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dRose

EC、盾冬、锤基、虫绿、贾尼、拔杯、SD、福华、瓶邪、哈德哈
杂食怪,脑洞大,欢迎撩

© FriedRose
Powered by LOFTER

【绿基巴叉】我的危险前任 04

 
Warning:绿基巴叉闺蜜组/EC/盾冬/虫绿/锤基/无能力/现代AU/深井冰欢脱画风/OOC慎点

声明:我不拥有这些角色,但OOC算我的

食用愉快。
——————————————————————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客房,多年来从未出错的生物钟便让Bucky准时醒来。Bucky发现自己正微蜷身体,靠着Steve宽阔的胸膛,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相拥而眠了。

  Bucky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也不知道那一丝古怪从何而起,也许源于偶然发现自己的世界中几乎被一个人占满时产生的恐惧。Bucky轻轻呼出一口气,可笑他刚从那个人身边逃离,如今又被禁锢在那个熟悉的怀抱里。

  他微微侧头,便听到身后人均匀的呼吸,看样子Steve还没醒来。

  Bucky还来不及舒展了一下被压得发麻的右臂,忽然就发现对面床上的Harry——准确来说是包着Harry的那团被子,忽然间动了动,像是有人在被子里伸了个懒腰。

  Bucky心下大骇,他一把扯开Steve放在他腰上的手,然后赶在Harry把头从被子里探出来之前,一把扛起Steve,直接把还睡得安详的金发大兵从二楼的窗户丢了下去。

  本来还迷迷糊糊的Harry被不远处传来一声“砰——”彻底吓醒,他马上手忙脚乱地扯开罩住头的被子,抬头看着站在窗边不知道在干什么的Bucky,慌忙询问:“出什么事了吗?”

  Bucky抑制住自己响雷一样的心跳声,面色不变地回答:“没什么。”

  在Harry疑惑的目光中,Bucky努力控制着表情,尽量让自己看上去不像那种会一大清早就把搂着自己睡了一晚上的前任扔下楼的人。

  Harry松了一口气,他昨晚在梦里一边尖叫一边被一只卡车大小的蜘蛛追了八个街区,他觉得自己现在可能是有点草木皆兵。

  Harry翻身下床,先翻出梳子梳了梳自己炸起来的金发,然后摇摇晃晃地走进浴室里洗漱。

  Harry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就见Bucky依旧站在窗边。Harry挑了挑眉,说:“Bucky,我下楼去拿早餐了。”

  Bucky含糊地嗯了一声,依旧死死地用身体挡住窗,好像害怕有长着獠牙的双头狮虎兽会随时从窗外冲进来似的。

  Harry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转身离开,下楼觅食。
  
  十分钟后,Bucky看着Harry递给他的盘子,以及盘子里被切成几段的小黄瓜,问:“这是早餐?”

  “不幸的是,是的,”Harry无奈地耸耸肩,他刚才下楼,然后煞费苦心地在一楼早餐台上挑了一盘看起来最不毛茸茸的食物。

  Harry苦中作乐地说:“旅店老板说它的名字是刀削前男友。”

  Bucky无奈地开始进食。Harry端着两盘前男友去敲对面房间的门。

  Loki打开门,把Harry拉进门,然后关上门。

  Harry把两盘小黄瓜分给Charles,Loki不甚在意地把它放在旁边的小桌子上,而Charles则拿起叉子吃得有滋有味。

  接下来,三人激烈讨论了如何把Bucky拉进勒索计划。最后,高分贝的激烈讨论终于打扰到了隔壁房间里的Bucky,不胜其扰的Bucky敲门,然后示意自己自愿加入。
  
  
  ***
  
  
  时间转瞬即逝。

  四人早早来到了约定的地点——Hamilton城外的荒漠。把交易地点定在这儿是有他们可以而为之——荒漠中除了矮矮的沙丘外,所有事物都一览无遗,难有埋伏。

  Loki用一根像是随手从床单上撕下来的布条把Charles的双手象征性地绑在身前。Charles乖乖地坐在轮椅上,尽职尽责地扮演着本世纪最沉着冷静的肉票。

  五点已过,日头西沉。

  个子最高Loki眺最先看到地平线隐约出现的小黑点。随着那些小黑点慢慢清晰,众人发现那些小黑点不单单只出现在了地面上,有相当一部分也飞在半空中。

  所有人都开始紧张起来,Loki强装出冷静的样子,他迈开长腿,轻手轻脚地慢步前进。他慢慢绕过了前方充当遮蔽物的小沙丘,前去探查敌情。

  其余三人在原地焦急地等待着。

  Harry非常紧张,虽然他努力集中精神,无用的思绪却依然擅自充斥着他的脑海。他开始数数,试图使自己冷静下来,但是还没等他数到3,就隐约听到头顶传来大功率发动机的杂音。

  Harry抬头,看到几架飞机正盘旋在他们上空的区域。Harry还来不及猜测这些飞机的用途,就看到其中一架飞机用飞鸟下蛋的姿态向地面投掷了什么东西。

  紧接着,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就在不远处轰然响起!

  炸弹的威力在原本平静的沙漠中掀起巨大的沙浪,黄昏的红日都被漫天的黄沙掩去了红晖。

  Bucky立即反应过来,他按着Harry和Charles的后颈,一把将他们俩摁在地上,以躲避爆炸产生的滚滚余浪。

  Harry只就觉得全世界只剩下“嗡嗡”的耳鸣,但此时他也暂时顾不上自己耳朵,他抬起头,扯着嗓子,朝面色凝重的Bucky大喊:“Loki怎么办?”

  Charles挣扎着将头从沙子中拔出来,他刚吐出满嘴的沙子,就听到Bucky沉声命令道:“呆在原地别动,我去找Loki。”

  Bucky弓着腰,正要向前走去,一个人影却跌跌撞撞地撞进他怀里。Charles只见灰头土脸的Loki从Bucky怀里抬起头,表情狰狞地冲他们大喊:“快跑,Erik·Lensherr已经疯了!”

  马上,就像要印证他这句话一样,又有数不胜数的炸弹被从飞机上投掷下来,然后在沙漠中轰然引爆,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几乎把整个沙漠都掀了起来。

  飞沙走石间,可见率基本为零,四人只好重新蹲回沙丘后方。

  炸弹就像长了眼睛似的,在他们身边不断引爆,但就是不靠近他们,就像是那个炸弹狂魔只是想用炸弹掀起的黄沙为他们洗个澡罢了。

  猛烈二字不足以形容敌人的来势汹汹,接连不断的爆炸巨响中,空中被掀起的的沙子落在四人的肩膀上、眼睛里、喉咙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爆炸声终于沉寂下去。Loki捂着胸口咳嗽几声,然后“呸”地一声吐出嘴里的沙子。他一把拉开Charles捂着耳朵的双手,崩溃地吼叫道:“你说他是个黑手党小头目?轰炸机已经是每个黑手党小头目的标配了吗?”

  Charles别开眼睛,尴尬地一笑,说:“也许是升职加薪了?”

  马上,刺耳的静电干扰声从四面八方响起,四人立即惊恐地睁大眼睛。

  “听得见吗?”一声浑厚的立体声呈包抄状地从各个方向响起。

  Harry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他记得这个声音,他颤抖着嘴唇说:“是Erik·Lensherr。”

  听着那简直无处不在的声音,Loki情不自禁露出一个惊恐的表情,对Charles说:“你说Lensherr在沙漠里装了多少台立体声音响?”

  Charles还没来得及对立体声音响的数量做出猜想,Erik低沉的声音就再次响起,“让Charles出来,否则我马上实施第二步。”他声音自带的低沉喉音,在四人耳中与洲际导弹破空发射伊始那种低沉的声响别无二致。

  Bucky从沙丘后探出头。目力极佳的他飞快地看了一眼远方密密麻麻的武装队伍,然后缩回头,对剩下的三人说:“情况不妙,光是我目力所及处,就有18台T - 80履带式主战坦克,还有超过百名沙漠迷彩武装士兵在正匍匐朝我们靠近。”

  Bucky没告诉其余三人的是,他还在看到一个穿着黑风衣戴着黑色大礼帽的男人站在几辆坦克前,他甚至看见这个男人肩上扛着的滑膛式迫击炮。

  “黑手党不都应该戴着墨镜穿着皮衣对着人放狠话吗?”Loki抓着Charles的肩膀,咆哮:“你确定你前任是黑社会小头目而不是头号恐怖.分子?”

  “有一件事情我很感兴趣,”Harry揉着饱受摧残的耳朵,问:“我们接下来给怎么办?”

  “等死。”Charles说着,视死如归地闭上眼睛,不知道是确信Erik不会炸死自己,还是宁愿被炸死也不愿意被抓回去。

  “没有更有建设性的方案了吗?”Harry惊恐地在胸口画了个十字,然后抬起头,好像在确定天边是否出现了来接他的天堂列车。

  Bucky刚把死死抓着Charles不放的Loki从Charles身上扯下来,就听到那低沉的立体音再次响起:“把Charles交出来,其余人我可以网开一面。”

  Loki马上向Charles投去狂野的目光。

  “我给你们10秒的时间做出决定。”Erik的声音依旧沉着冷静,“10,9,8,……”

  
  数到3的时候,Charles终于坐着轮椅从沙丘后被推了出来。

  他侧头看着沙丘后面的三人,凄楚地说:“你们这是把我往火堆里推啊!”

  Loki张了张嘴,本来想感谢Charles为了保留革命的火中而做出的牺牲,话到嘴边却变成了,“我们会去救你的。”

  Charles咬着下唇,眼神复杂。他看着灰头土脸的Loki三人,预料自己的样子应该也好不到哪去,于是他决定省省那些眼泪与鼻涕齐飞的离别戏码,最后只是消沉地说:“记住你说的话。”

  马上,一辆形状奇怪的车辆从浩浩荡荡的车队中驶出,然后向着他们所在的位置驶来。

  一根的钢质条形吊臂从车后方伸出车头,吊臂最前端焊接着一个巨大的马蹄型电磁铁,磁铁前部包裹着厚厚的绝缘层,宛若细丝的静电场在磁铁后部的裸.露面上跳跃着。

  “这是什么?”Harry表情古怪。

  “看起来像长了轮子的象鼻蚌,”Loki说皱着眉头说:“而且象鼻上还吸着类似马蹄铁的东西。”

  “这是Erik用来运输我的交通工具。”Charles绝望地以手抚额,说:“简而言之,这是一辆装了电磁起重器的长臂吊车。”

  很快,众人就清楚了这台改装车的用途。

  只见它在Charles和他的轮椅面前停下,接着缓缓放下吊臂。巨大的电磁铁从背部牢牢吸住Charles钢制轮椅的,接着,吊臂缓缓上升,连带着Charles和他的轮椅一同上升。然后,铁皮象鼻蚌慢慢拐了个弯,举着轮椅和坐在轮椅上的Charles开始缓缓向回行驶。

  Bucky和Harry默默向Charle行着注目礼,只有Loki皱着眉。他觉得轮椅被举高的角度倾斜得有些厉害,按照现在这个倾斜角度和他对Charles体力的了解,Loki推断Charles不出十秒钟就会滑下轮椅。

  十秒钟后,Charles“啪——”地一声落在沙地上,双臂大张,深情地拥抱大地。

  很明显,那辆吊车并不是故意的。只见它的动作顿了顿,然后再次缓缓放下吊臂,似乎是指望Charles自己重新爬回轮椅。

  Charles扑腾着从沙地里撑起上身,然后冲着电磁起重机发出了愤怒的吼叫声。

  接着,Charles发表了一场激昂澎湃的残疾人权益演讲,然而电磁吊车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明显的悔过之心。于是接下来,Charles决定暂时放弃他文明人的身份——他开始破口大骂。

  但是,在Charles用他所能想到的最刻薄的言语侮辱了这台电磁吊车少说十分钟后,得到的效果依然相当不治愈心灵。于是Charles愤怒地闭上嘴,同时挥挥手,示意自己拒绝再坐上这辆愚蠢的轮椅。

  接着,Charles挣扎地站起身,开始上演世界上最惨不忍睹的行走。

  他惨兮兮地在沙土中拖动一条腿,朝着Erik的武装大军走去,同时脸上配合地露出痛苦不堪的表情。在爬沙丘小斜坡的时候,他上演了一场长达十分钟的跛行大戏,但事实上他根本不瘸。

  接着,Charles主动踢上了一块核桃大小的石头,同时发出一声足以以假乱真的惊叫,然后轰然倒地——上演了一个只有职业假摔选手才能做到的完美假摔。接着,他吱哇乱叫着就地打滚,中气十足地放声惨叫。

  也许是终于看不下去了,那个穿立领黑风衣的人终于扔下肩上的迫击炮,大步朝Charles的方向走来。

  Erik大步流星地走到瘫倒在地的Charles面前。他无视Charles愤怒的眼神,面无表情地弯下腰,拉住Charles的一只手臂。Charles还来不及说话,Erik就一个反手把Charles扛在了肩上。接着,Erik站起身,对Charles虚弱的抗议和侮辱充耳不闻,扛着Charles开始向回走。

  Charles被头下脚上的扛着,手脚都在毫无章法地挣扎,可惜Erik的大手牢牢地嵌着他的腰,所以他手舞足蹈了半天,也没能成功从Erik肩上滚下去。

  于是Charles停下了挣扎,开始大喊:“好疼!”

  果然,Erik脚步一顿。

  Charles一见有效,马上开始肆无忌惮地无病呻.吟:“疼,疼,疼,疼……”

  Erik停下脚步,他侧过头,沉声问:“哪里疼?”

  Charles眼珠一转,说:“哪里都疼,特别是头。再这么倒挂着,不出十分钟,我就可以当场中风,撒手人寰。”

  Charles似乎听到了一声轻笑,接着就再次感到一阵天旋地转。再定睛一看,Charles发现自己已经被Erik打横抱在了怀里,双手甚至极其自然地搂在Erik的脖子上。

  Charles被Erik抱着走了一路,两人再没有任何交流。最终,Charles忍不住打破了沉默,他仰视着Erik的下巴,没话找话道:“你说过会放他们走的。”

  Charles就看到Erik线条冷硬的下颚几不可见地点了点。

  Charles咽了口口水,识趣地重新低下头,他知道每次Erik这个表情都不会有什么好事,这个时候还是闭嘴为好。

  Charles偷偷抬眼去看远处那个小沙丘,心里期望着那群只会出馊主意的小兔崽子能稍微有点良心。

  
  另一边,Loki和Bucky面面相觑。Bucky问:“下一步怎么办?”

  Loki沉思片刻,然后说:“不如我们继续逃,到了哪座风光秀丽的城市,就给Charles寄张明信片?”
  
  
  TBC
——————————————————————

  下章大锤应该会出场吧。《前任》的画风就是“用绳命作死,用绳命搞事”,这种自娱自乐的深井冰文还是得尽快完结,毕竟我可是个正经的小清新写手。🌝

  本来周末准备日更,但是我明天要去考大英免修考试,所以……嘿嘿嘿。

评论(62)
热度(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