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dRose

EC、盾冬、锤基、虫绿、贾尼、拔杯、SD、福华、瓶邪、哈德哈
杂食怪,脑洞大,欢迎撩

© FriedRose
Powered by LOFTER

【狼队】Lucida


Warning:狼队/小甜饼一发完/(特别甜/
产生于一只妹子的怨念/
算是《无物永恒》的平行世界番外/

@何弃疗综合征晚期  赔你的小甜饼

食用愉快。
——————————————————————————
  Scott是一名云游剑客。

  其实他小时候的梦想,是成为一名骑士。骑士可以在腰间佩戴闪光的宽刃剑,最高级的红袍骑士甚至可以身披猩红色的斗篷在华贵的贵族庄园里走来走去。

  其实Scott本来是有机会成为一名骑士的。

  Scott有幸也不幸和Hermite帝国最后的先知Charles·Xavier同一天出生。因为这个,他还没来得及看这个世界一眼,就失明了。但是他的母亲也因此得到了一个成为Xavier家族乳母的机会。

  本来Scott家住的和Xavier庄园挺近,这份油水颇丰、有望飞黄腾达的工作应该非Scott的母亲莫属才对。然而,这位刚刚生产完的女人在匆匆赶赴Xavier庄园的路上摔了一跤,虽然没把屁股摔成八瓣,但是直接错过了乳母入职的最好时机。当她赶到Xavier庄园门口,知道已经有人顶替她上任之后,直接坐在Xavier庄园的雕花大门前嚎啕大哭。

  Scott的父亲二话不说就把自家缺心眼的傻婆娘拎回家了。从此Scott的母亲也就乖乖呆在家奶孩子,只是她在十八年后Scott告别父母出门云游的时候,依然对十八年前那一跤念念不忘。

  Scott小时候一直不知道自己和别的孩子有什么不同,他不知道自己脸上那被黑麻布条蒙住的器官有什么用,也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不是一片黑暗。

  直到他稍微长大了一些,他才听到别的孩子都在暗地里叫他“瞎子”。他跑回家问母亲“瞎子”是什么意思,但是小Scott的母亲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最后她告诉他,和先知在同一天出生的孩子都被叫做“瞎子”,这个词是为了纪念感谢这些孩子们为先知的语言能力做出的牺牲与贡献。

  Scott的母亲觉得这个解释天衣无缝,但是小Scott却敏锐地抓住了她话中的重点。就在她在心里暗叹自己的聪明绝顶时,Scott面色凝重地问她:“什么牺牲?我牺牲了什么?”
  Scott的母亲哑口无言,只是抱住了儿子。
 
  随着年龄的增长,Scott慢慢也弄清楚了自己和别人的不同。他因为眼睛的问题受到过很多欺凌,但是Scott的父亲终归是靠谱的,他没有像Scott的母亲一样抱着被同龄人揍得鼻青脸肿的儿子放声哭泣,而是直接为小Scott请了一位剑术老师。

  这个老师也挺不靠谱,他第一天上课就迟到了,而且来的时候还是醉醺醺的,闻起来活像只刚从酒缸里爬出来的老鼠。

  小Scott当时捏着鼻子,就听到老师嘶哑的声音:“小瞎子,我要让你成为全帝国最好的剑客!”然后就是一串癫狂的笑声,那声音宛若用钢锯锯铁皮屋顶。

  小Scott嗤之以鼻,说:“我从未听说过有好剑客是残疾人的。”

  老师哈哈大笑起来,说:“我就是帝都最好的剑客。”说着,他张开双臂,在Scott面前转了一圈,好像在说:“看我啊”。然后,他在小Scott面前蹲下来,拉着他的手去碰自己的右肩。

  小Scott不敢置信地摸着剑术老师的肩膀,发现老师的右边肩膀之下都空荡荡的——原来他没有右臂。

  后来,小Scott在剑术上表现出了极高的天赋,他每天出门都带着一把木剑,把那些胆敢挑衅攻击他的坏小子们戳得吱哇乱叫。
 

  Scott十岁的时候,救了一只小奶猫。

  那时他正扛着一摞柴回家,忽然就听见暗巷里传来了奇怪的声音。

  从小被欺凌的Scott一下子就辨认出了其中一个人声正是之前经常找自己茬的小胖子,Scott上个月刚用木剑在他屁股给他新开了个屁.眼,没想到他这么快又活蹦乱跳了。

  Scott放下那捆柴,轻手轻脚地走进暗巷,就听到在吵闹的人声中还夹杂着一丝轻微的小动物呜咽声。 

  Scott从阴影里跳出来,那群半大孩子立刻被拿着一根木条、眼蒙黑布条的Scott吓得屁滚尿流,他们哭嚎着落荒而逃之后,Scott走到巷角,蹲下身去。

  他一动不动地蹲在原地,半晌才伸出手,想碰一碰在角落里的小动物。

  很快,Scott感到一只毛茸茸的小爪子搭在了自己伸出去的手指头上。小动物很聪明,似乎知道Scott没有恶意,于是小心地将自己的指甲都收进了肉垫里。

  Scott捏了捏小动物软软的爪子,然后听到小动物发出一声——

  “喵。”
 
 
  ***
 
 
  如今,刚满十八岁的Scott决心要出门云游。他的剑术老师总是告诉他,剑客就是要在年轻的时候云游四方,打响自己的名号。

  他站在家门口,背着并不多的行囊,辞别父母。

  Scott的母亲如今已经有些发福,她倚着门框,不断抽泣,白白胖胖的双手死死地抓住儿子的手,漂亮的蓝眼睛悲伤地注视着Scott。

  Scott的父亲扶住因为悲伤而站不稳的妻子,皱眉看着Scott,最后只说了一句:“注意安全。”

  猫咪Logan突然从后边窜过来,一下子跳上Scott的手臂。
  Scott皱眉,对父亲说:“父亲,能帮我抓着Logan吗,它总要跟着我。”

  Scott的父亲斜睨一眼儿子臂上的花猫,说:“让它跟着你吧。”自从Scott八年前救了它,这只猫就跟着Scott不放了,Scott的父亲看着赖在儿子手臂上不肯走的猫咪,略加沉思后说:“反正它从来都不抓老鼠。”
 
 
  ***
 
 
  Scott和Logan一人一猫踏上了云游之路,Scott没有马,因为他父亲的面包房最近生意不太好,Scott没有接受父亲给他买马的钱。

  Scott的剑术老师告诉他,剑客云游,就是要找到被恶棍欺凌的少女,然后拔剑,战胜恶棍,再牵着少女的手找到她当酒馆主人的父亲,然后她的父亲就会欢天喜地地将少女许配给自己了。

  但是Scott抱着猫四处游荡了半年,却从来没遇到过被恶棍欺凌的少女,倒是遇到了很多被自家婆娘追着打的男人。

  Scott的盘缠用得差不多了,但是少女和恶棍依旧没有成对出现。

  Scott开始成天对着他的猫唉声叹气。

  Logan很明显也有些烦了,它似乎很不理解为什么为什么Scott要一边撸它的毛一边叹气。它不喜欢这样,因为每次Scott一边叹气一边撸它的猫,Logan都有一种自己会被Scott丧失控制的手劲撸秃的错觉。

  Scott很苦恼。

  Logan也不堪其扰。

  终于,一天Scott清晨醒来的时候,发现Logan不见了。

  Scott先是在旅店的房间里四处找了找。Logan不是一只习惯早起的好猫,大部分的清晨,Scott醒来的时候都会发现一身乱毛的花猫窝在自己怀里,睡得天昏地暗。

  然而Scott没有在房间里找到他的猫。

  Scott终于有点慌了,Logan见人就挠,又不会捉老鼠,Scott有些担心它走丢了会被饿死。

  Scott匆匆到旅店主人那儿,问他有没有看到一只很丑很凶的花猫,旅店主人给出了否定的回答。Scott拜托他帮自己留心一下后,就急匆匆地出门找猫了。

  Scott刚出门,才走了不远。城郊人烟稀少,这样的清晨,乡间小径上的行人还很少。

  “你要干什么!”

  Scott突然听到尖锐清脆的女声,他忙朝那个方向走。

  随着Scott的走近,他嗅到了Logan身上独有的那股淡淡的青草和泥土味。同时,他也听到了一位少女愤怒中带着恐惧的啜泣:“你走开!你这个恶棍!”

  Scott有些摸不着头脑,他的听觉告诉他他面前有两个人,还有他的Logan,那么问题来了,他的猫在哪儿?

  少女像是看到了Scott,朝Scott大声呼叫起来:“救命!这里有个恶棍!”

  Scott下意识地拔出剑,然后冲上去。

  扮演“恶棍”的男人似乎被剑客的气势吓了一跳,他呆呆地站在Scott面前,一时不备,就被剑客尖利的剑划伤了。

  少女见男人受伤,连忙挤开自己面前的男人,跌跌撞撞地跑到Scott身后。

  Scott嗅着空气中除了血腥味之外那熟悉的味道,越来越觉得奇怪。

  但是那个少女口中的“恶棍”不知是被Scott的气势震慑还是怎么的,Scott感到男人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停留了一会儿,然后很快,男人就转身跑了。

  Scott莫名其妙,归剑入鞘。

  他身后的少女终于停下了啜泣,Scott等她听起来平静了一些后,问:“小姐,请问发生了什么事?”

  少女平复了一下呼吸,用柔和的声音礼貌地说:“你好,勇士,非常感谢你。我的名字是Jean·Grey,我正要帮我的父亲去城里取酒,忽然就跳出来一个浑身赤裸的男人。他奇怪极了,表情也很凶恶,头发乱糟糟的就像两只猫耳朵……他不说话,就是拦着我不让我走,我害怕极了,好在你出现了。”

  说着,Jean抬手擦了擦眼角残余的的泪水,略带羞涩地微微低下头,说:“谢谢你。”

  “不用谢,小姐,”Scott皱着眉,他能嗅到少女身上清香的小麦啤酒味道,他文不对题地说:“抱歉,小姐,请问你刚才有看到一只猫吗?”
 
 
  ***
 

  Scott婉言拒绝了Jean带他去见她身为酒馆老板的父亲的邀请。他觉得自己似乎隐隐约约明白了什么,但是又不敢肯定。

  Jean告诉了Scott她家酒馆的所在,然后才恋恋不舍地放剑客离开。

  Scott急匆匆地回到旅店房间。

  一打开门,Scott就嗅到一丝淡淡的血腥味。Scott连忙关上门,他看不见,但是他能听见来自男人的粗重的喘息声。
  Scott抽出剑,警觉地问:“谁?”

  床上的男人翻身坐起来,似乎有些苦恼地“啧”了一声,然后用生硬不流畅的句子说:“我以为,你会跟着她回去见她的父亲。”

  “我为什么要去见她的父亲?”Scott反问。

  男人从床上站起啦,小旅馆的床发出“吱呀”一声。男人向Scott走来,直到Scott的剑尖抵住了男人的肩膀,他才停下。

  “不是你自己说的吗?”男人有些不耐烦地说:“美丽的少女、恶棍、酒店老板。”

  “你究竟是谁?”Scott没有理会男人的问题,而是第二次问出了这个问题。

  男人苦恼地挠了挠头,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

  Scott将抵在男人皮肉上的剑尖稍微收后了一些,第三次说:“告诉我你是谁。”

  男人似乎有些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说:“我不知道我是谁,我只知道我叫Logan。”
 
 
  ***
 
 
  Scott的云游生活变得有趣起来。虽然他少了一只猫,但是他有了一个会说人话的伙伴。

  不过大部分时候Scott希望他的伙伴不会说人话。

  Logan自己也搞不明白他是怎么变成人的,但是他似乎知道自己在过去八年里都是猫,同时他暂时还改不掉身为一只猫的坏习惯。他依然在晚上蹑蹑嗦嗦地想钻进Scott的被窝里,依然会忽然趴到Scott的大腿上试图让他给自己撸毛。Scott不堪其扰,只能庆幸好在Logan是猫的时候就不会抓老鼠。

  Scott很快就离开了那个小镇,他离开的时候Jean来送他了。红发少女穿着一身暗红色的裙摆,在风中就像一株摇曳的红玫瑰。

  但是Jean很快就看到了Scott身后的Logan。少女瞪大眼睛,活像是看到了一只八脚大蜥蜴,她指着Logan,结结巴巴地问:“这位是?”

  Scott有些尴尬地拍了拍Logan的肩膀,说:“这是我的朋友,那次他不是故意的。”说着Scott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他这里有点问题。”

  红发少女讷讷地点点头,依然有点不能接受恶霸和剑客搅在一起了的事实。

 
  Logan和Scott一起上路,他们在往北边走,南方最近有些暴动,听说起义军占领了一座城池,Scott不想让自己陷入险境。

  一路上Logan总是要搞出些鸡飞狗跳的动静来。Scott希望能让Logan有尽量多的时间适应人类世界,或者说不想让Logan吓到别人,所以都找人少的路走。

  今天他们到了一片草原,方圆十里荒无人烟,他们只好在星空下露宿。

  Scott仰躺在星空下,Logan本来想上树,但是被Scott硬拉下来了。

  如今他不情不愿地躺在Scott身边的草地上,恶狠狠地嘟囔:“我真讨厌你。”

  “闭嘴。”Scott淡淡地回答。

  Logan沉默了片刻,半晌又说:“我是说真的,我讨厌你。”

  Scott冷哼一声,说:“讨厌我?你连讨厌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

  Logan不满地斜了Scott一眼,说:“我当然知道,我聪明着呢,我甚至会打桥牌。”

  “是啊,你聪明着呢,你不是会打桥牌,你是会打输桥牌。”Scott中肯地说:“你说你知道,那你告诉我讨厌到底是什么意思。”

  Logan的眼珠子转了转,然后说:“总之就是,你母亲总喜欢对你父亲说这句话,我大概就是他们那个意思。”

  Scott沉默了,半晌说:“你赢了。”

  Logan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是Scott认输让他觉得很愉快,他心满意足地躺在Scott身边,刻意挪动着身体剑客凑近了些。

  “Logan,听说天上有很多星星。”Scott忽然说。

  “没错,”Logan烦躁地说:“一闪一闪地都快晃瞎老子的眼睛了。”他进入人类社会的时间不长,昏话粗口倒是学了个全。

  Scott沉默了一会儿,显然被Logan搅了兴致,但是一会儿后又说:“听说星星可以被串起来,然后就成了星座。”

  Logan来了性质:“串起来?小鱼仔也可以被串起来,就成了小鱼串。”

  Scott不理他,继续说:“听说每一个星座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神话故事。”

  “神话故事?”Logan饶有兴趣地说:“神话故事能吃吗?我有点饿了,Scott,我饿了,你能喂我吃点东西吗?”

  Scott额头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生硬地说:“神话故事不能吃。”

  “那就让它们滚一边自己玩儿自己去吧。”Logan满不在乎地说,半晌重申:“我饿了,Scott。”

  “闭嘴,Logan。”

  “我很饿。”

  Scott没有回答,好像睡过去了。

  “我真的很饿。”Logan看着天上的繁星,重复道。

  “非常饿。”

  “Damn it,”Scott暴躁地说:“闭嘴,Logan。”

  “我讨厌你。”Logan喃喃自语。

  “我也讨厌你。”Scott回答:“现在,睡吧。”

  空气沉默了片刻。

  “我饿了,Scott。”

  “闭嘴,Logan。”
 

END

————————————————————————
  这篇真的是怎么甜怎么来的,话说我之前还真没怎么ship过狼队呢。希望点梗的小朋友满意。(Lucida是明亮耀眼的星星的意思,我真的取名无力了)

评论(8)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