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dRose

EC、盾冬、锤基、虫绿、贾尼、拔杯、SD、福华、瓶邪、哈德哈
杂食怪,脑洞大,欢迎撩

© FriedRose
Powered by LOFTER

【EC】无物永恒 02


Warning:EC/五发必完/中世纪魔幻大革命AU/
心怀大爱的贵族先知Charles X 腹黑平民起义领袖鲨破仑Erik/年下微养成/

食用愉快。
———————————————————————————

Acting on your best behavior,
Turn your back on mother nature.

  
7

  三人一猫很快便踏上了旅程。

  因为Erik骑术不精,所以Charles买下了一匹温顺的枣红色小牝马,作为礼物送给了他。Erik一言不发,但是Charles知道他对这件礼物非常不满,因为Erik私底下为这匹小牝马起了个名字,叫“Charles”。

  Charles刚知道这件事的时候,几乎是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Erik无论人前装得再怎么冷漠老成,无论他身上背负着怎样的仇恨,他终究只是个记仇的半大孩子。

  一路走来,一行人走走停停。

  Scott骑着黑马,走在队伍的最前头,Charles和Erik并驾齐驱跟在Scott后面。骑在白色骏马上的Charles不时低下头,向一旁骑得歪歪斜斜的Erik介绍路过村庄的风土人情、旅途中风景的地形地貌、攻守地势。

  Erik一边一言不发地听着,一边暗叹Charles的博学。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Charles要和他说这些。但是Charles引经据典,讲得妙趣横生,Erik几乎是不知不觉间就将这知识记在了脑子里。

  虽然人生的前十二个年头都没有受到应得的教育,但是Erik相当聪明。他的理解能力尤其惊人,在一路不停地听Charles讲了大半个月之后,他很快便融会贯通,甚至举一反三,如今他在看到不同村庄的地形地势时,都能多多少少看出些攻守的门道来。

  半个月过去,Erik的骑术已经大有进步,起码现在能在马上坐稳了。

  “瞧,我说过,我是个好老师。”Charles笑着偏过头,有些得意地对Erik说。

  骑在枣红色小牝马上的Erik一言不发,但是在Charles移开视线重新抬起头看路的时候,Erik暗暗点了点头。

  他承认,Charles的确是个好老师。
  

  
8

  跋涉一个月,如果他们能遇到村庄城镇,便找旅馆过夜。Charles似乎从来不缺钱,他们总是住在最好的旅店的最好的房间。

  Erik本来以为,自己会被勒令睡在Charles房间的地毯上,像个仆人那样。或者被赶到Scott的房间里和Logan挤在一起,更甚者干脆像个奴隶一样被赶去睡马窖,但他没想到Charles总会专门给他一间单独的房间。

  Erik不知道Charles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不懂Charles的所有举动。

  不过大多数的时候,他们都跋涉在荒无人烟的野外,连借宿都苦于没有人家,三人只好在野外露宿。

  Scott总是一言不发地担任起守夜的任务。他抱着Logan,整夜靠着树一动不动地站立着,眼睛上绑着的黑布条让Erik永远不知道他是睡是醒。

  而Erik和Charles会并排躺在一条织花毯子上,Erik曾在一晚灿烂的星光下看见过那条毛毯上精心织就的繁复花纹。

  关于和Charles睡一张毯子这件事,Erik一开始颇不自在。但是相处的时间久了,Erik发现,Charles确实以对一个平等的人的态度在对待他。Charles从不将他当奴隶、或是当畜牲使唤。虽然嘴上不说,但Erik年幼的心还是被打动了的。幸而Charles的睡相很好,久而久之,Erik也习惯了在露宿荒野时和Charles挤在一张毯子上。

  如果周围有树,他们也许会睡在树下;如果恰巧走到了平原,他们便仰面宿于星穹之下。

  这时,三匹有颇灵性的马儿会安静地挤在一起取暖,而Scott会一如既往地入定般坐在一旁,一言不发。每到这种时候,躺在Erik身边的Charles就会指着满天的星斗,教Erik认星星。

  “ 瞧,那是大熊座,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北斗七星,春季星空的中心。看起来是不是像个勺柄弯了的勺子?今天的第四颗天权星暗了点,看起来像是六颗,但可千万记成了北斗六星。”

  ……

   “那儿是长蛇座,和它的名字一样,长蛇座就像一条长蛇盘踞在春季星空的南方……”

  ……

  “那儿,是乌鸦座。乌鸦座的全身组成了一个歪歪扭扭的小四边形,这个形状是不是很好认?乌鸦在室女座的西南位置。”

  “为什么要叫乌鸦座?”Erik忍不住好奇地问。

  “传说,太阳神的侍从乌鸦爱说谎。一次,乌鸦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他因此受到了惩罚,他漂亮的银白色羽毛丑陋的黑色,并将永受干渴之苦。因而,乌鸦的羽毛是纯黑的,鸣声也嘶哑难听。乌鸦死后,众神为了告诫后人,把这只乌鸦升到天上,化为星座,便是乌鸦座。”Charles耐心地解释。

  “可是如果乌鸦是黑色的,又在黑色的夜空上,怎么能被看到?”Erik问。

  惊叹于Erik思维的敏捷,Charles稍加思索,解释道:“我们当然看不见乌鸦,我们看到到,只是将乌鸦钉在夜空中的银色钉子。”

  Erik了然地点点头,半晌又问:“乌鸦到底犯了什么错?”

  “他说了谎,而他的谎言害太阳神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妻子。”Charles偏过头,凝视着Erik。

  Erik依然半眯着眼睛仰望着星空,说出的话因为睡意而显得有些含糊,他说:“如果神都是善良慈悲的,为什么太阳神不原谅乌鸦?”

  “大概是因为太阳神太爱他的妻子了吧。”Charles转回头,继续凝望着苍穹,他清澈的眼眸里刹那间落满了星子。

  半晌,Charkes问:“Erik,如果你是太阳神,你会惩罚乌鸦吗?”

  等了好久,Erik都没有回答。

  Charles转过头,就看到男孩已经闭上眼睛,微微蜷缩着身体,早就睡了过去。

    好在是春夏之交,夜晚的露水虽然依然带着寒意,但终归不至于冷入骨髓。这样微凉的温度,正适合两具温暖的躯体相互依偎取暖,共获一夜好眠。

  但是每一次Erik醒来,发现自己缩在Charles怀里的时候,还是不免有些尴尬。好在他醒的早,每次都可以事先从Charles怀里挣出来,不让Charles发现自己半夜怕冷地钻到了他怀里。

  虽然Erik口头上不愿意承认,但是他知道,Charles真的对自己很好。

  教自己东西可能是因为他闲,给自己单独订一间房可能是因为他人傻钱多。Erik虽然这样牵强地解释Charles的行为动机,但无论如何,他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有一个共同的原因,那就是,Charles是个好人,他在乎自己。

  Erik从来不相信自己是个幸运的人,但是幸运之神确实在忽略了他整整十二年后,重新眷顾了他。
  

  
9

  Persephone城正是革命起义最先兴起的地方。
  

  “Persephone是丰收之神的名字,”Charles勒马在城郊的高地,转头去看身后的Erik和Scott,说:“但Persephone同时也是冥王的妻子。传说她说一位金发碧眼的庄重女神,无意间采摘了一朵代表冥王的水仙,而被驾着四批黑色骏马的冥王抱走,带到了冥界,成为了冥后。”

  Erik面无表情地点点头。Charles不确定他真的明白,毕竟他只是个孩子,可能并不明白这些神话故事中的残忍意味。

  “那现在——”Erik伸出手,遥指不远处的夕阳下显得沉静而压抑的Persephone城,说:“她是丰收女神,还是冥王之妻?”

  Charles有些意外地看了Erik一眼,笑着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或许两者都是。”

  等到三人行至Persephone城的侧门,原本只是西斜的阳光已经完全被黑夜吞噬。

  Persephone城四周完全被帝国的军队围了起来,每一个城门都有重重士兵把守。

  Charles走到守门的军士前,掀开亚麻斗篷的帽檐,露出脸,然后对那位明显是长官的男子一笑。

  军士眉毛一跳,局促地回以一笑,有些不确定地问:“所有城门现在都是封闭的,不准进也不准出,你们有什么事吗?”

  Charles从宽大的袖子里伸出右手,露出他拇指上的鸢尾戒指。

  军士的眼睛睁大,马上夹紧双腿站定,提高声音说:“Xavier大人,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吗?”

  Charles满意地一笑,说:“你好,士兵,麻烦你带路,我要见你的长官。”
 

  
10

  Charles三人在Persephone城旁边的森林里找到了一间有些破败的小木屋。Scott和Charles花了半个晚上的时间对它稍加修缮,它现在看起来起码能住人了。

  Erik想要帮忙,这一个月里,他已经完全从当初的致命伤里完全康复了。但Charles还是觉得他太过瘦弱,于是Chales塞给Erik一个小袋子,说:“如果你想要帮忙,就把这些种子绕着篱笆撒一圈吧。”

  “这是什么?”Erik皱着眉看着这个其貌不扬的小袋子。

  “鸢尾。”Charles说着,用釉纸糊上破碎的玻璃窗,釉纸透光而易燃,但是现在他们没有更好的选择,他们只能暂时用釉纸封住漏风的窗户,好让小屋子里的空气尽快暖和起来。

  Erik知道白花鸢尾是Xavier家族的象征,他憎恨所有象征着贵族的花,不管它们的颜色多么圣洁、香味多么馥郁。花只是花,但人们却总是强加各种意义在本来无罪的花草上,让它们成为人们仇恨的对象。

  
  十分钟后,Erik已经撒完了种子,于是他又凑到Scott面前,既然Charles不让他帮忙,也许Scott会给他一份任务。

  “让开,小鬼。”即使看不见,Scott也能敏锐地感觉到正拦在他面前的Erik。

  “我只是想要做些事。”男孩刚开始变声的嗓子发出闷闷的声音,Erik压着嗓子,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强势一些。

  Scott冷哼一声,嘲讽道:“算了吧,你连Logan都打不过。”

  如果Scott没有失明,他就能看见Erik涨红了脸。

  Erik一言不发地转身,在一旁的树下坐下。同样蹲在树下舔爪子的Logan百忙之中抬眼看了眼面色难看的Erik,发出一声嘲讽的“喵嗷”。

  Erik对它怒目相向。

  
  后半夜,Charles和Scott终于收拾出了一个不漏风、不是到处都是蛛网的木屋。

  Scott粗暴地摇醒了靠着树睡着的Erik。

  Erik一睁开眼,就看到面无表情的Scott,和Scott怀里正睁着金色大眼睛得意洋洋地打量着他的Logan。

  Erik暗暗咒骂一声,揉着有些疼的后脑勺爬起来,然后就看到Scott已经转身,留下一句:“进屋吧,小鬼。”

  Erik愣愣的看着面前的木屋,忽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在颠沛流离、寄人篱下这么多年后,他现在也许终于重新拥有了一个家。

  
  Charles精疲力尽地躺倒在并不柔软的床上,他今天做了很多事。体力活还在其次、他还面见了Persephone围城的总司令,并使用Xavier家族的权势与名誉,让总司令答应了他一星期进一次城的请求。

  Charles向总司令做出了保证,保证他不会携带任何武器或者是毒药进城,他只能带上少量的医疗用品,救助无辜的群众,而且也不能将药品留在城里。Charles知道,这已经是莫大的妥协了,所以他也见好就收,不敢得寸进尺。Charles想做的只是救救那些无辜的孩子——他也只能做到这种程度了。

  想着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一连串麻烦事,Charles疲惫地叹了口气,陷入了沉沉的睡眠。
 

  
11

  他们在木屋里安置了一个星期,终于让它里里外外焕然一新。

  Charles来回奔波,但也丝毫没冷落了Erik。

  他一个星期只能进城一次,这一周一次的旅程每次都会花费Charles一整天的时间,但是在一个星期里,他还有其余六天不是吗?

  除了进城的那天之外的每天早晨,Erik都会被Charles早早叫醒。所以他每天清晨第一眼看到的,都是Charles带着笑意的蓝色眼睛。

  然后Charles会给Erik上课。

  上课的内容多种多样,有深有浅。Charles是位好老师,Erik无疑也是个好学的好学生。

  Erik如今正坐在书桌前,皱着眉头看着Charles,说:“我认字,不需要你教我。”

  坐在Erik身边的Charles挑了挑眉,说:“但是你没有经过系统的学习,不是吗?”虽然Erik少言寡语,但是Charles依然敏锐地注意过他的语言中细小的语法错误。

  Erik沉默了。

  Charles看他的表现,就知道Erik会继续认真学下去,于是对他一笑,说:“Erik,记住,我不会教你没用的东西。”

  Erik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心里却是一声冷哼。什么才是有用的东西呢?Charles教他这些东西,可能也不过是想把他驯化成对主子有用的狗东西,或者是那些恶心的贵族门阀屠戮、剥削人民的尖刀利刃。

  “你的起步有些晚,但是不要紧,你悟性很高,也相当聪明,我相信你很快就能掌握我叫给你的一切知识。”Charles说着,温柔地拍了拍Erik瘦骨嶙峋的肩膀。

  Erik抬头,无声地看了Charles一眼,千万种晦暗不明的情绪汹涌在他眼底。

  
  每一天,在在跟着Charles学了一个上午之后,Erik的下午会被指派给了Scott。

  比起Charles的循循善诱,Scott就显得苛刻多了。

  他绕着Erik走了几圈,不时上千捏捏Erik瘦长的四肢,半晌,他退开几步,啧了一声,挑剔地说:“我该怎么教你?你连我的猫都打不过。”

  Erik默不作声地站在原地,一言不发,只是悄悄挺直了脊背。

  Scott最终还是叹了口气,Charles请他教导这个孩子,他不懂为什么,但是他不会违背Charles的意愿。

  “好吧,小鬼,”Scott稍作让步,说:“你想学什么?”但他还是不甘心地刺了Erik一句:“我推荐你学打铁,这样你就能为自己打一套盔甲了,你一定要好好学怎么打头盔,因为如果我是你的敌人,我会首先敲破你的脑壳。”

  Erik没有理会Scott的挖苦,而是冷静地思考了一下,说:“我想学所有的一切。”

  Scott终于停下脚步,将头转向Erik,似乎惊讶于这个瘦弱男孩的大言不惭。

  “好吧,”Scott挑了挑眉,终于在心里正眼看了一眼这个孩子,他扬起下巴,说:“那以后可有你受的了。”

  
12

  战争的局势越来越紧张。

  这势必会是一场持久战。

  帝国军队当初想用围城的方式,将造反者们困在Persephone城内,让他们不战而降。

  当初革命军选定Persephone城为革命发源地,也不是没有缘由的。Persephone城人口众多,屯粮众多,并且是Hermite帝国南方的农业大城,出产几乎一个附近20个城池的粮食。一旦战争发动,势必死伤无数,附近一片地区的粮食供应在之后的上十年里都会成为问题。

  同时,Persephone城的地势易守难攻,强攻不易,围城虽然听起来愚不可及,但的确是不得已而为之。

  
  距离围城战略开始实施,已经过去了一年有余。

  这一年里,Charles每个星期都会进城,少数时候能医治几个伤患。而大部分的时候,他都坐在一群五六岁孩子之间,给他们讲一些远古的神话。

  他没有冒然透露自己的身份。连放他进城的士兵,也只知道是总司令允许这个俊美的青年每个星期进城一次,而不知道Charles究竟是何方神圣。城里的人们以为Charles是前来布道的牧师,毕竟Charles除了治伤救人,其余时间都在给孩子们讲着那些由神灵和神迹构虚而成的故事。

  Persephone城的居民们文化水平普遍不高,人们都是靠劳力养活家庭的农民,即使是战争时期,居民在一开始的慌乱过后,马上恢复了原装,至今都保持着一种井井有条而又诡异异常的宁静与忙碌。

  大人们要忙着照看庄稼,所以自然愿意把自家烦人的孩子送到Charles身边;孩子们也很喜欢这个肚子里装满故事的蓝眼睛温柔大哥哥。

  这一天,Charles照例在下午风尘仆仆地骑马从城里回来,就看见Erik正在院子里向Scott学习射箭。

  童年营养不良的男孩在这一年里五官和身体都慢慢长开,也显得没那么瘦弱了。

  如今,十三岁的Erik已经算得上是个挺拔的少年,宽肩窄臀,四肢修长,从尚且稚嫩的面部轮廓中已经能看出今后的俊美。

  少年正侧身而立,胸膛舒展,两手挽圆了弓,手臂上初具雏形的肌肉因为持续发力而绷紧。他橄榄绿色的眼睛入神地盯着远处的靶子,带侧锋的狭长精钢制三角箭头稳稳地对准靶子,而箭尾的白色翎羽抵着少年薄唇边缘那抿紧的尖锐唇角。

  Charles只见少年的手前一秒还稳稳地架在身前,下一秒他的右手就忽然一松,箭矢离弦,裹挟着呼啸的风声向前飞射而去——然后正中靶心。

  Charles打开篱笆栏。Erik去年在篱笆边撒下的种子如今已经长成丛的绿色植株,蓝色鸢尾正怒放着,花朵蓝得如同一个个天真烂漫又不识人间疾苦的孩童,由外向里渐变成浅蓝色的花心宛若倒影着天空。

  Charles走到两人身边。

  Erik转过头看着Charles,拿弓的手垂下来。而Scott则开口询问:“Charles,这次出行还顺利吗?”

  Charles嗯了一声,说:“形式更加严峻了,Persephone城内囤积的粮食可以撑过好几年,他们去年迎来了罕有的大丰收。但是恐怕帝国军队不会再这么等下去,他们迟早会沉不住气,采取措施。”

  Scott皱起了眉头,就听到Charles说:“不过不会那么快,互相僵持的局面恐怕还要持续几年,不过战争早晚要发生。”

  Erik在一旁一言不发地听着。

  Charles拍了拍Erik的肩膀,转移话题道:“学得很快嘛,我看到你射中靶心了,你会是一名优秀的弓箭手。”

  Erik默许了他的赞美。

  Scott冷哼一声,说:“优秀倒是优秀,就是力气不大,箭的速度太慢,总是往下飘,恐怕只有在敌人是一群土拨鼠高矮的侏儒的时候才能被他命中。”

   Charles失笑道:“哪有那么糟糕。”紧接着他又转向Erik,鼓励说:“毕竟你才13岁,等你长大了,力气自然也就大了。”

  一边的Scott不置可否地撇了撇嘴。

  Charles低下头询问:“Erik,这是你向Scott学习的第几项了?”

  “第三项,前两项是匕首和格斗。”

  Charles满意地点了点头,说:“你相当优秀,Erik,相信Scott他也为你骄傲。”

  Scott歪过头,没有说话,倒是他怀里的Logan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咕噜声。

  
13

  今年,Erik十四岁。

  Persephone城依然被重兵包围。不同的是,今年,不时会有小型冲突发生。偶尔有起义者翻出城墙,挑衅外头的士兵,他们的下场不过就是被杀死或者是成功逃回城里。好在这些小打小闹还暂时掀不起大风浪。

  明天,又是Charles进城的日子。

  Erik敲了敲门,在得到许可之后走进了Charles的屋子,在Charles面前站定。

  他抱着一束蓝色鸢尾,用它换下Charles书桌花瓶上有些蔫了的花朵。

  Erik知道Xavier家族的象征是白花鸢尾,但Charles却在他们的木屋边种满了蓝色鸢尾。

  Erik记得,在去年蓝色鸢尾第一次开花的时候,他曾向Charles提出过这个疑问。

  “比起白花鸢尾,蓝色鸢尾更有生活的气息不是吗?”当时Charles正看着一本书,听到这个问题后抬起头,这样对Erik解释:“如果说白花鸢尾象征着神性,那么蓝花便象征着人性,也许蓝色鸢尾没有白花鸢尾那么珍稀,但我更钟爱它。”
  

  “Erik,有什么事吗?”Charles放下手中的笔,抬起头,目视正看着自己发愣的Erik。

  Erik从回忆中挣脱出来,他快速地眨了眨眼睛,面不改色地说:“我想明天和你一起进城。”

  Charles挑了挑眉,他早已知道,这一幕迟早会发生,但是他依然温和地询问:“能告诉你想这么做的理由吗?”

  Erik沉默了一下,四两拨千斤地回答:“和你离开Xavier家族、出门游历的理由一样。”

  Charles一笑,他刚刚教授了Erik谈判的技巧,没想到他转眼就把它用在自己身上了。Charles问:“那你说说,我为什么要放弃Xavier家族的锦衣玉食,出门游历?”

  Erik面不改色,笃定地说:“你出门游历,不是为了沿途风景,也不是为了风土人情。”

  “那我这么做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帮助别人?或者是为了布道?”Charles也佯装出不解的样子。

  “都不是。”Erik淡淡地说:“你出门游历,只是因为你想。”

  Charles暗叹于Erik一针见血的分析。在这一瞬间,Charles凝视着Erik因为年龄渐长而染上烟灰色的橄榄绿色的瞳仁,惊觉Erik可能比自己想象的更了解自己。

  Charles点点头,笑着说:“所以你要跟着我进城,也只是因为你想。”

  Erik说:“没错。”

  Charles将背往后靠了靠,放松了一下他僵硬的颈肩,忽然问:“今天教你的用兵方法,都掌握了吗?”

  Erik不解地抬眼看向Charles。

  “掌握了吗?”Charles又问了一遍。

  Erik反应过来,他重重地点头,说:“都掌握了。”

  Charles展颜一笑,说:“乖孩子理应得到他的糖果。明天跟着我一起去吧,记得骑上你的小马。”

  Erik掩饰着内心的兴奋,假装平静的点点头。

  其实,他很想告诉Charles,当年那匹稚嫩羞怯的枣红色小牝马早已长成了一匹皮毛油光水滑的高头大马。Erik每天清晨都会抽时间骑着它在林子里飞奔一会儿。

  他想告诉Charles,他的小马如今漂亮极了,在绿林里奔跑起来,就像一阵红色的疾风。

TBC

——————————————————————————
  这篇果然没人看啊……

  每一个写文明明想三发完可是因为写的太长不得已分中上、中下……的写手,上辈子都是折翼的雷震子。

舍友:你还可以分中一中二啊~

我:中二……算了我还是写01、02、03吧。

评论(17)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