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dRose

EC、盾冬、锤基、虫绿、贾尼、拔杯、SD、福华、瓶邪、哈德哈
杂食怪,脑洞大,欢迎撩

© FriedRose
Powered by LOFTER

【绿基巴叉】我的危险前任 01


Warning:绿基巴叉闺蜜组/EC/盾冬/虫绿/锤基/无能力/现代AU/深井冰欢脱画风/OOC慎点

一句话简介:绿基巴叉闺蜜组暗搓搓组团出逃,互相疯狂吐槽自家前任,然后被万虫锤盾一只一只抓回去好好调教的故事。(画风是真深井冰)

声明:我不拥有这些角色,但OOC算我的

食用愉快。
——————————————————————
  Charles艰难地用手推动着轮椅,控制着它颠颠簸簸地从火车上滑下来。

  期间,一个窜下火车的路人从侧面撞了他一下,轮椅一个打滑,侧轮打了个空转,差点带着Charles连人带车翻下火车。

  Charles急忙稳住空转的轮子,一边在心里咒骂着这些路人对残疾人的冷漠,一边费力地控制轮椅艰难地在熙熙攘攘的人海中前行。

  即使现在是深夜,车站的人依旧多得出奇,仿佛这个星球的人都是些喜欢深夜跑到火车站举行彻夜派对的夜行动物。车站嘈杂的声音吵得Charles几乎无法思考,他觉得他的脑子现在正在琢磨着该从哪只耳朵爬出来然后逃离这个鬼地方静一静。

  人们像是发了疯的蜂群一样四处乱窜,Charles觉得自己像是掉进蜂巢里的一颗柠檬,还是坐着轮椅的那种柠檬,他只能控制着轮椅,在人群中简直举步维艰。

  忽然,Charles感觉感觉轮椅的人把手被什么人握住,接着那人就开始推着轮椅,平稳地推着Charles往前走。

  Charles诧异地转过头,扬起下巴,就看见一个戴墨镜的高个黑发男子正站在自己身后,男子穿着一身黑衣,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握住轮椅椅把,正推Charles向前走。

  见他转头,男子低下头,腾出一只手微微拉低架在鼻梁上的墨镜,露出一双翡翠绿的眼睛,然后微微弯腰,在Charles耳边用低沉好听的声音说:“Charles?”

  Charles不动声色地点点头,他打量着男子的长相,然后肯定说:“你是Loki。”

  Loki对他一笑,锋利的嘴角勾起一个几不可见的弧度,算是承认了。

  Charles放松下来,他转回头,任由Loki推着他往前走。

  两人出了车站,然后七拐八拐,终于到了一处偏僻的路口。路口的路灯投下昏暗的路灯光,一辆不起眼的黑色轿车正停在路灯光所能辐射的范围之外。

  四下无人,Loki推着Charles快步向那辆黑车走去。Loki又高又瘦,脸色冷峻,要是有人看到这一幕,准得以为这是某某帮派的黑手党在绑架无辜残疾良民上黑车摘肾。

  两人来到车前,Loki拉开后座车门,Charles就看到后座上躺着一个抱着枕头正睡的横七竖八的金发青年。

  Loki伸手一指睡梦中的金发青年,对Charles介绍道:“这是Harry。”然后他的手又转向坐在驾驶座上的黑发男人,说:“这是Bucky。”

  Bucky有些局促地朝Charles一笑,虽然他的下颚有淡青色的胡茬,但是婴儿肥的腮帮子依旧让他看起来毫无杀伤力。

  Loki绕到Charles身前,弯下腰,作势要把Charles抱上车,没想到Charles却一挥手制止了他。

  在Loki询问的目光下,Charles摆了摆手,然后温润一笑:“我自己来。”

  说着,Charles就在Loki见了鬼了一样的眼神中从轮椅上站了起来。

  “你……不是残疾吗?”Loki不敢置信地问,有点不敢相信他刚一路从火车站推出来的残疾人忽然能站起来自己蹦跶了。

  Charles依然一副仙风道骨模样地站在原地,微眯的眼中是慈爱而飘忽的目光。他微微昂着头,仿佛希望此时恰好有一阵风把他的头发戏剧性地吹向后方似的。

  “经过今年的治疗,有所好转。”这时刚好有夜风短暂地吹过,Charles连忙迎着风呲牙咧嘴,“但是恢复得不是太彻底,像上楼梯啊、大跨步啊这种考验协调性的动作,我还是做不出来。”

  说着,Charles在Loki复杂无比的目光中双腿下蹲,一个兔子跳,然后“砰——”地一声把自己砸进了汽车后座。

  睡梦中的Harry梦见一颗会惨叫的彗星吱哇乱叫地坠毁在了自己身边,他一下子惊醒,就看到自己身边努力摆正身体的Charles。

  “Hi,小Harry,”此时Charles的双手正非常不优雅地搬动着他不太灵活的腿,但是即使在这种情况下,Charles依然带着绝对的风度对Harry打招呼道,“认出我了吗?我是Charles哥哥。”
 
 
  ***
 
 
  他们沿着高速公路毫无目的地开了一段距离,然后就随便找了个路口下了高速。

  他们先是住进了沿途看起来最差劲的旅店以掩藏行踪,然后又因为条件实在太恶劣怒而退房,接着直接住进了这片地区最高档的酒店。

  可想而知,当这间高级酒店的前台服务小姐在看到4个在大半夜戴着墨镜的男子气势汹汹地来开房时,大概也是不大相信自己的眼睛的。

  Bucky当时正肩扛一个半人高的旅行箱,里头全是是Harry从Oscorp偷渡出来的大捆现金。但是Charles为了发扬艰苦朴素的逃亡精神,最终还是决定只开一间房。

  如今,Charles坐在豪华情侣房的心形大床上,满意地拍了拍带口袋弹簧的厚床垫。

  Bucky面色古怪地看着那张能躺下4头牛的粉色调心形情侣大床,迟疑道:“只有一张床?”

  “怕什么,大家都是男人,”Charles一撩额前的碎发,豪爽无比地说。马上,Charles又换上了感情饱满的咏叹调:“况且今夜注定是个不眠夜。咱们隔着电路心灵相通了整整三年,今夜终于才得以见面,难道不应该彻夜长谈吗?”

  Harry大笑着点头,笑声听起来像是英格兰草原上某种卷毛四蹄生物的咩叫声。他挥舞着一瓶红酒,以一种十分不可思议的姿势把自己扔到床上。

  Bucky将信将疑地皱起了眉头,开始后知后觉地思考自己在网上交流了三年之久的好友是否真的可靠。

  Loki围着浴巾从浴室走出来,略长的黑色长发湿漉漉地黏在脸侧。他姿态优雅地在床边坐下,坐在Charles身边。于是现在就形成了三个坐在床上的人仰视站在床边的Bucky。

  Bucky颇不自在地扭动了一下僵硬的肢体。

  三双眼睛期待地看着Bucky。

  最后,Bucky终于被这三道目光中烧得呆不下去了,他沉声说:“我还是感觉很不对劲,我去楼下守着,如果有什么异变,我会第一时间上来通知你们。”说完,也不等其他三人回答,Bucky就转身离开了。

  开门声。

  关门声。

  三人沉默了片刻,最后还是Charles干笑一声打破了沉默:“咱们都知道,Bucky就是这样,他是退伍老兵,总是比较没有安全感。而且他前任是个控制狂,连李子都不让他自己买,如今他好不容易体会到自由的滋味,不习惯很正常。”

  Harry有些忧心忡忡地问:“他一个人出去不会有事吧?”

  “肯定没事,”Loki三下五除二套上睡衣,说:“他腰上别着一把消音手枪呢,挎包里还藏满了弹夹。”

  “而且我看到他刚才从包里拿走了一捆钞票。”Charles扬着眉毛说:“他已经是个成年人了,相信Bucky会自己给自己找乐子的。”

  另一边,警惕地隐在街角的阴影里的Bucky毫无预兆地打了个喷嚏。
 
 
  ***
 
 
  Harry举起高脚杯,神志不清地碰了一下Charles指间夹着的高脚杯。Charles多年被禁止饮酒,如今再尝佳酿几乎让他欲仙欲死,几杯白葡萄酒下肚,脸就被熏得酡红。

  “敬你——”Harry醉醺醺的声音拖得老长,他们在刚才的牛饮中把能敬的都敬了个遍,Harry只好说:“敬你逃出你前任的魔爪!”

  Charles眯起醉眼,马上开始不知道第几次地吹嘘身为大学教授的自己是如何机智勇敢地逃出他万恶的前任用来囚禁他的牢笼。他绘声绘色地描述着那些用来囚禁他的铜墙铁壁,那些铁丝网、电网墙、甚至鳄鱼池。

  Harry不时在Charles说到兴头上的时候,坐直身体为他鼓掌叫好,这让Charles很是受用。

  Loki是三个人里醉得最不明显的那个,至少他现在还可以控制住自己的面部肌肉,故弄玄虚般一动不动面无表情地目视前方。

  Charles把他前任是如何打断他的腿然后把他囚禁起来的故事翻来覆去地说到了第六遍的时候,说者和听者终于都感到了难以言喻的恶心,于是他们默契地把目光转向了Loki。

  “Lo——ki,”Charles红彤彤的脸上带着无端邪恶的笑容,扭着脖子凑到Loki面前,说:“神域集团的小少爷,恭喜你脱离了你前任的掌控……虽然听你控诉过你那位没脑子先生的诸多罪行,但我们还不知道他是谁呢。”

  Loki的表情虽然正常,但是毫无疑问也醉的不轻,因为他的瞳孔跟注射了好大一管颠茄素一样放大着。

  “我的前任?”Loki虽然咬字清晰,但是语速明显要比平时慢,酒精已经麻痹了他的银舌头,“他的名字叫Thor·Odinson。”

  接下来是一片诡异而迟缓的宁静。

  “我知道你是神域集团的小公子……但是不知道你的前任是神域集团的大公子。”前总裁Harry首先开口,暗叹这世间万事万物的神奇。

  “好吧,现在你们知道了,我和我异父异母的哥哥搞上了。”Loki自嘲地一笑。

  “刺激!”醉得如坠雾里云端的Charles冲着Loki竖起大拇指,大着舌头称赞道:“狂野!”

  “是‘搞过了’,”Harry纠正道:“他已经是你的前任了。”

  “没错。”Loki从善如流,这次他难得没有对“究竟是他搞过Thor还是Thor搞过他”这个问题发表任何意见。

  “你说……你们俩分开,是因为他出轨?”Harry装出一副混不在意的样子,试探性地问。

  “对,”Loki额角微微一跳,但是脸上还是装作风轻云淡的样子,他说:“他和一个女科学家搞上了。”

  Harry厌恶地眯起了眼睛,明显对出轨这件事情深恶痛绝。

  “说实话,我挺能理解你的感受,毕竟我前任不仅抢了我的公司还和出轨了我的员工……所以我觉得你离开那个人渣挺好的。”Harry说:“而且听说他脾气很差,人人都知道神域集团大公子Thor·Odinson是地球上最狂躁的人。”

  Loki想到了Thor平时拎着几十斤的大锤子风风火火去找Odin理论的样子,或者是Thor怒吼着掀翻十米长桌的样子,觉得Harry这话虽然有失偏颇,但也一语中的。

  “听说Odinson家族的人脾气都相当暴躁,战斗因子雕刻在他们的基因里。”一旁的Charles插进话来,他大着舌头,夸张地比划着,说:“听说,如果你要激怒他们,最好的方法就是出生。没错,你只要出生就够了,然后他们就会没完没了地来找你的麻烦。”

  “没错,”Harry再往Loki身边凑近了一点,说:“据说Thor是典型的Odinson。我看过一份报道,说是解决Thor·Odinson这个祸害的唯一方法就是把他单独关进一个房间 ,然后他就会因为旺盛的战斗欲无法发泄而开始痛殴自己。”

  “据说Thor·Odinson的手掌有一扇牛肋那么大!”Charles毫不吝啬地说出自己道听途说来的恐怖故事,同时他脸上十分配合地露出了惊悚的表情。

  “听说他的前臂就像三根棒球棒绑在一起一样粗,他说话的声音——就像是钢锯在锯铁皮屋顶!”Harry颇为耸人听闻地从旁补充,很快又觉得这个比喻可能不太贴切,于是改口道:“或者像是两辆绿皮火车在交配。”

  Charles被Harry描绘的景象恶心到了,他摸了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脑袋里浮现出了类似哥斯拉或是弗兰肯斯坦的形象。他不禁开口有些担心的问Loki,“他真的没有家暴过你吗?”

  “事实上,并没有。”Loki听得一愣一愣的,他心中的情绪从原本的吃了一小惊逐渐攀升到了现在赤裸裸的难以置信。他完全没想到Thor在外头的风评会这么差,不过Loki发现自己居然对这件事情有些乐见其成,或者说是幸灾乐祸。

  所以,Loki不知是喜是悲地眨了眨宝石绿的眼睛,在众人“别瞒我们了我们都懂”的眼神中,他还是决定暂时关闭他的良心中枢。

  Loki深吸一口气,表情凄楚地说:“事实上,为了防止Thor暴起伤人,我每天都不得不为他准备一大袋榴莲——没剥皮的那种,然后他每天都得花上至少一个钟头来殴打这袋榴莲,以释放他过度的战斗欲望。”

  其他二人先是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似乎为榴莲的权益受损感到义愤填膺,然后很快又变为对好友的理解和同情。

  Charles拍了拍Loki略显削瘦的肩,挤眉弄眼地说:“别伤心了,这种只会出轨和让你上树摘榴莲的男人不值得留恋,相信自己,你会遇到更好的。”
 
  接着,三人在花了整整两个钟头将Thor从头发到脚趾咒骂了个遍之后,他们互道晚安,准备就以现在的姿势昏睡过去。

  忽然,门从外边被踹开。

  Bucky带着一身夜露的清冷,大跨步冲进房间,他面色凝重,对床上三个神志不清的醉汉说:“有情况,我们得赶紧出发!”
 
 
  TBC

——————————————————————

  啊!新坑!昨天重温雷神1,越发感觉我对sa乎乎的大锤真的是不知道是粉是黑(绝望)

  本文所有出轨啊啥的都是子虚乌有,都是误会。第一章算是闺蜜组的狂欢夜吧,下章就有攻出场了。虽然我觉得按照这个剧情发展,攻组可能要集体黑化(绝望)

  本篇题目来自神剧《我的危险妻子》,但是剧情没啥关系。《前任》走深井冰画风,不是报社,注定HE,预计短篇,10发内完结,不过谁知道呢。(笑。

  (๑❛ᴗ❛๑)不喜勿喷,自娱自乐,博君一笑罢了。

评论(64)
热度(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