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dRose

EC、盾冬、锤基、虫绿、贾尼、拔杯、SD、福华、瓶邪、哈德哈
杂食怪,脑洞大,欢迎撩

© FriedRose
Powered by LOFTER

【绿基巴叉】我的危险前任 02


Warning:绿基巴叉闺蜜组/EC/盾冬/虫绿/锤基/无能力/现代AU/深井冰欢脱画风/OOC慎点

声明:我不拥有这些角色,但OOC算我的

食用愉快。
——————————————————————
  床上三个人中,两个已经基本昏睡过去,还有一个坐在床中间,似乎正在冥想打坐。

  前特种兵Bucky啧了一声,利落地从情侣床上抄起昏睡不醒Charles,将他塞进一旁的轮椅,然后拎着醉死过去的Harry,把他放到Charles身上。接着,Bucky单手一把扛起似乎正在思考人生的Loki,把他头后脚前地扛在肩上,然后另一只手推着堆着两个人的轮椅,就往外赶。

  好歹还有点残余意识的Loki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颠簸中他觉得有什么硬邦邦的东西顶着自己的胃,他微微睁开眼睛,就看到了眼前的颠倒着的世界,Loki马上感觉到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于是他果断地重新闭上了眼睛。

  Bucky肩扛Loki,手推轮椅走进了电梯。轮椅上的Charles和Harry正叠着罗汉。

  看着电梯的楼层显示屏上的数字一点一点地慢慢变小,Bucky的心情变得非常暴躁。

  “叮——”电梯明显没有感受到Bucky现在十万火急的心情,它停在了7楼。

  Bucky呼吸一滞。

  电梯门打开,一个长着小胡子、穿着黑色工装背心的矮个子男人走进电梯。Bucky浑身的肌肉绷紧,默默警惕着,与此同时,黑背心也默默打量着这个满脸杀气的青年男子。

  “嘿,这家伙怎么了?”黑背心皱着脸打量着Bucky肩上扛着的Loki,出声询问。

  “喝醉了。”Bucky面无表情地回答。

  黑背心又歪过头,看着轮椅上叠在一起同样醉得昏天黑地的两人,特别留心观察了一下那个正闭着眼睛傻笑的棕发男人。

  “那这两个呢?”黑背心神情怪异地问:“也喝醉了?”

  Bucky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声音,算是承认了。

  黑背心怀疑地看了Bucky一眼,似有若无地瞄了一眼Bucky腰间的枪,表情瞬间变得有些扭曲,看样子估计是把Bucky当成了毛子派来的重装绑匪。

  就在这时,仰面昏睡的Charles睁开了被酒精熏的迷离的眼睛,然后一眼就看到了一脸不安的黑背心。

  “Hi.”即使醉到无法思考,Charles依然下意识风度翩翩地对黑背心打了声招呼。

  黑背心对Charles露出了一个不由衷的微笑,似乎在同情这个漂亮的棕发男人就要被旁边满身煞气的男人卖到一些不可描述的地方去从事一些不可描述的工作。黑背心的小胡子轻轻颤动着,说:“Hi,sweatheart,你的眼睛和我爱人的眼睛一样蓝。”

  Charles这辈子还没怎么被人叫过sweatheart,虽然他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眼前这个巧克力色大眼睛的男人在说什么,但Charles直觉地感觉这个男人在奉承他,于是他对着黑背心露出一个他自认为非常迷人的笑容,然后夸张地大笑一声,说:“哈!无上荣耀啊,伙计!”

  一旁的Bucky别过脸,明显觉得丢人丢到了极点。

  电梯刚“叮——”地一声停稳一楼。Bucky在电梯门还没完全打开的时候,就推着轮椅、扛着Loki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

  但是Bucky才走到了酒店大堂,就看到大门已经被一群戴着墨镜的黑衣人团团保卫了起来。Bucky还来不及感慨原来这个世界上除了他们四个人还会有人在大半夜戴墨镜,就看到黑衣人如潮水般退开,一个穿着裁剪合适黑色调西装、身材颀长的男人如摩西分海般从人群中出现,一步步向他们走来。

  Bucky站定在原地,右手摸上了腰侧的枪。

  男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恰巧站在大多数手枪的射击范围之外。他看着Bucky和他肩上的Loki——当然,从他的角度只能看见Loki被睡裤包裹着的两条大长腿,然后他再打量了一下轮椅上昏迷不醒的Charles和Harry两人,嘴角抿起了一个代表愤怒的弧度。

  男人一把摘下墨镜,露出一双棕色的鹿眼。

  他深棕色的短发微微卷曲,向后梳着,露出光洁的额头。男人的眉毛浓而直,挺直的鼻梁下是淡色的嘴唇,此刻他眼神冷凝,一瞬不瞬地注视着Bucky,说: “你绑架Harry有什么目的?”

  Bucky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没有回话。

  男人焦躁地眨了眨眼,过长的睫毛让他看起来像个青年。然后他懊恼地一皱眉,妥协道: “说吧,多少钱,才能放了Harry?”

  Bucky根本没有认真听他说话,他只是看着门口人山人海的黑衣人,思忖着怎样才能带着三个丧失活动能力的醉汉突围出去。

  但是,Bucky对三人“丧失活动能力”的论断显然下的太早。坐在Charles身上的Harry不知是在睡梦中听到了什么,忽然睁开眼睛坐直身体,连带着又要昏昏睡去的Charles也被身上的动静惊得睁大了眼睛。

  本来Harry的意识还不大清醒,但是当他看清了眼前那个棕发男人的时候,他几乎是下意识咬牙切齿地低念出一个名字: “Peter·Parker!”

  这个名字的每一个音节都仿佛在胸腔里经历了无尽的摧残,才从Harry嘴中被啐了出来。

  Peter见Harry醒来,才终于松了口气,他僵硬的肩膀微微放松,温声安抚道: “Harry,别怕,我马上就带你回家。”

  “谁要跟你回家!你这个——”Harry忍无可忍地大吼,他绞尽脑汁想从脑子里翻出什么恶毒的话语,但无奈他的脑子正徜徉在酒精的海洋里,没空理他,于是Harry只好怒吼道: “你这头大眼睛瞪羚!”

  Peter当场就愣住了,他睁大眼睛露出一个不敢置信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是毫无防备当头吃了一记重拳。他看起来简直心神具碎,明显不明白他究竟做了什么天理难容的事情,值得如此恶毒的侮辱。

  Harry身下的Charles明显觉得这个形容非常有趣,他低低地笑着,活像个恶毒的背后灵一样凑到Harry耳边,唯恐天下不乱地提醒道: “Harry,别忘了,这个人抢走了你的公司还勾搭上了你的员工。”

  Harry的眼眶顿时红了起来,活像只在夜间高速公路上看到朝自己高速冲来的刺眼车头灯的兔子。Peter见他这样,也有些慌了,他稳住心神,依然尽量温和说: “Harry,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Peter·Parker,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Harry红着眼睛指控道:“你抢走了我的公司,还和我的员工勾搭上了!”

  Peter诧异地张了张嘴,然后捏了捏眉心,说: “Harry,我和Gwen是高中同学,我们现在已经结束了。至于公司的事,公司是Osborn叔叔拜托我代为打理的,你的身体不好,不适合总裁这种过度劳累的工作……”

  “你胡说!”Harry咆哮着:“肯定是你油嘴滑舌蛊惑了我父亲!”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我不相信,”Harry打了个酒嗝,坚决地说:“就算你证明给我看,我也还是不相信。”他无疑很好地向所有人展示了一个醉酒之人可以有多无理取闹。

  Peter见状,却忽然皱起眉头,打断Harry语无伦次的语句,沉声说: “Harry,你喝酒了?”

  Harry像是想到了什么,瞬间有些怂,于是他提高音量,色厉内荏地虚张声势: “怎么了?我还不能喝酒吗?我有我身为公民的权利,我想喝酒就喝酒!想喝多少就喝多少!”

  “没错!”Harry身后的Charles探出头来帮腔道: “Harry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你无权决定他喝酒与否,你这个——”Charles琢磨着什么词语能精妙绝伦地完成此刻的口头羞辱。

  “彻头彻尾的王八羔子!”Bucky肩上的Loki忽然诈尸一般振臂高呼道。

  Bucky开始考虑找块布塞住Loki醉了也不安分的嘴。

  “没错,彻头彻尾的王八羔子。”Charles一拍脑袋,觉得这个词措辞恰当无比。

  被辱骂的对象Peter愤怒地一时语塞,说不出任何连贯的句子。

  发表完这番侮辱,Charles立即心疼地从背后抱住Harry纤瘦的腰,如同一个抱着被夫家残暴对待的小女儿的年迈老母亲。Charles将下巴搁在Harry的肩膀上,几乎是声泪俱下地对着一脸不敢置信的Peter说:“夺权、出轨,下一步你想怎么做?用电网和鳄鱼池把Harry囚禁起来当你的禁.脔吗?”

  Peter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显然从来并没有想到过有这样一种可能性。

  Harry垂下了眼帘,发红的眼眶衬托得那双烟蓝色的眼睛愈发透彻,他坐在Charles身上,宛若一个不小心弄丢了皇冠的金发小王子。

  半晌,Harry深吸一口气,决绝地说: “Peter·Parker,我和你已经完了。”

  闻言,Peter的眼睛终于暗下去,琥珀色的眼睛深处仿佛涌动着深黑色的海水。

  “现在,放我们走。”Harry昂着头命令道,眼眶依然微微发红。

  Peter低下头,舔了舔有些干的唇角,再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已经带上了缺少温度的笑容。

  “Harry,我一定要带你回去,”Peter慢条斯理理了理西装白衬衫的袖口,说:“由不得你拒绝。”

  说完他就大步流星地朝四人走来,他身后的几个黑衣人紧随其后。

  要不是Charles抱着他的腰,Harry几乎就要吓得要从Charles身上窜下来了。关键时刻,还是Charles眼疾手快,他直接一把拔出了身边Bucky腰侧的手枪,举起来就对准了Harry的太阳穴。

  “别动!再过来一步我就一枪崩了他!”Charles声色俱厉地威胁道,只是举着抢的手却在几不可见地颤抖着。

  Harry马上像是重新有了什么筹码一般,学着Charles的语气,对Peter激动地大喊道:“没错!再过来一步,他就一枪崩了我!”

  Peter僵在了原地。

  两队人面对面僵持着。

  “Harry……”Peter几乎是从喉咙深处发出了这两个低沉的音节。

  Harry不知道为什么此时鼻子莫名有点酸,但是他很好地控制住了情绪,他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Peter·Parker,现在,让你的人散开,放我们走。”
 
 
  ***
 
 
  四人终于重新爬回了那辆黑色的轿车,在Charles对身后的追兵放了很多以Harry生命为威胁的狠话之后,他们终于摆脱了那群黑衣人。

  Bucky面无表情地坐在驾驶座上开车,他熟练地拐着弯,在不知道来来回回绕了多少路,Bucky看了一眼后视镜,终于最终确定没有人或者车辆在跟着他们了。

  Bucky找到路口,上了高速。

  Bucky侧头看了一眼看着副驾驶上昏睡的Loki,虽然Loki穿着睡衣,但是Bucky知道他的右边大腿外侧绑着一把匕首,因为刚才Bucky扛他的时候,这玩意膈得他肋骨疼。Charles已经把枪还给了他,现在那把枪重新别在了Bucky腰间。Harry着正一言不发地缩在后座,很明显处于发完酒疯正需要静一静的阶段。

  Bucky叹了口气,虽然他已经做好了面对各种危险情况的准备,但是他也没想到第一个晚上就这么不太平。即使不说Bucky自己,就看他这几个同伴,他就几乎已经肯定今后的旅程不会平淡。

  忽然,Bucky眼皮一跳。他忽然想到了什么,同时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他马上出声询问后座的Harry,道:“Harry,那箱钞票呢?”

  Harry从自己的情绪中挣扎出来,他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迷迷糊糊地问:“钞票?”

  “就是你从Oscorp带出来的那箱,我们……带到酒店房间里的那箱。”Bucky说着,似乎预料到了什么。Harry结结巴巴说不出话的态度算是确定了这个不幸的消息。

  ——他们把那箱钞票落在酒店的豪华情侣套房里了。

  Bucky单手控制着方向盘,碧色的眼睛注视着延伸到远方的高速公路。

  半晌,待后座已经响起了均匀而微弱的呼吸声,Bucky才从自己的裤子口袋里掏出侥幸被自己带在身边的那最后一捆钞票。

  Bucky一脸复杂地看着这捆不薄不厚的钞票。

  这就是他们今后逃亡的全部资金。
 
 
  TBC
 
————————————————————————
  嘿嘿大家都猜到黑背心是谁了吧,不过本文Tony就是出来友情出演一下。

  祝大家粽子节快乐啦!

  放假真是个更文的好时机,开学了估计就没法这么肆无忌惮地更文了。此章大概告诉我们不要企图和喝醉的人讲理?好吧我承认,《前任》大概就是逼疯攻组系列。

评论(85)
热度(7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