oscorp的水很深,如果出了什么情况,直接联系我,不要怕麻烦我。”

  难得见到Tony一本正经的样子,Peter愣了一下,乖乖地点点头。

  “还有,这次去Oscorp集团,我希望你能多关注一下疫苗的进展,千万不要一心都扑在你的小情人身上。”刚才还一脸关切的Tony下一秒就对Peter意味深长地挤了挤眼睛。

  Peter下意识地点点头,显然还没从方才父慈子孝的剧本里反应过来。然后他马上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一脸无辜的Tony,不自觉地提高音量,结结巴巴地严肃声明道:“什么……我…我和Harry之间是纯洁的友谊!”

  Tony翻了个白眼,不作任何回复。

  Peter涨红了脸,继续激动地重复着:“是真的,Tony你误会了!我和Harry真的只是友谊!是友谊!”

  Tony挥了挥手,表示自己早就看透了一切,不屑与Peter争吵。

  Peter看到Tony这个样子,更是手舞足蹈地辩解了起来,看到Peter已经恼羞成怒得要原地托马斯回旋表示抗议了,Tony才无奈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妥协说:“对,没错,你说什么都对,你们之间是世界上最纯洁的友谊。”

  Tony的话一出口,正准备来一段rap表示愤怒的Peter忽然间又消沉下去。他嘴巴长了长,却什么也没说出来,最后他气鼓鼓地看了Tony一眼,Tony从来对这种孩子气的眼神没有任何抵抗力,于是他无可奈何地将双手举起来表示投降,说:“Sweetheart,算我错了,okay?”

  Peter难得没有对sweetheart这个称呼表示不满,他闷闷地丢下一句:“我去收拾行李。”然后就逃也似的冲出了Tony的房间。

  ***

  得知Steve正在射击训练室和Bucky熟悉枪支后,最近忙的焦头烂额的Tony决定去关心一下队长的情况。

  Tony走到被透明的钢化玻璃包围起来的射击室,就看到Steve正在手把手教Bucky射击姿势。

  Tony啧了一声,心说这还真是货真价实的“手把手教学”。

  只见Steve从后方半拥住Bucky,Bucky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前方的人形靶子,不知道有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后背正毫无缝隙地和Steve的胸膛贴在一起。Steve一手稳稳地放在Bucky拖枪的手上,另一只手则调整着Bucky手臂举起的高度。

  两次打偏之后,Steve凑在Bucky耳边面色严肃地说着什么,估计是在讲授专业射击知识。

  Tony翻了个白眼,心说现在这个姿势难道不应该开始对着耳朵吹气然后舔脖子然后开始不可描述吗,现在这个故事发展是不是太正常了一点?但是想到担任两个主人公之一的是Steve,Tony又觉得现在发生的一切实在是顺理成章到不能再顺理成章了。

  他心中默默为不开窍的Steve点了根蜡烛,然后礼貌地敲了敲门。

  两个人同时转过头,Steve十分自然地放开两只黏在Bucky身上的手,然后表情严肃地拍了拍Bucky的肩膀,示意Bucky自己继续练习。

  Bucky同样一脸严肃地对Steve点点头,示意自己一定努力练习。Steve满意地点点头,但是在Steve转过身去开门的一瞬间,原本一脸严肃正经的Bucky立即歪过头,勾起嘴角对门口的Tony眯眼一笑,用口型说了句“Hi”。

  Tony看了眼正对自己走来的Steve,表面上对Steve一笑,暗地里偏了偏头,不着痕迹地对Bucky眨了眨右眼。

  正直的队长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两个人的小动作,他走出来后,顺手关了门,然后问:“Tony,有什么事吗?”

  Tony耸了耸肩,说:“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例行慰问,顺便一提,下次任务,我准备让你和Bucky一队,就你们两个人。”说完Tony邀功似的看着Steve。

  Steve听了,稍作思考,然后严肃地回答:“可以,Bucky的枪法还有待提高,我刚好可以带他去战场上锻炼一下。”

  Tony皱着脸听完Steve这番正经的说辞,心说,我说话的重点难道不是“只有你们两个一队”吗?

  Tony撇了撇嘴,挤着眼睛对Steve说:“得了吧,Cap,咱们心知肚明,我这么安排的目的,就是为了方便你和你的小情人培养感情了,所以赶紧感谢我。”

  “Tony,”没想到Steve却稍微沉下脸,义正言辞地说:“我希望你能明白,Bucky不是我的小情人,他是Bucky,是一个完整的人、独立的人格,他不是任何人的附属品,包括我,我不希望你继续这么说他。”

  “……”被堵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的Tony几乎想用榔头撬开Steve的脑壳,看看里面是不是全是榆木了。

  好不容易从Steve一本正经无可反驳的说教中缓过来的Tony无奈地翻了个白眼,说:“好吧,我懂了,你们也是纯洁的友谊,对吧?”

  在捕捉到Steve脸上一瞬间微妙的表情并将它翻译为“去TM的友谊,我们俩就是爱情”后,Tony不出所料地嗤笑一声,调侃说:“你没必要否认,Cap,其实谁都看得出来,你们俩根本就是天操地射的一对。”

  “Tony,”Steve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些,他一脸谴责地看着Tony,好像一位父亲正痛心疾首地看着自己没教好的叛逆儿子,沉声道:“Language!”

  “……”Tony深吸一口气,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无法和Cap交流了。

  ***

  和Steve进行了一痛牛头不对马嘴的对话之后,Tony身心俱疲地打开了自己专门给Loki开通的视频支线。

  另一边,被Tony远程做了不下二十遍开导工作的Loki依然在一瞬不瞬地盯着床上昏迷不醒的Thor。

  Tony把Thor情绪对天气的影响事无巨细地告诉了Loki,并千方百计地提醒Loki,为了所有人的人身安全,千万不要激怒Thor或者让他情绪低落。

  但是劝了半天,Tony看着视频那边的Loki,依然感觉杀气几乎就要在这个绿眼睛男人的身后具现化了。

  “好吧,”Tony捏了捏眉心,无奈地说:“随便你怎么虐待你哥哥,只要记得,在雷暴成型之前之前敲晕他……”

  Loki咧开嘴,露出一口尖锐的白牙,直接打断了Tony,说:“没问题。”

  看着因为被Loki摁掉而消失的视频通话界面,Tony撇了撇嘴,还是说完了刚才没来得及说完的话:“我想这对你应该不成什么问题,毕竟你看起来对这个挺擅长。”

  Thor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他睁开眼睛,就看见了坐在自己床沿翘着二郎腿的Loki。

  Loki正微微低着头,Thor只能看见他的侧脸,只见Loki有些长的深色卷发柔软地垂在脸侧,将他因为削瘦而显得轮廓分明的脸颊装点得柔和了一些。

  Loki交叠的大长腿让Thor默默咽了口口水,但是下一秒Thor就看到了Loki大腿上摊开的一本砖头一样的大开本诗集,而Loki正低着头有以下没一下地翻看着。

  如今对一切书籍都有些恐惧的Thor下意识地缩了缩,而Loki马上就发现了这个小动作。

  只见他侧过脸,眉毛微挑着看了眼Thor,然后合上书,将书放在了一边的床头柜上。

  Thor本来已经准备好被那本看起来就很有凶器潜质的书拍一脸血了,看到这一幕还有些反应过来,下一秒,Thor就见Loki就侧过身,忽然对他露出一个微笑。

  如果是Charles看到这个带着毛骨悚然意味的微笑,估计早就一蹦三尺高然后把自己反锁进厕所了。但是Thor是谁?他的脑容量几乎成为了后续一切悲剧的先决条件,他现在觉得自己什么都不在乎了,他只知道他的弟弟终于对他笑了。

  Thor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冰蓝色的虹膜在金色的睫毛下清晰可见,他试探着喊了一句:“Loki?”

  Thor眼里的Loki依然笑得像个下凡的天使,Thor看到Loki嘴唇张开,然后温柔无比地回答了一句:“Brother。”

  在顶楼和Erik携手看夕阳的Charles皱着眉头用手挡了挡眼睛,只觉得刚才还温和的阳光突然变得特别刺眼。
  
  
  ***

  
  Tony瘫软在椅子里,心说肾虚果然有时是在过度疲劳之后。

  他几乎是像一个自带发动机的陀螺一样连轴转了一整天,他甚至亲自去把大厦的底下排水系统检查了一遍。

  现在,他实在是想不出还有什么事能做了,所以他不得不重新回到了显得特别空荡寂静的工作室。在他睁着眼睛瘫软了五分钟后,他的私人管家依然还是没有出声。

  自从他下令销毁了那具铁疙瘩和一切实体化资料,Jarvis和他之间的关系就变得很微妙。

  Tony不满地撇了撇嘴,终于在今天第一次主动喊出了那个自己每天都要翻来覆去说上九十九遍的名字:“Jarvis?”

  “Yes,sir。”

  随后响起的男声依然温柔。

  Tony听到这个声音,瞬间觉得气不打一处来,他被垂下的长睫毛遮住的大眼睛里闪过一丝委屈,直截了当地问:“Jarvis,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没有,sir。”

  虽然语气依然温和,但是身经百战的Tony还是从各种细节中判断出自己的推测没有错。

  Tony无奈地叹了口气,说:“我要你把那具实体销毁掉,并不是因为……”

  “我没有生气,生气是一种人类情感,理论上来说,机器人不会生气,sir。”Jarvis史无前例地打断Tony的话。

  Tony被噎了一下,心说这肯定是在生闷气没错了,虽然隐约觉得开导生闷气的机器人有些诡异,但是Tony还是决定拿出往日里哄女孩儿的耐心和技巧,他睁大那双焦糖色的大眼睛,语气诚恳无比地说:“Honey,我把它销毁掉,是因为我觉得你值得更好的,你值得的不止是一具铁疙瘩。我不想把你…囚禁在一具人形的铁制容器里,这没有意义,只是一种亵渎。”

  Jarvis沉默了一会儿,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半晌,他终于说:“Sir,我是你的,你可以让我做任何事。”  

  Tony闻言,说:“我知道,Jarvis。”说着,Tony低下头,扬起一个灿烂的微笑,他知道Jarvis看得见。

  
  ***
  
  
  当晚凌晨四点,好不容易从Erik怀里挣扎出来上厕所的Charles收到了一份意外来访。

  他当时正坐在马桶上,还没来得及思考人生哲学,厕所的一面墙上忽然弹出了一个通话请求。

  Charles吓得差点提起裤子就跑,但是在看清这是一个“线内通话”后,Charles穿好裤子,然后将信将疑地点了代表接通的绿色图标。

  “Hello,Charles。”

  Charles听到了一个完全在意料之外的声音,他挑起眉,有些不敢置信地问:“Jarvis?”
  
  
  ***

  TBC
————————————————————
  之前在另一篇虫绿里请了假,但是这篇忘了请假啦。最近我在忙着期中预习,准备下个星期两天考三门专业课(这和两年抱仨一样不科学),考完之后我会看看能不能赶出一章,但是恢复正常更新可能要等到5月啦。

  有枪系列本来准备20章内完结,现在看起来好像希望渺茫,那就25章内吧。(绝望脸

  一个重口味舍友说我写的是黏腻文学,去TM的我写的是明明是严肃文学。(笑

评论(15)
热度(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