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dRose

EC、盾冬、锤基、虫绿、贾尼、拔杯、SD、福华、瓶邪、哈德哈
杂食怪,脑洞大,欢迎撩

© FriedRose
Powered by LOFTER

【绿基巴叉】《别过来,我有枪!》20


warning:绿基巴叉闺蜜组/有能力/末世AU/欢脱向/OOC慎点

涉及CP:盾冬、EC、虫绿、锤基(后期贾尼出没)

声明:我不拥有这些角色,但是OOC算我的

食用愉快。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完)
————————————————
  在Jarvis和Charles“促膝长谈”之后的第二天,Erik就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出勤任务表莫名其妙地满了起来。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需要连着一周出外勤。”Erik对Charles抱怨。
  
  他们隔着一张白色的小圆桌对坐着,享受着难得的下午时光,最近的天气好到不正常,这样的天气在满目疮痍的末世中算得上是难得一见。

  Charles一手端着热腾腾的红茶,放到嘴边抿一口,然后接过Erik递过来的任务界面,仔细查看了起来。

  很快,Charles眼中闪过了一丝了然,他轻笑一声,抬起头对Erik说:“别抱怨了,能者多劳。”

  被无形顺毛的Erik终于停下了质疑,从小圆桌的对面向Charles探过身,在Charles一个愣神间轻巧地从Charles手指间拿过了他原本端着的那杯茶。

  Charles挑眉看着坐回自己座位上一脸自得地喝着茶的Erik,说:“如果你想,我不介意为你再倒一杯。”

  Erik把茶杯放在嘴边,抬了抬眼睛,耍赖说:“我就想喝这杯。”

  Charles露出无奈的表情,说:“好吧,你赢了,我再去给自己倒一杯。”

  Erik在Charles起身时拉住他的手,说:“不用了,咱们喝一杯就好。”说着,他又一脸坏笑地将手里的茶杯递回给Charles。

  Charles对他这种幼稚的行为不做评价,只是自然地接过茶杯,然后开始默默思索他和Tony的讨论。
  

  其实,利用超自然力为Jaivis塑造一个躯体这个想法,并不是Charles首创的。在Charles之前,Tony早就想要从这里入手了。

  只不过Charles想要利用Loki的能力,而早先,Tony则把主意打到了Thor头上。
  
  
  Tony曾经观察过几次Thor发动能力时候的周边环境数据。

  那个时候,以Thor为圆心,一公里之内的空气湿度骤然增加,气压也随之改变,天空中会突然凭空冒出大量负电离子,形成单体雷暴,而且谁都不知道那些诡异的水分和离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这种“无中生有”的异能堪称神迹,在神奇的同时又无迹可寻。可惜这种能力也太过暴戾,每每发动便是天罚。就连Thor本人,也不能很好地操控它,而且他自己的心情本来就不大稳定,每次异能都是被动发动,一不小心能降道雷把他自己也劈成焦木版搅屎棍。

  所有即使一直心痒,Tony也终归没利用上Thor的异能,当然,偶然缺水了就饿Thor一顿不算。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们有了Loki。

  之前Tony分析过做Loki发动异能时的能量波动图,几乎和Thor的一模一样,但是它的频段有所不同,也就是说Loki的能力基本上就是Thor的削弱版。

  Tony之前以为这两个人一定有什么血缘关系,没想到他们居然不是亲兄弟,那么他们异能的极端相似就很难解释了。但是谁在乎呢,Tony在想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耸了耸肩,心想也许是缘分天注定吧。

  再联想到Charles之前提到的,Loki凭空变出一杯水来的事情,Tony只觉得曙光近在眼前。

  所以他大清早走提溜着他的研究报告去找Charles。

  然而Tony在Charles门外挠了半天的门,最后开门的却是赤裸着上身的Erik。

  Tony当场愣在原地,他听说Charles最近在对少年失学的Erik进行再教育。他还以为Erik应该早早就去大厦的电子图书馆,开始苦思冥想傅里叶展开,没想到这都快中午了他居然还在房间里。

  不过Tony很快反应过来,然后说:“早上好,Erik,请问Charles在吗?”

  “他在睡觉。”Erik张开双臂撑着门框,用身体堵住门口,阻止Tony向房间里偷看的目光,说:“他昨晚累坏了。”

  Tony的脸色精彩至极。
  

  所以,Erik“不巧”地被连着一周被安排出任务,Tony终于有了接近Charles的机会。

  他事先把所有相关信息都发给了Charles,并摆脱Charles保密。而现在,他索性将Charles请到了他的工作室里,两个人正相顾无言——Tony不太习惯和精神异能者讨论正经的问题,毕竟Tony不知道还有什么是对方不知道的。

  “Well,”最后还是Charles打破了这有些尴尬的沉默,说:“你想要利用Loki的异能给Jarvis造一个躯体,但是苦于不知道方法。”

  知道他们的对话都被Jarvis听得一清二楚,Tony莫名有些尴尬。他强忍着把Jarvis关掉的欲望,点了点头,说:“所以我想和一位心理学天才讨论一下,毕竟你曾经让Loki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凭空变出了一杯水。” 

  Charles眨了眨眼,说:“好吧,那么我说说我的想法。其实我觉得只要Loki相信他能做什么,他就可以做到,难点在于如何让他相信。”

  聪明如Tony,一瞬间就听懂了Charles的言下之意,道:“你的意思是,要让他相信真的有Jarvis这么一个人。”

  Charles挑着眉点了点头。

  Tony支着下巴,露出思索的表情。
  
  
  ***
  
  
  Loki自从认回了自家的便宜哥哥之后,生活就滋润了很多,起码在一众出双入对的狗男男之中显得不那么突兀了。

  自从Thor能下床了,Loki走到哪里,Thor就跟到哪里。

  甚至有一次,到顶层吹风的Loki遇到了同样在顶层“吹风”的Bucky和Steve。当时两队人都很尴尬,而更尴尬的是这时Charles和Erik也好巧不巧地来了顶层。

  Charles的目光在另外两队人之间转了转,发出了一声意味深长的“哦——”。

  紧接着Loki就在脑子里收到了Charles的私人访问,Charles用促狭的语气在在Loki的意识海里打趣:【说真的,Loki,我最近开始怀疑,黑发绿眼和金发碧眼大胸是不是末世标配。】

  Loki不懂声色地看了Charles一眼,在脑子里想着:不,这只能说明我和Thor并不是亲兄弟,也许顺便也说明了Bucky和Steve也不是亲兄弟。

  Charles马上读到了Loki的想法,他低声笑了一声,然后走上前拍了拍Loki的肩膀,低声说:“没关系,这不是正好顺遂了你们俩的心愿吗。”说着,他侧过身不着痕迹地对一脸茫然的Thor眨眨眼,做了个“加油”的手势,然后转身回到Erik身边,故意大声地说:“这儿太挤了,咱们不欺负他们。走,我们再去找个地方。”
  
  
  既然Tony说要稳定Thor的情绪,及时Thor的寸步不离让Loki有些厌烦,但他也没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如果是Charles,看到Loki这么安分,肯定会觉得Loki在酝酿什么花样毁灭世界的大阴谋。

  但是Thor倒是每天乐颠颠的,整天策划着怎么把Loki连人带行李地拖回家。
  
  
  而现在,当Tony亲自端着餐盘敲开Loki的房门的时候,他第一眼看到的居然是Thor。

  “Hi, Lo…”Tony的笑容略微僵硬,“Thor?”

  “你好啊,铁人。”Thor友好地打招呼,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金发的壮汉张开双臂倚着门框,整个人挤在门口,将门口塞得严严实实的,外头的人根本看不到房间里的情况。

  Tony现在的表情就像是被人往嘴里硬塞了一把红眼果蝇,他颤颤巍巍地伸出一根手指,指着房间里,说:“他不会昨晚也累坏了吧?”

  Thor露出疑惑的表情,同时将手臂放下来,退后一步,露出房间里的情形,然后小声对Tony说:“昨晚明明是我累坏了。”

  Tony异样地打量着Thor,心说Loki这口味也是世间一绝啊。

  Tony探头往房间里看了一眼,就看到了正坐在小桌旁低头看书的Loki,他戴着耳机,正聚精会神地阅读着摊开在腿上的叶芝诗集。

  Tony皱着脸,啧了一声,小声对Thor说:“我从来搞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喜欢看这种东西。”

  一边的Thor小声赞同道:“我也是。”

  好像是终于发现了客人一样,Loki抬了抬眼,露出略带惊讶的表情,然后把书合上,放在桌上,他取下耳机,说:“Tony?”

  Tony尽量自然地扬起一个笑容,举了举手里的餐盘,说:“我来慰问群众。”

  Loki看了眼那个被拱形银盖盖住的餐盘,然后目不斜视地指使道:“Thor,给客人倒杯茶。”

  Thor闻言,立刻走到房间角落里单独开辟出来的小厨房里,开始倒茶。

  Tony佩服又惊讶地看着Loki,再看了看那边倒茶的Thor,压低声音对Loki说:“可以啊,这么快就调教得服服帖帖了。”

  Loki谦逊地一笑。

  Tony唯恐天下不乱地对Loki挤了挤眼睛,小声问:“听Thor说他昨晚累坏了?”

  Loki闻言,嘴角的弧度略微增大,但依然笑而不语。

  Tony了然地一笑,抬起手拍了拍Loki的肩,做出过来人的表情,说:“虽然你们都还年轻,但是晚上也别折腾得太狠了,身体要紧。”

  这时端着茶的Thor走过来,他茶倒的太满,现在只能小心翼翼地迈着小碎步过来,生怕茶水撒出来,样子看起来滑稽至极。

  听到Tony说的话,Thor也附和说:“对,Loki,我也觉得晚上不应该这么折腾,连续几个晚上都这样,我也快受不了了。”

  Tony本来促狭地眯起的眼睛微微瞪大,他目瞪口呆地接过Thor手中的茶杯,喃喃道:“连续几个晚上?”

  “是啊,”Thor露出叫苦不迭的表情,说:“Loki连着好几天的晚上都要我坐在床边,给他读什么……王子复仇记。”Thor苦着脸,想到Loki还恶劣地要求他用咏叹调读出所有的人物台词,他就觉得自己的舌头又开始打结。

  这几天晚上,Thor每晚都要完完整整地把这部歌剧朗读一遍,理由是不听这玩意儿Loki睡不着。所以Loki就躺在床上,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颗脑袋,然后睁着那双绿幽幽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坐在床头的Thor,看着他为那些拗口的词句苦恼不堪的可笑表情。

  根本没有料到这个故事发展方向的Tony愣了一下,然后快速地翻了个白眼。他几乎已经能想到每天深夜,Thor可怜兮兮地坐在Loki床头,捏着嗓子朗诵“土逼哦弄土逼”的情形了。

  Tony觉得这个话题没办法继续下去了,于是他果断地走上前把银碟子放在小桌子上,然后揭开了盖子。

  Loki看着盘子里的食物,“布丁?”他有些摸不着头脑。

  “是的,”Tony快速地舔了一下嘴唇,说:“刚好我的Jarvis……我的Jarvis是个好厨子,刚好他今天做了布丁,刚好听Charles说你喜欢吃布丁,所以就拿来给你试试。”

  Loki拿起一边的小勺子,挖了一小勺布丁放进嘴里。

  “好吃吗?”Tony问。

  Loki将嘴里的布丁咽下去,说:“不错。”

  事实上,是相当不错,Loki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布丁,跟眼前的这个比起来,他以前吃的布丁都像深海藻泥。

  Tony暗自松一口气,说:“这是Jarvis做的,我本来还担心他做不好呢。”

  “Jarvis?”Loki后知后觉地问:“Jarvis不是你的电子管家吗?你为他编写了做布丁的代码?”

  Tony心想成败就在此一举了!

  于是他眯眼一笑,说:“不瞒你说,我家Jarvis实体化了,并且,事实证明,他很有烹饪的天赋。”

  Loki挖布丁的动作停了一下,说:“天赋?”对一个全部程序都来自自己的AI谈天赋是不是有点奇怪?

  Tony一笑,做出“告诉你一个秘密,一般人我不告诉他”的表情,说:“事实上,Jarvis现在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Loki用“我看你这是疯了,而且疯得很有个性”的表眼神回视Tony,然后就看见Tony耸了耸肩,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一天,我一大早醒来,就发现Jarvis站在床头。他依然能操纵大厦,依然是全世界最好的AI管家,但他拥有了一具有血有肉的实体。”

  Loki注视着Tony,用眼神默默分析着Tony的精神状况到底不正常到了什么程度,但是Tony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并不像是说谎的样子,于是Loki将信将疑点了点头,说:“好吧,我明白了。”

  Tony抓心挠肝地很想知道Loki到底明白了什么,但是Charles事先告诉他这件事要循序渐进,不能操之过急。于是他也点了点头,说:“等有时间了,我就介绍他给你们认识一下。”

  “告诉他,布丁相当不错。”Loki挥挥手,示意送客。

  “谢谢。”Jarvis温和的男声忽然在房间里响起。Loki吓了一跳,然后Tony解释道:“虽然现在人在厨房,但是Jarvis依然可以靠电路操控一切电子设备。”

  Loki做出了然的表情,然后就听Jarvis继续说:“是的,我现在还在厨房,请问有什么想吃的吗?Sir。”

  Tony自然无比地说:“甜甜圈和派,谢谢。”

  “Yes,sir。”温和的男中音马上回答:“我很快就把它们送到你的工作室,sir。”

  Loki在旁边听得莫名有些牙酸,他放下勺子,问:“Jarvis为什么要在每一句话后面都加上sir?你是把“sir”和字符串终结符或者是句号设置成等价的了吗?”

  已经走到门口的Tony闻言停下,眯眼一笑,然后目光在Loki和一旁听得云里雾里的Thor间暧昧地打了个转,说:“每个人都有些特殊爱好,你懂的。”

  说着他走出房门,然后反手关上了门。
  
  
  ***
  
  
  Oscorp大厦。Harry正埋头在研究室里,和其他的研究人员一起研究末世病毒。
  

  老Osborn给Harry的那个小方块的确是访问Oscorp一切权限文件的钥匙,Harry很快找到了解毒剂的相关文件。他发现,原来Oscorp已经研制出了末世病毒的解毒剂。

  可惜的是,并不是通用解毒剂。

  事实上,解毒剂的研究方向集中在以个人的遗传物质研发相应的解毒剂。

  因为末世病毒事实上是一种针对人类DNA的逆转录病毒。虽然说是病毒,但是它的病毒体比朊病毒还要小,性质也更加特殊。

  它们不会轻易杀死宿主,而是将自己的遗传物质整合到宿主DNA序列中,然后尽可能利用宿主进行自我复制。也就是说,如果条件允许,末世病毒也许最终也许会和宿主形成一种微妙的共生平衡关系。

  然而,在利用人类正常机能的细胞进行自我复制的时候,它们的遗传物质会让体细胞合成几种特殊的毒蛋白。这种毒性物质对人体正常细胞有毒害作用,它会让某些特定的组织细胞裂解,这也就造成了那些丧尸们浑身流脓的现象。

  而一旦末世病毒进入脑颅内,它们就会控制脑内稀少的内分泌细胞分泌一种Harry闻所未闻的特殊神经递质。这种神经递质会让神经元异常放电,微弱的电信号经过各种传导和传递,最后汇聚在大脑皮层的一个特殊沟回里。也许是因为对这个沟回的过度刺激,宿主将会失去理性,变得同类相食、嗜血残暴。

  末世病毒在进化过程中进化出了相当不可思议的多样性,它们的变异率相当高,几乎每个人感染的病毒都有那么一点不一样。所以根本没有办法研制通用的解毒剂,只可能取每个人的DNA,分别制作解毒剂。

  这样一来,制药成本大大提高,难怪Oscorp集团不对外公布解毒剂已经研究成功的事。
  

  所以,Harry让Peter回一趟复仇者大厦,把这个消息通知Tony,并把所有人的DNA都取一份,然后再带回Oscorp。

  Peter一开始很不情愿,他认为可以随便派一个Oscorp集团的员工去,并不一定要是他。他甚至用蜘蛛丝把自己的手黏在Harry办公桌上,然后告诉Harry他走不了了。

  Harry知道Tony不可能放心把所有人的DNA样本交给除了Peter之外的人,但是Harry没有试图说服他,只是从他的旋转椅上站起来,凑到被蛛丝固定在桌子旁的Peter面前,仰起脸轻轻亲了亲他的鼻尖,然后抬着眼睛注视他,对他说:“Peter,拜托你了。”

  Peter一开始愣住了,但是下一秒,他的整个人就开始发红,连脖子上都变成粉红色。两人靠的这么近,Peter有些窘迫,轻松地挣开蛛丝,然后红着脸,飞快地瞄了一眼Harry,说:“好吧,我会马上回来。”

  然后Peter满脸通红但是面无表情地走出房间,Harry心满意足地坐回旋转椅上,少年最近已经开始掌握,该如何自己已有的,去得到自己想要的。

  他最近很忙,Oscoro的人员调动、解毒剂的后续完善……这一切都让他精疲力尽,他闭上眼睛,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他想,Petter应该已经走了。所以他也不掩饰自己眼底的疲惫,揉着酸痛的脖子走到落地窗前,忽然发现,窗外不远处有什么丝状物在暖红色的夕阳中闪闪发亮。

  Harry定睛一看,然后情不自禁地露出了一个甜蜜的微笑。

  在不远处两栋差不多高的高层建筑中间,有人以两栋高楼为固定杆,用蜘蛛网黏出了几个歪歪扭扭的蹩脚字母。

  那些半透明的蛛网本来很难被发现,但是从Harry的办公室这个角度看过去,正缓缓落下的红色太阳正巧夹在这两栋建筑之间。

  在暖色的斜阳中,每一根蛛丝都反射出亮晶晶的淡金色光芒。所有的光芒在交错的蛛丝间流动,最后汇聚成一句话——

  I LOVE U
  
  
  ***
  
  TBC

————————————————————————
  一直不敢更这章,因为这章还没更完就意味着我要超20章了,想凑个整数怎么这么难呢。那些关于末世病毒的相关知识,依旧是我瞎编的,是我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最近放荡不羁爱虫绿,但是喜欢的太太都萌ME以及贱虫,很无奈,但是依然篇篇都看,看完都觉得雷爽雷爽的

  我不管我要在1-2章之内完结有枪,因为我真的忍不住要开新文了。

评论(23)
热度(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