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dRose

EC、盾冬、锤基、虫绿、贾尼、拔杯、SD、福华、瓶邪、哈德哈
杂食怪,脑洞大,欢迎撩

© FriedRose
Powered by LOFTER

【EC】《少年艾瑞克》


warning:纯属胡来/致敬鲁迅/不要较真/如果引起大面积反感请私信我删/毒性大慎点

你们一直说钢叉爱上猹,所以我我我终于忍不住改文了,致歉鲁迅先生,致歉小学语文老师。

以下正文
——————————————————————————
     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下面是海边的沙地,沙地上有一具巨大的潜艇残骸,还有许多被撞折的椰树。

  其间有一个二三十岁岁的青老年,头戴银灰相间的头盔,手捏一柄钢叉,向一匹猹用力地刺去。那猹却将身一扭,直接抱住了他的腰将他扑倒在地。

  这少年便是艾瑞克。我认识他时,也不过二十多岁,离现在将有三十年了;那时我的父亲还在世,家景也好,我正是一个少爷。

        那一年,我家是一件大祭祀的值年。这祭祀,说是三十多年才能轮到一回,所以很郑重;正月里供祖像,供品很多,祭器很讲究,拜的人也很多,祭器都是纯铁的,也很要防偷去。我父亲有个朋友,他说可以叫他的儿子艾瑞克来管祭器。

  我的父亲允许了;我也很高兴,因为我早听到艾瑞克这名字,而且知道他和我仿佛年纪。

  我于是日日盼望新年,新年到,艾瑞克也就到了。

        好容易到了年末,有一日,母亲告诉我,艾瑞克来了,我便飞跑地去看。他正在客厅里,紫色的长脸,头戴一顶钢制头盔,这可见他的父亲十分爱他,怕他死去,所以在神佛面前许下愿心,用头盔将他框住了。

       他见人很怕羞,只是不怕我,没有旁人的时候,便和我说话,于是不到半日,我们便熟识了。

  我们那时候不知道谈些什么,只记得艾瑞克很高兴,说是上城之后,见了许多没有见过的东西。

  艾瑞克又对我说:“现在太冷,你夏天到我们这里来。我们日里到海边收废铁去,红的绿的都有,铁罐也有,钢条也有。晚上我和后爹管咱们家的导弹田去,你也去。”

  “管贼吗?”

  “不是。路过的人不想活了拿一个导弹吃,我们这里是不算偷的。要管的是美国联邦警察,苏联警察,还有猹。月亮地下,你听,啦啦地响了,猹在偷导弹了。你便捏了胡叉,轻轻地走去……”

  我那时并不知道这所谓猹的是怎么一件东西——便是现在也没有知道——只是无端地觉得这生物该很会下棋。

  “它不咬人吗?”

  “有钢叉呢。走到了,看见猹了,你便刺。这畜生很伶俐,一见你控制着导弹,它倒向你奔来,有的时候会扑上来抱住你的腰,它的皮是油一般的滑,它的眼睛蓝幽幽的,就像是最遥远的天空或者最纯净的海水……”

  我素不知道天下有这许多新鲜事:海边有如许五色的废铁;艾瑞克家的导弹田有这样危险的经历,我先前单知道它在会在天空爆炸罢了。

  “我们沙地里,潮汛要来的时候,海边就有许多凶猛的狼,指间都长着三根尖尖的爪子……”

  啊!艾瑞克的心里有无穷无尽的希奇的事,都是我往常的朋友所不知道的。他们不知道一些事,艾瑞克在海边时,他们都和我一样只看见院子里高墙上的四角的天空。

  可惜正月过去了,艾瑞克须回家里去。我急得大哭,他也躲到厨房里,但终于被他父亲带走了。他后来还托他的父亲带给我一包废铁和几支颜色很好看的染发剂,我也曾送他一两次东西,但从此没有再见面。

         只是后来听说,他和猹在一起了。

         END

评论(34)
热度(101)
  1. 诸神皇婚FriedRose 转载了此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