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dRose

EC、盾冬、锤基、虫绿、贾尼、拔杯、SD、福华、瓶邪、哈德哈
杂食怪,脑洞大,欢迎撩

© FriedRose
Powered by LOFTER

【德哈德】《Mandragora》


WARNING:德哈德无差/小甜饼一发完/花吐症梗/私设如山/有BUG/OOC慎点

年龄设定在三年级。

食用愉快。
————————————————————————
  最近,Hogwarts三年级的全体师生都发现Malfoy家的小少爷有些不对劲。
 
 
  最初发现的是Slytherin们,以及Gryffindor的三人组。

  那天,Malfoy刚在走廊上完成了对Weasley家臭鼬的每日例行嘲讽之后,不出意外地受到了Gryffindor黄金男孩的反唇相讥。

  一旁的同学马上见怪不怪地准备观赏一场并不罕见的唇枪舌战。

  围观的学生们看见Malfoy家的少爷皱着眉头张开嘴,同时根据他脸上的表情判断他即将从喉咙里吐出一条响尾蛇,但是没想到下一秒,浅金发色的男孩却忽然涨红了脸捂嘴咳嗽起来。

  Harry愣了一下,然后快速幸灾乐祸地笑了一下,用“多行不义必自毙”的眼神不带怜悯地看着依然咳得停不下来的Malfoy。

  所有Slytherin都在一旁,气定神闲地在等着Malfoy平息下咳嗽,然后用他带着毒液的舌头给Gryffindor三人组一顿足以铭记终生的冷嘲热讽。

  紧接着更加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Malfoy恶狠狠地瞪了Harry·Potter一眼,然后气冲冲地一挥袖子,转身离开。

  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Harry,从他的角度看不到Malfoy的背影,因为那两堵墙一样的保镖正紧紧地跟在Malfoy家少爷的身后,遮挡了Malfoy相较之下显得瘦长的身影。

  “Harry,”Ron疑惑地拍了拍Harry的肩膀,即使不战而屈人之兵让他很是满意,但他依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于是他暗搓搓地凑到Harry耳边,挤眉弄眼地问:“你对Malfoy下咒了?”

  Harry同样也是一脸疑惑,他摇摇头,他知道Ron是在和他开玩笑,因为Ron知道Harry不是会随便对同学下咒的人,但是Malfoy今天的表现确实反常。
 
 
  接下来的日子里,令人更加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

  Malfoy变得少言寡语,他不再故意和Harry搭话,也停下了对他的挑衅,也不再在魔药课上嘲讽他,他甚至已经停下了对全体Gryffindor们的明嘲暗讽,搞得Ron都有些不习惯了。

  更加不习惯的是Harry,没有了Malfoy整天和他做对,他居然觉得少了什么,并且诡异地感到了一种无所适从。

  他本来以为这又是这个狡猾的Slytherin的某种诡计,但是Harry从没听说过有种诡计的作用是让施计者没精打采、食欲不振。

  他曾在长桌上吃饭时,假装不经意地去瞄隔壁桌的金发男孩。Malfoy最近似乎格外没精神,凹陷的眼眶低下有淡淡的青黑。他甚至不和Pansy说话,只是低垂着浅金色的长睫毛,一手支着胳膊托着腮,另一只手拿着银汤匙无精打采地搅拌着他面前的一碗汤。

  Harry觉得不对劲,但是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少了Malfoy和自己做对的日子居然出乎意料地有些难捱。

  Harry甚至有意无意地在魔药课上犯了几个显而易见的小错误,但是Malfoy却没有像平时那样一抓住机会就嘲笑他。事实上Malfoy只是在Harry出丑时冷淡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就飞快地垂下睫毛,最后反而是Snape不耐烦地当场表示希望Potter先生能停止对魔药原料的无人道摧残。
 
 
  ***

 
  Draco最近也很苦恼。

  那天他在走廊里,那些精妙绝伦的刻薄话都涌到嘴边了,忽然就感觉嗓子里一阵奇怪的痒——就像是有什么细小的东西忽然要从自己的胸腔里爬出来那样的痒。

  然后他就惊天动地地咳嗽了起来。

  但是越是咳嗽,嗓子里的刺痒越是难以忍受,为了不继续出丑,最后他只得低下头用手捂住嘴,愤愤地挥袖走人。

  他匆匆回到了地窖,然后随手打发了Vincent和Gregory,然后他偷偷打开自己捂嘴的手掌一看,就看到一朵紫红色的铃状小花。

  Draco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微微张大了嘴,他敏锐地感到一股淡淡的花香充斥在自己的口腔里,所有的一切无不暗示着这朵花是他自己吐出来的。

  “Draco,你还好吗?”Pansy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没事。”Draco习惯性地掩饰,没想到一说话,有感觉嗓子里又是一阵令他作呕的刺痒,然后他就再次抑制不住地弯腰咳嗽了起来。

  “Draco?”Pansy听到了房间里撕心裂肺的咳嗽声,急切地问了一声。

  Draco皱着眉看着地上被自己咳出来的几朵小花,连忙挥手拿起魔杖在门口加了几个加固咒。

  Pensy进不来,在外面又喊了几句,Draco没有搭理她,她最后倒也愤愤地离开了。

  Draco张嘴,舌头在口腔里舔过一遍,但就是没有发现嘴里有花,这说明这花是从自己肚子里吐出来的?

  Draco弄不清眼前的状况,他隐约明白他只要一说话就会吐出花,但搜肠刮肚也没想出有什么咒语可以让人吐出花来。

  他张开嘴,一手捂着脖颈,试探着发出一声轻轻“唔……”,然后喉咙里就传来一丝熟悉的刺痒,他用另一只手捂住嘴,喉结上下滚动,然后他放下手,就看到自己的手心中正躺着一朵熟悉的紫红色铃状小花。

 
  那天晚上,Hermione在图书馆遇到了Malfoy,铂金发色的小少爷当时站在两排书架中间,Hermione路过的时候他正皱着眉专心地阅读他手上捧着的那本书。

  Hermione路过的时候发出了不轻的脚步声,Malfoy挑眉望向她,灰色的玻璃质眼珠冷漠地打量着她。

  Hermione太阳穴一抽,几乎是本能地做好了迎接侮辱并冷静回击的准备,没想到Malfoy却很快垂下睫毛,阖上了手里那本厚重的书,然后转身钻入了其他书架间。

  望着深色巫师袍衣角翻滚着消失在自己面前,Hermione忽然意识到这几个书架很少有人来,她转身去看书柜边的被魔法刻上的永不褪色的分类编码条。

  神奇药草和蕈类?

  Hermione不解地皱起了鼻子。

 
  ***
 
  
  Draco没有傻到去医务室,他讨厌被嘲笑,特别是被那群Gryffindor嘲笑。

  任谁都看得出来这种症状真是十足十的不正常,但问题在于Draco近期根本没有接触过任何奇怪的人,也没有经历过任何奇怪的事。他最近的每一天都过得有规律极了:起床、洗漱、梳头、早餐、学习、嘲讽迟到的Potter、午饭、嘲讽头发永远像杂草的Potter、学习、嘲讽在魔药课上笨手笨脚的Potter……

  Draco担心这种吐花的症状与Malfoy家族的某些秘密有关,于是他在图书馆泡了一晚上,终于大概搞明白自己出了什么问题了。

  这倒不是什么诅咒,也不是什么魔法——当然,如果硬要说,倒是和魔法有些关系。

  事实上,这是一种疾病,名叫花吐症,多出现在纯血种巫师中。得了这种疾病的人说话时嘴里会吐出花朵,化解的方法是亲吻所爱之人,否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

  Malfoy当然没有傻到以为“亲吻所爱之人”的意思是抱着他端庄优雅的母亲一顿猛亲,但是他觉得自己并没有所谓的“所爱之人”,他才不会像那些青春期的思春女巫一样因为暗恋而相思成疾。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亲吻谁,他甚至绝望地觉得自己可能没救了。所以心烦气躁年轻巫师干脆继续查资料,试图找出自己到底吐出了什么花。

  最终,他在一本《神奇药草大观》中,找到了这种铃状的小花。

  Mandragora。

  曼德拉草,叶子呈暗绿色,开黄绿色或紫红色的铃状小花,结卵圆形的果实,它的根呈现人型,或男或女,年幼的曼德拉草在被连根拔起时会发出足以震碎耳膜的尖叫。

  Draco当然见过这种草,事实上这在魔药学中是一种极其有用的草药,但是他从未见过这种植物的花,所以他才没有在一开始的时候认出来。

  他鬼使神差地去翻看这种草药的更多信息。

  然后Draco看到,在麻瓜的传统中,他们愚蠢地相信曼德拉草能催情。早古代的欧洲,人们常常会把将要接受死刑的男子的精.液用来浇水,因为他们坚信这能够使催情的力量更大。

  Draco面色阴沉地看完这一段,觉得自己的眼睛被这段话亵渎了,直到他读到下一段——在早期的巫师文化中,曼德拉花象征生育繁衍,食用它有助于怀孕。
 

  这天晚上,所有有幸停留在图书馆门口的人几乎都看到Malfoy家的小少爷面色难看地气冲冲地走出图书馆。

  在门口等Hermione的Ron只感到一阵低气压气势汹汹地经过自己,然后再转头,就只能看见浅色头发的Slytherin风一样极速离开的背影。

  “这是有谁在他头上拉屎了吗……”Ron摸了摸鼻子,不解地自言自语道。
 
 
  ***
 
 
  笃定自己没有“所爱之人”的Draco日渐消瘦,他本就苍白的皮肤如今更是白到接近透明,粉红色的嘴唇也渐渐变得没有血色。

  他就连每天刷牙的时候都能对着洗漱池呕出一大堆芳香四溢的曼德拉花,这种带着催情作用的花刺激的香味每每都几乎要将他熏晕过去。

  Draco终于感到了一丝危机感,他已经好多天没有在公共场合开口说一句话了,而且现在,她即使是张开嘴,也会有细小的花瓣从嘴角溢出来。上次他上床睡觉前打了个喷嚏,然后就吐了一床的紫红色花朵,他收拾了半天。

  满身花瓣的Draco觉得自己要开始自救了。

  既然没有“所爱之人”,也许他应该试试爱上一个人,然后再利用这个人摆脱这该死的疾病。
 
 
  ***
 
 
  最近,Hogwarts的三年级的全体师生都发现Malfoy家的小少爷非常不对劲。
 

  以往见人就怼、怼天怼地怼Potter的Malfoy最近忽然像是皈依了什么神奇组织一样,每天不发一言,不时就托腮发呆,涣散的忧郁的浅色眼睛是满到要溢出来的悲伤。

  Draco觉得自己大概是死定了。

  他试着去爱上Pansy,或者任何人,但是他确定这没有丝毫效果。

  他现在每天吐出来的花瓣里已经带上了血丝。

  他吐出来的曼德拉花都被他锁在了寝室书桌的抽屉里,现在已经满满地装了两个抽屉。

  祸不单行的是,魁地奇大赛就要开始了。
 
 
  ***
 
 
  比赛这天,天气正好。

  暖阳照耀着魔法学院,清爽的微风中红色和绿色的院旗猎猎飞舞。

  Harry和Draco不出所料地担任了各自学院的找球手。

  Harry看着对面看起来略显憔悴的Malfoy,只见他此刻正坐在魔法扫帚上,一头金色的发丝在阳光的照射下浅得几乎变成了白色,他看起来闷闷不乐,眼神飘忽,看起来似乎并没有把精力放在眼前的比赛上。

  那边的Draco并没有把心思放在他人生中“最后”一场魁地奇比赛上,而这边的Harry似乎也有些心不在焉。

  比赛一直不温不火地进行着,没有冷场,却也没什么轰动性的转折。金色飞贼最后出现在了Harry身边,敏捷的找球手一个纵身飞扑就轻而易举地捏住了它,轻松得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现场顿时掌声雷动,热烈的欢呼和口哨声刹那间充满了整个赛场。

  比赛就此结束,刚下场的Harry马上被一群朋友们簇拥起来,但是他的视线却穿过人群追踪着正面无表情向更衣室走去的Malfoy。

  Malfoy究竟怎么了?Harry以为至少大赛的结果可以激怒Malfoy,他以为Malfoy至少会在比赛结束后对自己说上几句阴阳怪气的酸话,但事实上什么都没有发生——嘲讽、挖苦,甚至下咒,什么都没有发生。 

Harry几乎感到无所适从,这几个月来Malfoy在他生活中的缺席几乎要将Harry逼疯。他已经不能自控地干出了很多蠢事来吸引Malfoy的注意了,但是这根本就起不了任何作用,只为Harry赢得了Snape教授像看某种无脑神奇动物一样看他的眼神。

  他本来以为这场闹剧会在今天这场球赛上画上句点,他以为Malfoy那么在意魁地奇球赛的结果,看到自己赢了总会来泼他冷水,但什么也没发生。Harry心里没由来的一股烦躁,赢得比赛的兴奋感都被冲淡。
 

  ——所以Harry直接披上隐身衣,然后趁人不注意溜进了Slytherin的更衣室。

  这时人群已经散去,更衣室里空荡荡的,Harry从隐身衣下钻出来,然后一个一个房间找过去。

  但是找完了一排房门,却依然没有找到Malfoy,Harry疑惑地想,刚才他并没有看到Malfoy出更衣室。

  他一转身——就看到正站在自己身后五米处面无表情盯着自己的Draco。

  Harry心头一跳,心率开始加速。

  “Hi,Malfoy。”一个不算漂亮的生硬开头。

  Malfoy依然站在原地一瞬不瞬地看着Harry,他浅色的眼珠被绿色的衣服衬托成了漂亮而剔透的灰绿色。

  “我可以解释我为什么出现在这儿。”Harry笨嘴拙舌地试图解释。

  Malfoy依然没有说话,只是淡然而冷漠地看了一眼Harry,然后面无表情地转身要走。

  Harry下意识地冲上去,一把抓住Malfoy的手臂,不让他离开。没想到他用力过猛,事实上Harry也没想到Malfoy会这么削瘦,然后Harry往后一拉,就硬生生地把Malfoy向自己拽了过来。

  Draco也没想到Harry会使劲拽自己一下,于是他毫无预警地往后倒去。Harry瞪大眼睛,但是下一秒金发的Slytherin的后背已经撞到了自己身上,Harry下意识地伸手接住Draco,然后两个少年一起向后倒去。

  结果就是Draco坐在Harry身上,Harry被撞得仰躺在地上,两个人同时一脸惊讶,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

  先反应过来的是Draco,他气呼呼地挣扎起来,想要起身。但是Harry从来没有忘记自己溜进这儿的目的,所以他躺在地上伸出双手,用双手死死地抱住使劲挣扎的Draco的腰,咬紧牙关打定了注意不让他起身,两个少年就这样在地上滚作一团。

  终于,两人滚到墙边之后,Draco停止了挣扎,他觉得已经病入膏肓行将就木的自己还要被该死的Potter这样侮辱 ,这简直是Hogwarts的头号惨案,闻者流泪见者伤心。但是他现在也不想管这么多了,反正他已经快死了。

  而死死抱住Draco的Harry感受到了怀里身体的放松,也终于松了口气,他放松了手臂的力道,但是仍然不敢放开环抱住Draco的手。

  “Malfoy,我有话要跟你说。”Harry气喘吁吁地开口。

  你说吧,随你怎么说,反正我是不会开口的。被抱住腰不能起身的Draco自暴自弃地想。

  “Malfoy,你最近很不对劲……我的意思是,你,你似乎变了很多,你再没叫过Hermione泥巴种,也没骂Ron是臭鼬了,我…我很开心。”Harry结结巴巴地说,脸上微微有些发红。

  好在Malfoy坐在他身上,后脑勺对着自己,根本看不到自己的表情,Harry无不庆幸地想。 

  Draco沉默了一会,然后不可抑制地发出一声冷笑,然后马上又捂着嘴巴咳嗽起来。

  他咳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Harry已经顺势坐起来了,他将Draco抵在一边的墙上,他半蹲在Draco面前,双手撑在他的头两侧,生怕他一个不留神这个男孩就会溜走。

  “如果你因为这个而感激我……咳咳,那大可不必。”Draco对着Harry抬起下巴,挑衅地看着他的死对头,嘶哑着声音说,然后马上弓着腰更加惊天动地地咳嗽起来。

  Harry被他这一阵不带喘的咳嗽吓了一跳,他连忙凑上去,难掩关切地问:“喂,你还好吧?”

  Draco抬眼复杂地看了Harry一眼,心说果然梅林就是不公平的,凭什么我现在徘徊在生死边缘,这个没大脑的冲动的疤头却能没心没肺地活得好好的。

  想着他撇撇嘴,眼眶发红盯着面前有些无措的Harry,然后说:“你看不出来吗?我就快要死了。”

  说完他再次弓下身一阵干呕,带着血丝的曼德拉花被他吐在覆盖着自己大腿的长袍上。

  “你在说些什么……哦梅林的袜子,你都吃了些什么,怎么这么香。”Harry没看清Draco吐出了什么,只是依然执拗地将金发少年抵在墙边。

  Draco心说Potter家的果然都没脑子,根本抓不住人说话的重点。

  “等等,”Harry忽然像反应过来什么似的睁大了眼睛,绿宝石一样的眼珠不敢置信地盯着Draco,他的脑子里一切都开始串联成线索——食欲不振、精神萎靡、削瘦、呕吐……

  “你……你怀孕了吗?”Harry的脸色变了又变,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

  “什么?”Draco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然后马上弯下腰再次干呕起来。

  Harry表情复杂地看着抑制不住地干呕的削瘦少年,觉得心里五味杂陈。

  “他们总说,看你的发色你该是个媚娃,那…你现在是被恋人抛弃,所以要死了吗,你……能告诉我孩子的父亲是谁吗?”虽然莫名觉得很不好受,Harry还是尽量温和地询问。

  Malfoy家的小少爷几乎忍不住脱口而出的脏话,他表情扭曲,愤怒地说:“谁说的!你才怀孕……呕——”

  Harry看着又开始新一轮干呕的Draco,心情复杂地用手抚了抚他的后背帮他顺气。

  好不容易吐出了口腔里香到熏人的花,Draco抬起头,气息不稳地说:“我不是媚娃,也没有怀孕,你个呆子!”

  Harry其实也隐隐觉得不对劲,毕竟从刚才到现在,Draco已经吐了他自己一身的花了,连带蹲在他面前的Harry也在他说话间被喷了一身的花。他本来以为这是媚娃特殊的体质孕吐吐出来的都是香气四溢的花朵——毕竟Harry从没见过媚娃孕夫,而魔法世界一切皆有可能……但是现在看Malfoy气急败坏的样子,Harry才迟钝地发觉事情可能不是他想的那样。

  Harry有些手足无措地蹲在Drac面前,直到Draco面色愠怒地将他自己新吐出来的花从自己的衣服上抖下去,然后咬牙切齿地说:“是花吐症,你个白痴。”

  现在两人身边已经全是Draco吐出来的花了,Harry听着这个像是一种疾病的名词,说:“或许你可以去校医室……”

  “没用的,咳咳咳,”Draco不耐的声音中透着微不可闻的绝望,说:“这是绝症,唯一解除的办法就是……呕——”

  “是什么?”Harry有些急迫地问。

  Draco无力地抬起一只手擦到嘴边黏着的细小花瓣,他觉得自己已经要把胃都吐出来了,但是这些花朵还是源源不绝地从他身体里冒出来。

  “是亲吻所爱之人。”Draco轻声说。

  “……”Harry难得地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似乎有些闷闷不乐地问:“那你到底喜欢谁?”

  “我怎么知道。”Draco用看白痴的目光看了Harry一眼,心说要是我知道我还用在这儿吐花吗,然后他顺便向Harry伸过头,带着恶意地吐了他一身花。

  被吐了一身花,Harry却没由来地有些释然,然后他想了想,说:“那也许你应该尽量多地去亲吻你认识的人……”

  Draco吐到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心说世界上有那么多人难道我要一个一个亲过去吗?

  Harry紧接着说:“不过这个范围可以缩小,你只需要和你认识的人……该死,Malfoy,你应该尽快亲吻完Hogwarts的所有人。”

  “呕呕呕——”听到Harry这个想法,想到他要和老Dumbledore和Lupin接吻,Draco觉得自己不如马上去死。

  “我可以帮助你,或许你应该早点告诉我。”Harry用略带责备的生硬语气说。

  Draco抬头虚弱地看了Harry一眼,用眼神骄傲地表示即使重来一百遍他也不会把这些事情告诉Harry。

  Harry无奈地翻了个白眼,一本正经地说:“好了,现在我们应该尽快开始治疗。”

  Draco心中还疑惑什么治疗,然后就看到Harry闭上了眼睛,正在将脸往自己面前凑。

  “Po…Potter!”Draco又惊又气地大喊着,同时唇间吐出花朵,溅到Harry凑得过近的脸上,Draco伸出手扶住Harry的脸,试图将他退离自己。

  Harry睁开眼睛,表情复杂地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脸。Draco从来苍白的脸上有一丝微不可见的红晕,同时Harry一本正经地说:“Malfoy,我不会让你死,我会带着你吻遍Hogwarts的所有人,现在我要吻你。”

  Draco本能地排斥,但是Harry已经不容抗拒地凑上来了。

  Draco退无可退,他的后脑勺抵着墙壁,而Harry的双手就撑在自己头边,断绝了他一切逃跑的道路。所以他索性闭上眼睛,感受着Harry柔软而温热的嘴唇压上自己的唇瓣,他感到自己的脸一阵发烫,只是他没看到暗光下Harry红得像番茄一样的脸颊。

  Harry并没有留恋太久,他感受到了金发少年的柔软而凉薄的嘴唇,这就够了,他烦躁的心绪似乎终于平静了一些。不过说到底,刚才那个吻只是他一时的脑热与冲动,Harry很快就离开了Draco带着诱人花香的嘴唇,然后尽量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Draco同样面红耳赤地别过脸,不知道怎么面对如今这个尴尬的局面。

  良久,Harry站起身,向Harry伸出手,说:“走吧,你该去吻下一个人了。”

  Draco不敢置信地仰头看着Harry,下意识地说:“我凭什么要跟你去,我要干什么是我自己的事,我凭什么要听你的?你可别指望我亲吻你的臭鼬朋友们!”

  然后Draco就看见站在自己面前的Harry正面色诡异地看着自己。

  “怎么?我猜猜看,Po-tter,你不会真有这个想法吧?”Draco挑起眉,恶毒地调侃道。

  Harry张了张嘴,说:“Malfoy,”Draco不知道此刻Harry脸上的表情不知道应该定义为吃惊还是喜悦,或许可以形容为惊喜交加,Harry说:“你没有注意到你没再吐花瓣了吗?”

  Draco这才忽然反应过来,顿时愣在原处。
 
 
  “你暗恋我。”救世主男孩笃定地说。

  “没有!”Draco从地上爬起来,恼羞成怒地大声否认道。

  “那为什么我吻了你之后,你的花吐症就自动痊愈了?”Harry几乎是有些得意地说。

  “……”一向舌烂莲花的Draco此刻却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

  “你暗恋我。”Harry几乎是有些喜滋滋地说。

  Draco张了张嘴,曼德拉花诡异的香气似乎还萦绕在他的唇齿间,但是他的确已经不再吐出花瓣了。

  “……就算我暗恋你,你也别指望用这个威胁我!”铂金发色的男孩恶狠狠地威胁着黑发绿眼的年轻巫师。

  “你暗恋我。”巫师翡翠一样的眼睛眯成新月的弧度。

  “……不准再说了。”Draco咬牙切齿地说。

  “你暗恋我!”年轻的黑发少年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来。Draco无奈地转过身,不想脸上那一抹淡淡的红晕被黑发青年看到。

  马上Draco就感觉一双手试探着从后面抱住自己,Harry比Draco稍矮,所以现在他正把头放在Draco的肩膀上。

  Gryffindor的黄金男孩脸上带着有些傻气的笑容,然后他凑到金发青年的耳边小心翼翼地说:“Draco,我可以叫你Draco吗。也许我们可以试试看……交往?”

  金发青年的身体僵硬了一下,然后很快又不着痕迹地放松下去。

  从背后抱着他,Harry看不到Draco的表情,但是很快就听到金发青年拖长了一如既往的讨厌语调,回答道:“试就试,谁怕谁,Po-tter!”
 
 
  ***
 
  END

————————————————————————
  不知道有没有太太写过Drarry的花吐症,但是舍友点的梗,一直催我写,虽然这么小清新的梗一点也不适合鬼畜的我,但是室友哭着喊着要看,所以今天写了好久也终于难产出来了。

  依然是男孩子间纯纯的感情,所以就算是cp无差了,好久没写过德哈德了,感觉似乎OOC了,脑洞大于剧情,各位看官多担待。

评论(15)
热度(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