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dRose

EC、盾冬、锤基、虫绿、贾尼、拔杯、SD、福华、瓶邪、哈德哈
杂食怪,脑洞大,欢迎撩

© FriedRose
Powered by LOFTER

【警探组/哨向】《非典型性结合》01


警告:
康汉/900G/哨向/
哨兵51 Connor X 向导Hank·Anderson/哨兵900 X 向导Gavin/主康汉/
60和51双胞胎/900弟弟设定/
Mpreg提及/半AU/沙雕文风/OOC慎入/
 
一句话简介:老警官和小狼狗一边破案一边谈恋爱的酸臭爱情故事。
 
背景+私设:

  2038年,世界上出现了独立于正常人之外的两类特殊人种——哨兵和向导。

  向导,通常性情温和,精神力强大,对哨兵有极强的安抚力,因为除精神力之外的其他方面几乎与正常人无异,故在人群中的接纳度非常高,享受着正常公民的权利。

  而哨兵处在另一个极端,他们的身体强度与体能至少是正常人的五倍,且通常五感会有不同程度的加强。他们身体灵活、爆发力、耐力和自愈能力都远超常人,是理想的战争机器。但哨兵的精神极不稳定,同理心不健全,破坏性很强,非常危险。哨兵通常需要向导与其配对才能正常执行任务。

  比起人,哨兵更像是一种危险而高效的“工具”,在社会上不享有正常人的权利,甚至会遭到敌视和驱逐。

  为了保护、控制哨兵这种特殊人群,最大效率地让他们为社会效力,出现了“塔”这个组织。哨兵一出生就会被送到这里,接受训练。直到训练完成,他们会被在额角植入能反应精神状态的LED指示灯,然后才会被放出塔执行任务、或被‘认领’,但他们依然要定期回塔报告。

  哨兵按照能力分很多等级,官方从高到低的分级是S、A、B、C、D、E、F……,但其实军用哨兵甚至可以达到SSS水平。

  哨向结合分为精神结合和完全结合,精神结合是暂时的,完全结合则是永久的,需通过性行为完成。

  哨兵向导都有其精神动物。
 
抱歉啰嗦这么久,以下正文,食用愉快
——————————————————————
  Connor先是审慎地观察了一下吧台边这个略显颓废的身影。

  经过他的分析,这个一头灰发的中年男子就是他任务生涯的第一个指定搭档——Hank·Anderson。此人的外貌和Connor在档案照片上那个金发碧眼的英俊向导大相径庭,但S级哨兵依然通过细节捕捉和特点分析一眼认出了他。

  西装革履的哨兵理了理衣领,确保领带没有歪后迈开步子朝灰发向导走了过去。

  “你好,Hank·Anderson副队长,”Connor的语调习惯性地上扬,“我是Connor,是底特律总塔派来的S级哨兵,我在警局没有找到你,他们叫我来酒吧碰碰运气,我很幸运,在第五家酒吧就找到了你。”

  “有何贵干?”Hank头都没抬,毫不客气地问。

  “我接到指令,前来与你搭档。”接下来Connor言简意赅地汇报了案子的情况,然后几乎是邀功一般地等待这位向导副队长的回应。

  Hank·Anderson是Connor在塔外见到的第一个野生向导,不同于Connor在课程与图鉴中对向导形成的印象——温柔纤细、多愁善感什么的,Hank绝对是个非典型向导。

  他是Connor接触的第一个未结合向导,也是他未来的“搭档”——这在Connor心里是仅次于伴侣的亲密关系,他简直迫不及待地想给Hank留下个好印象。所以当与Hank对话时,Connor下意识地用上了谈判课上教的那种“最容易让任务对象放下戒备的声音”。Connor的谈判课程分数在底特律塔里数一数二,可惜这次,谈判技巧似乎没派上什么用场。

  灰发的副队长只是微微抬起那双冰蓝色的眼睛,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然后重新转过头,若无其事地喝了一大口酒,似乎根本没有看见旁边站着Connor这么个大活人。

  虽然Connor面色不变,但额角的LED灯罕见地黄了黄。当然,这位年轻哨兵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虽然出塔前他已经修习过了“如何和你的向导搭档搞好关系”的应急课程,但现在的情况显然并不在课程内容内。

  Connor盯着Hank,Hank盯着酒杯,一时间陷入一段长到可怕的沉默。

  “你看这样如何,”Connor眨了眨棕色的大眼睛,他掏出皮夹,拿出一张钞票。“副队长,我请你一杯酒。”

  Connor表面上冷静自若地将钱递给店主,但其实他心里根本没底。毕竟他是个刚出塔的新人,这也是他第一次用这种叫“钞票”的绿色纸片进行交换。每个哨兵出塔时都会配备一定金额的钞票,而在应急课程的任课老师阿曼达曾教导过,这些钞票的作用是交换物品——大多用于交换那些能讨好你向导的小物件。

  店主诧异地抬眼看他一眼,然后从善如流地拿出一个玻璃杯,倒了一杯琥珀色的液体递给Hank。

  Hank接过酒,这次终于拿正眼看了看Connor。Connor马上把握住机会,他睁大眼睛对Hank微笑起来,努力做出人畜无害的样子。

  店主揶揄地冲Hank笑了笑,然后弯下腰,靠在吧台上,将头凑近了Hank。“不错啊,Hank,上一个哨兵向你大献殷勤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看到店主的脸几乎凑到了Hank的鼻尖上,Connor皱了皱眉头,虽然Hank并不是他的伴侣——他这辈子能与一位向导结合的几率小到可怜,但他依然会因为有人靠近自己的向导搭档而感到不舒服。

  “得了吧,Jimmy,这个塔里派来的小混蛋只是想逼我去工作。”Hank终于出声了,他的声音低沉,那声音中的嘶哑让Connor觉得有一道细微的电流顺着脊椎窜上了自己的脑子。

  Jimmy朝Hank挤了挤眼睛,然后看了眼还站在一旁的Connor,眼珠子转了转。

  “哨兵,你叫什么来着?”Jimmy又倒了一小杯威士忌。
  “Connor。”Connor礼貌地回答道。

  “Connor,”Jimmy从善如流,他说,“Hank一时半会估计是喝不完他的那杯酒了,不如你也来一杯?”说着他将那一小杯酒推向了Connor。“我打赌你一定会喜欢这种威士忌,这可是Hank最喜欢的味道。”

  Connor的理智告诉他应该拒绝。他从没喝过酒,哨兵脆弱的五感让刺激性食物成为了毒药,让他不得不极度自律克制。

  但是Hank那双蓝色的眼睛正在饶有兴趣地注视着他,鬼使神差下,Connor也不知道自己脑子里哪根神经搭错了,他毫不犹豫地拿起那杯酒,然后一饮而下。
 
  ***
 
  “For fuck sake,Jimmy!”看着将威士忌一口闷之后立即摔倒地上倒地不起的哨兵,Hank简直要被气到原地爆炸。他跳下椅子,然后费力地捞起晕倒哨兵的身体。

  这个脑子有病的哨兵看着清瘦,其实沉得不行,Hank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他半躺在自己的大腿上。

  Hank看到哨兵额边的植入的LED情绪指示器正闪着红灯,暗骂了一声,然后伸手握住了哨兵的手。

  Connor的手骨节分明,与Hank一般大,手指甚至更长。Hank摸到了哨兵手上几处明显是拿枪磨出来的老茧,就知道这个看起来傻不拉叽的小东西绝对不是什么好对付的家伙。

  尽管有些生疏,Hank还是迅速地开始安抚哨兵紊乱的感官。

  “放松。”年长的向导低声说。

  Connor的情况似乎在Hank握住他的手时就好了一些,他原本紧皱的眉头稍稍舒展,然后Hank就发现原本自己的手已经被哨兵用力地反握住——还是十指相扣地反握住。

  Hank骂了一声“fucking sentinel”,但并没有挣开年轻哨兵的手。大风大浪他见多了,精神疏导这种事情虽然他很久没做过了,但曾经也是他驾轻就熟的拿手把戏。

  向导用低沉的声音循循善诱,“哨兵,将你的感官灵敏度调低1度……”

  Connor紧绷的后背似乎放松了一些。

  “现在关注你的味觉,”灰发向导用空出来的那只手轻轻碰了碰哨兵额角已经开始逐渐由红转黄的指示灯,意识迷离的哨兵马上侧过头,想得到更多的触摸,但向导的手马上就移开了。

  “慢慢将你的味觉灵敏度调低……”向导的指令马上被执行,指示灯逐渐转蓝。哨兵紧闭的双眼下,眼珠开始快速转动,是即将恢复意识的征兆。

  感觉到哨兵的感官和精神状态都在逐步趋于平稳,向导有些骄傲地扬了扬左边的嘴角。接着他例行公事般说:“好的,哨兵,你做的很好。现在你可以醒来了。”

  几乎是下一秒,Connor就睁开了那双黑巧克力色的眼睛。他眨了眨眼睛以看清眼前的情况,他似乎有些困惑自己为什么会在一位向导怀里醒来,但他对这个事实并不抗拒,甚至有些高兴……

  “嘿,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你的情绪忽然好了起来,但你能先放开我的手吗?”Hank扬起一边的眉毛,开口道。

  Connor这才注意到自己正紧紧扣着向导的手,他几乎是鲤鱼打挺地坐起来,马上放开这只给予了他平静和愉悦的手后开始连连道歉。

  和向导的距离突然边远让他他隐约有些失落,但这种情绪在他看到Hank手背上被他用力抓出来的一个个手指印时都变成了愧疚和窘迫。

  “我很抱歉……”

  “你是该抱歉,”Hank冷哼一声,“怎么会有哨兵傻成你这样,居然敢随便喝威士忌?感谢底特律塔,现在都流行把哨兵训练成傻逼吗?”

  Connor的脸几不可见地红了红,他从没被人这样指责…或者说是被这样辱骂过。在塔的各项课程中,他都算得上优秀,此次出塔也是被寄予厚望,但他承认他刚才确实是冲动了,但是被那双冰蓝色的眼睛那么看着,他就是控制不住……

  “好吧,”在Connor胡思乱想的时候,Hank似乎终于完成了他的口头羞辱,Connor注意到骂累了的向导伸出一小截粉红色的舌头舔了舔有些干裂的下嘴唇,然后用手将耳侧的头发往后拨了拨,Connor额角的圈马上黄了黄。

  Hank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这个突然涨红了脸的二五仔,然后问:“你刚才说什么案子来着?”
 
  ***
 
“你刚才说什么?”

  这声咆哮的分贝实在太高,即使900已经很有先见之明地最大程度调低了自己的听觉感官,却还是觉得自己的耳朵疼得像被千斤顶砸了一样。

  “我说,51今早已经出塔,并且完美完成了他的第一个任务。”900面无表情地重复着他刚才说的话。

  “不是这句!”60暴躁地打断他的话,“下一句。”

  “塔给51分配了一位向导,”900一字一顿地说,“如果不出意外,他们现在已经见面了。”

  60的表情很明显比他的双胞胎哥哥要丰富许多,900只看到自己的二哥脸色在一秒钟之内变了三次,从茫然,到惊讶,最后保持住愤怒上。

  “他怎么敢!”60大着嗓门喊,同时伴有指天骂地等不堪入目的肢体语言。

  900揉着刺痛的耳朵,有些怀念说话轻声细语的大哥。

  “没什么不敢的,大哥通过了全部测试,而且是全优通过,按照流程就该给他一个向导。”900那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让60想给他一巴掌。

  “可是我……”

  “恕我你并没有达到出塔标准。”900在60暴发之前就打断了他,他一针见血地指出,“你的同理心训练课程只得了83分。”

  “83难道是一个很低的分数吗?”

  “总分500,所以没错,这是个很低的分数。而且大哥那门课的分数是487。”900毫不客气地戳穿他。

  “得了吧,”60眯起眼睛打量比自己小两岁的弟弟,“你到时候分数说不定比我还低,你根本就是个不可理喻的机器。上次我们俩去训练,回来时下雨了,但只有一把伞,你就自己打着伞,理都不理我一下。我叫你也打我一下,然后你就把我打进医务室了。”

  900皱着眉头,“是你的话有歧义,而且当时你的语气很冲,我判断你是在期待某些暴力行为。”

  值得一提的是,900一直很疑惑60是如何做到表情如此多样化的,比如60刚才就撇着嘴翻了个白眼,900觉得即使把自己的脸接在高压电线上电击十分钟也不一定能让自己的脸扭曲到能够做出如此高难度的表情。

  “我建议你赶紧重修你挂掉的多门课程,比如‘同理心训练’和‘对话的艺术’等。”900努力克制住对着自己不让人省心的二哥长叹一口气的冲动,“否则可能等我都能出任务了,你还是不能出塔。”

  60的脸色一瞬间难看到像吞了一只死苍蝇。

  ***
 
  TBC
 
——————————————————————
  emm抱歉我我我跳了新坑,皮货小狼狗和傲娇老警官太好吃了吧!!本来都不打算再写文了但是圈真的太冷了只好产出酸臭的腿肉……真的体会到热圈放肆吃粮极地圈割肉还饿到晕倒的感觉了。至于旧坑…缘更吧,写的不好不要骂我,感谢大家的包容!!!

  这篇哨向背景和私设可能会比较特殊,所以我就放最前面啦。

  私设向导无论男女都能生娃,嗯这就是要搞事情了。

  HE预定。主cp是51 Connor X老汉,60对老汉算是单箭头。副cp是900G,可能后一点出场,900对老汉算是亲情向吧。但因为是第一章所以打了900G的tag,以后不出现900G的话就不会打tag啦,致歉!

  900:大嫂!

  老汉:???

  51:嘻嘻。

评论(43)
热度(357)