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dRose

EC、盾冬、锤基、虫绿、贾尼、拔杯、SD、福华、瓶邪、哈德哈
杂食怪,脑洞大,欢迎撩

© FriedRose
Powered by LOFTER

【绿基巴叉】我的危险前任 03


Warning:绿基巴叉闺蜜组/EC/盾冬/虫绿/锤基/无能力/现代AU/深井冰欢脱画风/OOC慎点

声明:我不拥有这些角色,但OOC算我的

食用愉快。
——————————————————————
  “所以说,我们现在就只有这点钱?”Charles一手揉着阵阵抽痛的太阳穴,一手把玩着那捆绿色钞票,几乎觉得听到了命运充满恶意地狞笑声。

  如今已是清晨。

  昨晚,Bucky沿着高速公路开了半晚,现在终于下了高速,停在了一处空地上。

  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身在何处,但此处无疑远离城市,因为公路边除了点缀着荒草丛的荒漠,就是荒漠上丛生的荒草丛。一片沙土黄的地貌中除了荒漠化严重的荒山,就只有平地上零星的草甸和大片的碎石堆。

  Bucky听到Charles的话,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Loki揉着因为宿醉而疼得不行的脑袋,苦中作乐地一笑,同时感叹道:“天要亡我。”

  Bucky沉默了片刻,提议说:“之前我们曾经过一个位置偏僻的小城,也许我们应该去那儿。”

  “也许,”Bucky舔了舔嘴唇,说出自己的想法,“我们可以在城里找份工作。”说完,他自己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于是他马上闭上了嘴。

  Loki冷哼一声,说:“我们得隐藏身份,所以什么证件也不能出示,一个雇主脑袋得进多少水才会雇用身份不明的员工?”

  “咳咳,”Charles假装咳嗽了两声,成功吸引了众人的目光,他睁着水蓝色的眼睛,说:“也许我们可以去城市里做教师?”

  在众人异样的目光中,Charles清了清嗓子,说:“我们开一所学校,Loki、Harry和我都是有学位的人,咱们教孩子没问题。”

  说完,Charles看向旁边一言不发的Bucky,说:“Bucky会是个出色的体育老师,他当过兵,可以教孩子们打架。”

  没有人询问Charles为什么体育老师要教孩子打架,反而是一直一言不发的Harry皱起眉。他一手指向路边的山石荒漠地带,道:“为什么我们不试试先在这儿藏起来?反正我们手头没钱,去了城里也不能做什么。”

  众人一致觉得这是个不坏的主意。

  于是当天上午的所有时间,除了Charles之外的其余三人,都像野人一样整个满荒漠的乱跑,并试图用石头砸死一只短尾沙漠鸡。

  然而,在投掷了一个上午的石头、而那只鸡依然活蹦乱跳之后,三人终于气喘吁吁地停止了毫无意义的追逐。

  Harry心中颇为不可思议,他明明见过Peter轻轻松松地用一块鹅卵石击中在天上飞的野鸭,为什么自己就怎么都打不中眼前这只咯咯乱叫的愚蠢禽类?

  三人一言不发地回到了车里,然后心照不宣地一起骗Charles这片荒漠寸草不生,除了他们四人之外没有任何活物。而Charles也识趣地没有告诉三人,他们现在看起来非常像农夫用来吓唬飞鸟的某种东西。

  于是,大约半个钟头后,一辆黑色轿车驶入了一座偏僻的小城。

  小城名叫Hamilton,是一座小到拿着放大镜在地图上找都找不到的城市。四人在城中唯一一家旅店里安顿下来,索性这地方消费不高,剩余存款估计还能维持四人半个月的生计。

  Charles还是坚持他们不应该分开太远,于是他们开了两间相邻的双人房。Harry和Bucky一间房,如今Harry坐在硬邦邦的床上,只觉得之前自己过的生活简直是巴洛克级的享乐。

  Bucky任劳任怨地下楼拿了旅馆友情提供的晚餐。Harry在尝了一口那盘看起来十分不可名状的意大利肉酱面之后,就默默地放下了叉子,并在心里默默发誓这辈子不再碰任何肉酱兮兮的东西。

  Bucky开了一夜的车,现在也累坏了,于是他和Harry打了声招呼,就缩进被子里沉沉睡去。

  Harry在Bucky睡着后,马上跑到了隔壁房间,与Charles和Loki讨论今后逃亡的相关事宜。

  他们围绕着逃亡资金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其实所谓激烈的讨论,就是Harry和Loki两人花费一个钟头告诉Charles开学校这个主意有多不靠谱。

  最终,Charles撇了撇嘴,说:“好吧,那你们倒是说说,我们要靠什么维持生计?”

  二人一致沉默了。

  半晌,Loki试探性地发表意见:“也许我们应该去抢劫?”

  在其他二人复杂的目光中,Loki别开了脸,面无表情地说:“好吧,当我没说。”

  在经过了长达一个下午的讨论之后,他们终于讨论出了一个看起来有点靠谱的方案——他们决定装成绑匪,对四人中一位的前任进行勒索。

  “所以现在,问题就在于谁来扮演肉票了。”Harry目光飘忽地说:“我是不行的,你们也看到了,Peter·Parker要是捉到我,会立即把我切碎了丢到罐子里熬汤的。”

  接着,三人交换了一下意味深长的目光,明显都把主意打到了隔壁房间沉睡着的Bucky身上。

  但是他们很快想到了Bucky比例恰当的身体骨架和线条流畅的肌肉,轮椅上的Charles和细胳膊细腿的Harry互相打量一下,同时觉得他们绑架Bucky简直是天方夜谭。

  “Charles,”Loki斟酌着说:“看来这个艰巨的任务只能交给你了。”

  在Charles不敢置信的目光中,Loki有条有理地分析道:“你的前任是个黑手党小头目,就算被勒索了,肯定也不敢报警,这对我们今后的逃亡有好处。”

  Charles看着其余二人看他那种意味深长的眼神,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好不容易稳住,再看一眼,他们还是这样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于是他再次感到一阵天旋地转。
 
 
  ***
 
 
  很快,Charles就在Loki的威逼利诱下招供出了一个电话号码。

  接着,Loki和Harry就拿着记着这个号码的小纸条找到了Hamilton城的一处公用电话亭。

  Harry拨通了那个电话,心里有些七上八下,毕竟他对电话勒索这件事情没什么经验。

  电话里传来“嘟嘟”两声,然后就接通了。

  一个低沉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哪位?”

  Harry马上捂住话筒,睁大眼睛兴奋地对Loki说:“通了!”

  Loki赶紧向他使眼色,用嘴型叫他速战速决。

  Harry此时的表情十分严肃,他咳嗽两声,放开捂住话筒的手,接着压低声音说:“咳咳……我知道——”他故作高深地拖长语调,“你是Erik·Lensherr。”

  电话对面的男人先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回答道:“真巧,我也知道。”

  Harry顿时懵了,一瞬间完全不知道这句话该怎么接。

  好在Loki一直在旁边表情夸张地对他做着口型,Harry马上反应过来。他又咳嗽了几声,将声音压得更低,企图让自己听起来强势一些,然后他直截了当地说:“Charles·Xavier在我手上。”

  电话对面的男人沉默了,Harry当然眼珠子转了转,然后有些急迫地说:“给我们钱,否则你就别想再见到他了。”

  “多少钱?”电话对面的男人依旧沉着。

  Harry随口报了一个类似Adobe产品激活序列号的数字。

  “好,”电话对面的男人想也不想就答应了,他说:“时间地点?”

  “明天下午5点,”Harry说出了刚才商量好的时间,接着将地点定在了Hamilton城外的沙漠里。

  男人一口答应,接着就挂断了电话。

  Harry听着听筒里的“嘟嘟”声,不知怎么地心里隐约感觉有点不妙。
 
 
  ***
 
 
  Bucky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他侧躺着,半眯着眼睛,能看到对面的床上蜷成一团睡觉的Harry。

  微渺如塔楼歌声的月光透过半透明的窗帘,Bucky被浸泡在如水的夜色中,他感到轻松,同时也觉得筋骨百骸中流淌着一种说不出来的疲惫感。

  他轻轻叹一口气,翻了个身,忽然看见窗边的阴影里站着一个人影。

  Bucky几乎是反射性地拔枪,保持着躺姿将枪口稳稳地对准那个一动不动的人影。

  僵持了莫约半分钟,阴影中传来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声,接着Bucky就听到那个隐没在黑暗中的人出声说:“Bucky。”

  Bucky一愣,持枪的手微微一颤,瞳孔在一瞬间缩小又复原。

  “Steve。”

  Steve从阴影中走到月光下,淡色的月光照在他深邃的眉眼上,照亮了他的半张脸。

  Bucky放下抢,他用双臂支撑起上身,仰头有些尴尬地注视着Steve。

  “为什么一声不响就离开了?”Steve低声问。

  Bucky看了一眼旁边依旧呼吸均匀的Harry,舔了舔嘴唇,半晌才回答:“我留了信。”

  “我看到了,”Steve说,他湛蓝色的虹膜在夜色里沉淀出更加深沉的颜色,“只有一句话。”

  Bucky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垂下睫毛,确保没有一丝情绪从眼中泄露,他说:“Steve,我想我们需要分开一段时间,我需要静一静。”

  Steve没有说话,被月光照亮的半张脸上的表情依旧深沉如水。

  半晌,Steve说:“对不起,Bucky,之前逼得太紧是我不对。但是现在我不得不出现,因为你有危险。”

  Bucky飞快地思考了一下这句话里的暗示,然后脱口而出:“你一直跟着我们?”Bucky想到昨晚那些本来对他们紧追不舍又忽然间消失的黑衣人,恍然明白了什么。

  “昨晚是你处理了那些追兵?”Bucky问。

  Steve没有说话,深藏着百种情绪的眼睛依旧盯着Bucky,这在Bucky看来是默认的姿态。

  Bucky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Steve看着眼前的人,眼中暗流涌动。他们一起长大、一起参军、一起加入特种部队、一起执行任务。Steve依然记得他们曾并肩行军在沙漠中,也记得当其余同伴全军覆没、自己身受重伤时,他们是如何互相扶持着挣扎前行在弥布满沼泽的雨林中。Steve记得那枚在他们脚下轰然引爆的地雷,也记得Bucky推开他时那个最后的眼神。

  待到Steve重新醒来时,自己已经被救回基地,同时,他被告知自己是此次任务唯一的幸存者。

  他曾以为Bucky已不在人世。何其有幸,他能在多年之后重新找回他的Bucky。虽然那时Bucky已经不记得他了,但是他有信心自己能唤醒他的记忆。

  “你没必要这么做。”Bucky最终有些生硬地说,但态度稍有示弱。

  “你知道我会为你做什么。”

  Bucky皱着眉,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表情有些无奈,但似乎又带着什么别的情绪。

  “你刚才说我有危险?”Bucky觉得不能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再继续下去恐怕要不妙,于是他决定转移话题。

  “没错。”

  “什么危险?”

  Steve看着Bucky,忽然露出一个笑容,“如果我告诉你,会有奖励吗?”
 
 
  几分钟之后,Bucky枕着自己的右臂,侧躺在床上,紧贴后背的胸膛上传来的热气让他抑制不住地有些脸红。

  Steve用左臂从背后揽住Bucky的腰,手掌张开放在Bucky平坦的小腹上,下巴搁在他有些僵硬的肩膀上。不知道Steve是有意还是无心,Bucky只觉得从Steve呼吸间温热的鼻息好巧不巧就喷洒在自己耳后,他有些不自在地动了动脖子,有些气息不稳地低声说:“你已经拿得到你想要的奖励了,告诉我到底有什么危险。”

  Steve又将怀里的人搂紧了一点,似乎眷恋着怀里这具身体的体温,然后说:“他们给Erik·Lensherr打了勒索电话。”

  Bucky心中暗叹自己同伴的不省事,但是他想到Charles当初对他的前任Erik言简意赅的介绍:“他就是个只会搞事的黑手党小头目”,心说应该不足为惧,于是他低声回答:“我会处理Lensherr。”

  身后的Steve苦笑一声,说:“Erik·Lensherr是黑手党的教父,他手眼通天,黑白通吃。Bucky,你要怎么处理他?”

    “……”自觉被欺骗的Bucky神情复杂地看着对面床上依然缩成一团睡得香甜的Harry,心说你们都趁我不在的时候干了什么啊。

  “Bucky,别管这个烂摊子了,跟我回家吧。”Steve的声音低沉而温柔。

  Bucky沉默了半晌才回答:“我得留下来,他们是我的朋友。”

  Steve轻声叹息一声,说:“好,那我会陪你一起留下来。”

  两人沉默了很久,就当Bucky几乎要在Steve温暖的怀抱里再一次迷迷糊糊地睡过去的时候,Steve忽然在他耳边低声问道:“我答应了帮你们,你会给我奖励吗?”

  Bucky深吸一口气,尽量忽视着Steve几乎就要碰到自己耳廓的嘴唇,同时用左手一把抓住Steve正不安分地往下摸的左手,然后尽量生硬地回答并发布命令:“没有奖励。睡觉。”
 
 
  TBC
————————————————————————

  Hamilton城又是我瞎编的,典出离散数学的图论。感觉《前任》比《有枪》节奏快好多,十章完结有望

  感觉每一对都是老夫老夫画风,只有盾冬老夫老夫得最正常,所以现在Bucky是为了同伴屈服于队长的恶势力了(欣慰脸)。下章老万出场,锤哥该怎么出场我还得想想。

评论(70)
热度(5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